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沒有「沒用」的科系,只有「不知道怎麼用」的社會

世上沒有「沒用」的科系,只有「不知道怎麼用」的社會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很多時候,我們所認為沒用的東西,並不是真的沒用,而是我們還不曉得怎麼去用而已。」

文:張于忻(1976年生,台中市人,語言教學、教育管理雙博士,現任教於臺北市立大學。曾任哈佛大學訪問學者、早稻田大學客座教授、泰國曼谷觀光局顧問、菲律賓馬尼拉教育局顧問等榮譽職。教學、研究、行政均有傑出表現。)

連假幾天,就在家裡宅了幾天,將整個屋子裡裡外外打掃了一遍,吃飽喝足睡好,然後終於能定下心來好好寫篇文章。

人啊,總是得先吃飽睡好,滿足現實問題之後,才能接著去想一些非現實層面的問題。

前陣子,有幾篇文章討論到「有用」和「沒用」的科系,大概是從洪雪珍先生所撰〈「沒用的科系,還要念到研究所?」台灣升學與就業的5大怪現象〉開始的吧。

接著許多人,開始定義了「有用」和「沒用」的科系,其論點多半在於是否能夠與社會接軌,講白了就是從能不能賺錢的角度出發。

我改寫了《銀河英雄傳說》中的一句名言,來說明這個現象:

我學過一點點歷史,人類社會的思想潮流可以分成二種。一說世上沒有比賺錢更重要的事;一說有。在人民豐衣足食之前,前者是對的;在人民豐衣足食之後,後者是正確的,幾百年來,幾千年來,一直都是如此的……

「有用」、「沒用」的爭議大概就在這裡了。

不是說賺錢這問題不重要,而是整個社會把這個問題看得太過於重要

這突顯了什麼?不正是整個社會大眾都生活在一種危機感之下嗎?深怕未來三餐不繼、無處可居,所以把「能賺錢的科系」放在第一順位,而不去管興趣或是夢想,這其實延伸出來幾個問題。

首先,「現在」能賺錢的科系,不代表「未來」也能賺錢;相同的,現在看來不能賺錢的科系,不代表未來就不能賺錢。

這個社會,本來就需要各種各樣的人才,方能構成這個萬千世界。各行各業,只要是該領域的佼佼者,自然不怕沒飯吃。沒有冷門和熱門的科系,只有專業和非專業的差別。如果只是用過去的經驗,度量現在的局勢,決定未來的出路,是件非常危險的事。

其次,為什麼整個社會大眾會生活在一種危機感之下?代表臺灣的貧富差距已經到了明顯有感的階段。

《史記.管晏列傳》說:「管仲富擬於公室,有三歸、反坫,齊人不以爲侈」;走在杜拜的街頭,我們也不會特別覺得杜拜人有危機感,因為當時的齊人、現今的杜拜人,他們不用去擔心生活問題,每個人都可以活得很好。

反觀現在的臺灣,很多人連基本的生活都無法達成。

初入職場的薪資約25,000到28,000之間,想要買一間房子可能要不吃不喝50年以上才有可能。

我自己親眼所見,有人一天只有200元過生活,也有人可以開一瓶酒就花掉13,000元,在這樣的環境下,社會大眾當然會有危機感,當然要去挑未來能夠順利就業或是有機會領取高薪工作的科系。

因為連好好生活都是一種奢侈時,談理想就顯得太過矯情

最後,當所有的人都放棄了自己的興趣或夢想,轉而去做為了五斗米而折腰的工作。

對工作沒有熱情,對生活沒有熱情,人與人之間的溫度降低了,整個社會便會陷入冷漠空寂的氛圍,人會慢慢地變成如同機械人,日復一日重覆同樣的事,直到死神來臨。

如果,我們只注重人們口中所謂「有用」的科系,而輕視了所謂「無用」的科系,上述這樣問題很可能會發生。

想想瓦特改良蒸汽機的事。

在瓦特之前,蒸汽就已存在(嚴格來說,蒸汽機也存在,只是效能還不佳)。那時沒什麼人認為蒸汽有用,就只有瓦特改良了紐科門蒸汽機,尊定了工業革命的重要基礎。在瓦特之前,蒸汽無用;在瓦特之後,蒸汽有用,這代表什麼?

很多時候,我們所認為沒用的東西,並不是真的沒用,而是我們還不曉得怎麼去用而已。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吳象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