懲教署主任USB洩漏犯人私隱,USB存有這些影片以前聞所未聞

懲教署主任USB洩漏犯人私隱,USB存有這些影片以前聞所未聞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於最近懲教署高級主任涉嫌有「USB手指」洩密,讓大眾得悉監房內犯人許多私隱與不當行為,事件令公眾嘩然,基於案情在調查當中,作者只方便分享往日懲教署的一些保安程序,對事件感到震驚,以往根本不可能洩漏這些記錄。

最近發生在懲教署「老荔」(荔枝角收押所)的影片洩密事件,是我做了幾十年監房也想不到會發生的事,若一隻「USB手指」存有如此重要的片段,作為物主的懲教署職員須負很大責任。若果事主將手指內容公開在網上發表,在職責以外是一件缺德的事,個人極之不贊同。此事後,我跟一位警察朋友聯絡過,他說事件正交由警方處理,認為我不適宜對事件作任何評論,這一點我當然是明白的。因此,這裡只說我認識的監房資料保存問題。

監房有所謂電腦系統都是在二十多年前,也都在老荔開始,包括閉路電視和電腦操作日常工作,時代一直發展,到了今天已非常普及,很多監房設有閉路電視,職員在工作上亦較多使用電腦,例如寫口供、處理犯人財物等。但是,這些變化均受非常嚴格的規管。並非一般人可以觸及,更會在工作守則中清楚定明,原則上要做到「滴水不漏」。

從新聞片段中看到那款懲教署的USB,我在退休前從未擁有過,就算在我掌管指模房的時候,也沒有資格用這些「皇家」手指。那時我只能用「私家」手指,把認可的資料抄下,其實是一件非常之簡單的事情,但我有個習慣,這類USB從來不帶回家,只會留在宿舍處理。因為我們這些「幫板級」(督察、主任)有一些如下屬年報等文件要處理,根本就不可能在上班時寫作,所以取去一些資料也成為慣例,尤其不少同事下班歸心似箭,也自然希望帶回家中處理;雖然大家都醒覺到不能在電腦上網時處理任何文章,否則就容易出事,可是這種警惕之心只限於文字。

對於使用電腦方面,規管得更加嚴格,不但完全有職級限制,也有相關紀錄。記得有一位著名藝人還押在西貢的時候,監房高層當時作出提醒,防止有人試圖將相片和資料外洩。因為一些可以處理犯人資料的同事,包括我在內,是可以用密碼查看及抄下來的。但是,這個動作總部電腦組同事是可以查核的,因此,沒聽過有人以身試法。

由於老荔這件事還在調查中,我真的不便評論。以上資料,希望大家多了解一點保密工作,最後,我想補充一句,管有這些嚴重機密資料,級數肯定不是一般職級,這裡儘管不想有任何猜疑,但我感到香港真的去到光怪陸離的情景。相信做了幾十年監房的人,無論如何也想不出做這事的原因,也想不到有這類事情出現。最後,有關USB加密的故事,以後有機會可以再講多一些。

責任編輯:王陽翎(于非)
核稿編輯:歐嘉俊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