(更新)總統府四理由駁馬英九赴港申請案,馬辦:極不尊重、諷刺台灣民主

(更新)總統府四理由駁馬英九赴港申請案,馬辦:極不尊重、諷刺台灣民主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是首次卸任元首在未滿月時提出國申請的案例,雙方的處理方式都會成為未來國家元首處理相關案例時作為參考援引的方式。

甫卸任不到一個月的前總統馬英九,沒法去香港對著一群媒體高層與記者演講了。總統府在端午節四天連假的最後一天下午召開記者會宣布,基於高度保密等四點理由,駁回馬英九赴港申請案。馬英九辦公室則是在記者會後兩小時內回應表示「強烈遺憾」,並認為此行連私下行程都沒有,高度自我約束,卻仍被質疑有洩密之虞,「不僅是對卸任國家元首的極不尊重,也是對台灣民主的諷刺。」

馬英九原本預定6月15日赴港出席亞洲出版業協會(SOPA)所舉辦的亞洲卓越新聞獎頒獎典禮,以英文演講介紹兩岸關係與東亞局勢。總統府專案小組評估駁回的理由如下:

  • 馬前總統經管或接觸之國家機密甚鉅,且因甫卸任不足一月,相關機密仍具高度保密之必要。
  • 馬前總統任內所經管或接觸之國家機密檔案及資料,尚待更多時間清查確認。
  • 香港對我國家安全之維護係屬高度敏感地區,卸任總統於出境管制期間造訪香港之風險難以管控。
  • 國安局與香港政府相關合作並無前例可循,復以本案時間緊迫,難以與中國大陸及香港政府充分協商。

馬英九辦公室聲明指出,此次申請乃按總統府於2005年核定、已經運行11年的規定,於15天前提出申請。此行高度自我約束,只停留7小時、不過夜,除與主辦單位邀請的出版業和媒體界出席者外並無任何私下行程。認為總統府此次以涉密層級太高不宜卸任不滿一月出境,似乎假定馬前總統有洩密傾向,馬辦並隨即指出,李登輝前總統在2000年5月20日卸任後,同年6月27日就應熊彼徳基金會學術活動之邀請前往英國訪問多日,他在位期間長達12年,比馬前總統多4年,何以待遇不同。

前總統馬英九向總統府提出赴港演講申請後,總統府立即組成專案小組,由總統府秘書長林碧炤與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吳釗燮共同召集組成專案評估小組,並函請國家安全會議、國家安全局、外交部、國防部、法務部、行政院大陸委員會等六機關提供相關意見。分別在6月7日與8日兩天分別舉行會議後作出不同意建議。

總統府並建議馬英九可以透過視訊會議方式參與此次會議,並透露香港媒體在今年二月也曾經邀請馬英九前往香港演講,當時總統府秘書長曾永權則是回函表示「惟以屆時恐尚未便赴港,……至前述活動可否以『視訊』之方式辦理,並請參酌。」

總統府並在記者會後立刻公開專案評估報告的摘要內容如下:

一、本案法制背景

按國家機密保護法第26條第1項,對於核定、辦理國家機密之退、離職或移交國家機密未滿三年之人員,有出境管制之規定。有關前開出境管制之人員,應經其(原)服務機關或委託機關首長或其授權之人核准之後,始得出境。

國家機密保護法之立法意旨及目的,係因國家機密攸關國家安全或利益,若涉及國家機密之退、離職或移交人員任意出境,在外恐易發生洩漏國家機密之情事,將造成國家安全及利益之重大損害,故應由該(原)服務機關或其授權之人,審酌其守密程度等相關事由後據以准駁。如其涉密程度不深或無發生洩密之虞,始應予准許。

二、專案小組評估意見

(一)馬前總統核定、經管或接觸之國家機密甚鉅,且因甫卸任不足一月,相關機密仍具高度保密之必要。
經綜合彙整國家安全會議、國家安全局、外交部、國防部及行政院大陸委員會等機關所提供資料,馬前總統任內所核定、經管或接觸之國家機密數量甚鉅,機密等級涵蓋極機密、機密與密,涉密程度極高應無疑義。

另國家機密保護法之所以對退、離職涉密人員仍有三年之管制規定,乃基於在一定期間之內,該等人員任內所核定、經管或涉及之機密仍具高度保密之必要。馬前總統申請出境日期,距離卸任僅短短27日,其任內所核定、經管或涉及之機密對國家利益仍影響甚鉅。

考量其涉密程度極高、與卸任時間未久等因素,本案機密保護之風險較任何以往案例為高,本府必須審慎因應。

(二)馬前總統任內所核定、經管或接觸之國家機密檔案及資料,尚待更多時間完成清查與確認。
國家機密保護法施行細則規定,對涉及國家機密之退、離職人員之出境,原服務機關必須審酌其涉密、守密程度等相關事由後據以准駁。依據該法主管機關法務部之法律見解,原服務機關必須考量該人員所核定、經管或接觸之國家機密檔案與資料,是否已全數移交或清查完畢。由於馬前總統於卸任僅13日即提出出境申請,新政府交接迄今時日尚短,相關清查作業時間尚有不足,本府基於保護國家機密之精神,對本案仍應審慎以對。

(三)香港對我國家安全之維護係屬高度敏感地區,卸任總統於出境管制期間造訪香港之風險難以管控。
依據國家機密保護施行細則第32條第2項規定,申請人需檢具「出境行程」、「所到國家或地區」、「從事活動」、「會晤之人員」等資料,由原服務機關審酌。因此「所到國家或地區」為准駁之重要考量。依我國現今所處國際情勢,並考量國家安全及利益,香港對我國家安全之維護係屬高度敏感地區,卸任總統於出境管制期間造訪香港之風險難以管控。

(四)國安局與香港政府相關合作並無前例可循,復以本案時間緊迫,難以與中國大陸及香港政府充分協商。
國家機密保護法自92年2月6日公布生效以來,並無卸任總統依該法規定申請出境之前例,然依法對卸任總統出國開會、參訪、演講或從事公、私行程,其人身安全應受到保護,並由國家安全局提供安全護衛及必要之保護。
卸任總統涉密程度極高,對其提供充足的人身保護及安全戒備,與國家機密保護密不可分。惟國安局與香港政府有關單位之間的相關合作,並無前例可循,復以馬前總統於甫卸任之際即規畫赴港,時間緊迫,政府難以與中國大陸及香港政府充分協商,其人身安全、禮遇等相關事項難獲明確保障,因此更應審慎斟酌。

根據《國家機密保護法》第26條,國家機密核定人員與辦理國家機密事項業務人員在退、離職或移交國家機密未滿三年者,都需要經過原服務機關首長或其授權人核准。根據《國家機密保護法施行細則》第三十二條規定,符合以上所述條件的人員若要出境,則需在出境20日前提出申請。原服務機關則是將審核結果在申請人提出申請後10日內以書面通知。整個過程中,無論是馬英九抑或是總統府,都沒有按照法規所規定提出申請或核駁。

相關文章

新聞來源: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