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民政府與國民黨,依賴「販賣恐懼」維生的供應鏈關係

台灣民政府與國民黨,依賴「販賣恐懼」維生的供應鏈關係
Photo Credit: 台灣民政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只要這樣的恐懼感能夠形成大規模的聲勢,過去持續困擾中國國民黨的種種負面特質,反而能一舉化為吸引支持者的優勢。

在這篇文章中,我將完全應用「權力政治」的分析方法,來解析最近台灣民政府攻擊老榮民的事件。但這種分析的結果是不是真正符合事件的全貌,我建議各位在看完後可以在自行找方法驗證。

但是我自己在分析政治事件時,很喜歡利用權力政治的框架來看,因為對我而言,這種路徑所分析出來的結果往往相當誠實。

而這套分析方法的主軸,便是依據一件事情的發展,來分析「對誰有利,又對誰有害」。

去年曾經有一部描述選舉策略的好萊塢電影《危機女王》。片中主角負責輔選的對象,是一個「保守、顢頇、毫無建樹而又公關形象奇差」的總統候選人。

而主角所採取的策略,便是:「販賣恐懼」。

原因在於,當人民感受到不確定的恐懼時,便會傾向支持父權、保守、不作為、穩定的對象。因為這些負面特質,在感到恐懼的人民眼中,反而會成為「安全感」的來源。

而在之前的文章中,我就曾經談過「台灣民政府」是一個依賴販賣恐懼維生的詐騙集團。原因很明顯,台灣民政府除了宣揚恐懼言論,製造自己的極端形象之外,根本毫無能力在:推動台獨、反對中國侵略上,提出任何有建設性的方案。

因此比起其他真正對台獨有所貢獻的務實團體,台灣民政府這種集無能、顢頇於一身的極右翼組織,只要依靠販賣恐懼,便能達成他斂財的野心。但一個市場要能成型,不只要有「供給」,同時還要有「需求」。因此我們必須接著問:

台灣民政府所販賣的恐懼,主要由誰買單呢?

確實有不少愚夫愚婦,會被這樣的詐術所欺。但在恐懼市場上,這畢竟只是「散戶」,而真正的「大戶」又在哪裡呢?

這時我們只要循著上述提到的特質:

父權、保守、不作為、穩定、顢頇、毫無建樹而又公關形象奇差。

就能夠找到能從「恐懼」當中得利的對象。相信大家都很清楚有一個組織在今日最符合這樣的標準。沒錯,那就是:

中國國民黨。

只要這樣的恐懼感能夠形成大規模的聲勢,過去持續困擾中國國民黨的種種負面特質,反而能一舉化為吸引支持者的優勢。因此從解嚴的時代開始,中國國民黨(其中又以最保守極右翼的黃復興黨部)就開始不斷的在外省社群裡散佈:

「台灣人掌權會清算外省人」的恐懼浪潮。

相反的,今日民進黨乃至多數獨派,追求的是:改革、改變現狀、挑戰威權、提出問題的解決方案。而這些特質必須要在一個「有自信、進取、自尊、理性」的社會氣氛下才能有所成就。

而舉凡蔡英文目前的施政方向:加強台美關係、改革台灣軍備、武器國造、鼓勵企業投資方向轉出中國、振興內需、能源改革、轉型正義。而這些政策無一不是在改變過去8年的慣例。而當社會瀰漫恐懼氣氛時,人民的政策偏好反而會傾向反對改變,因循舊規。因此散播恐懼的氣氛,根本不利於蔡英文接下來所要推展的政策方向。

或許有人會問,國民黨跟台灣民政府在意識形態上有差距,有可能合作嗎?

但在歷史上,只要同是極端勢力,就算意識形態南轅北轍,都還是可以利用恐懼的浪潮得利。例如戰前日本軍閥的「皇道派」、「統制派」,雖然都是極右團體,但在國體規劃跟對外政策上南轅北轍。然而最終,皇道派發動了一樁流產政變「二二六事變」,而統制派的東條英機,就利用這項恐懼浪潮全面接管政權。

而在德國,希特勒等不及共產黨發動暴動,只好自己製造「國會縱火案」再嫁禍給共產黨,最後納粹就依靠恐懼浪潮全面執政。

最近PTT網友查到,國民黨籍的陳學聖、羅淑蕾等人都曾經在台灣民政府的集會上致詞。而台灣民政府早在去年,就曾經被蘋果日報踢爆詐騙。然而當時在立院質詢中,國民黨政府面對這個問題,只輕描淡寫的提到:「這個組織的主張的確是比較奇特,外人難以理解,但基於集會結社自由,只要沒有犯罪行為,一切尊重。」如果國民黨真的有心處理這個散播恐懼的詐騙集團,去年就能夠利用國會優勢立法,在今年下台前偵辦。怎麼拖到今年才忽然重視起這個問題?

而現在楊偉中又爆料,國民黨即將利用這項恐懼的浪潮,掀起新一輪的政黨惡鬥。

我不想說台灣民政府是國民黨扶植的間諜組織,這太陰謀論了。但正常分析下來,國民黨跟台灣民政府之間確實存在著一種:

恐懼的供應鏈關係。

從民進黨勝選開始,我一直反對獨派用比較激進的手段來表達訴求。因為現在要推動獨立運動,最不需要的就是製造恐懼。而獨派至今也一直很自我克制,最激進頂多針對「象徵物」進行宣誓性的燒毀或潑漆,而不會針對個人進行傷害。

這次的事件,我想很適合以美國小羅斯福(Franklin Roosevelt)總統的名言,來闡明製造恐懼對我們完成獨立與改革運動的傷害:

我們唯一值得恐懼的就是恐懼本身—這是一種難以名狀、盲目衝動、毫無緣由的恐懼,可以使人們轉退為進所需的努力全都喪失效力。

That the only thing we have to fear is fear itself- nameless,unreasoning,unjustified terror which paralyzes needed efforts to convert retreat into advance.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彭振宣臉書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羊正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