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美國槍枝文化:和千年不死的殭屍戰鬥,是擁有槍的最佳理由

深入美國槍枝文化:和千年不死的殭屍戰鬥,是擁有槍的最佳理由
Photo Credit: Ewen Roberts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到頭來,槍枝遊說造就一個學校買防彈毯給學童的國家。

文:伊恩‧歐佛頓(Iain Overton)

這些樹乘載這裡的記憶。麻薩諸塞州這一帶的其他城鎮,正沉浸在萬聖節的愉悅中,你可以在沃爾瑪買到好多食屍鬼和小妖精,到處都是美國哥德式想像的卡通恐怖人物,樹上掛著咧嘴微笑的骷髏或是發光的南瓜。

但這裡全都沒有。

這一年,所有的裝飾都因為桑迪胡克而暗淡無光,絲帶取代骷髏,蠟燭取代滴淌的血,因為不到一年前,蘭薩(Adam Lanza)在這條路前方的小學,殺了二十六名學童和大人

開車進入桑迪胡克就像進入禁區,我想去那裡的街上走一走,看看店家,和當地人談談二○一二年冬天發生的事。但我沒辦法下車,我覺得自己像個侵入者,而且是個卑鄙的侵入者,或許我到目前為止已經去過太多類似的安靜街道,芬蘭和挪威的記憶還在腦中揮之不去,新聞採訪已經演變成黑暗的工作,而我覺得我在這裡沒有容身之處。

我經過學校,外頭有個告示牌。那裡現在是營建工地,未經許可的車輛一律會被攔下不准進入,我繼續開車直到通過這個鎮的外圍,我把車停在那裡,走進當地一家咖啡店。

牛頓市的星巴克大致上乏善可陳,一面牆上掛了一張愛德華.哈波(Edward Hopper)的《夜鶯》(Night Hwaks),一邊的檯子上擺了顏色鮮豔的錫罐,要為食物銀行(Faith Food Pantry)募款,我走向頭髮稀疏,面帶微笑的店經理,他很快了解我來這裡的原因,立刻表示很抱歉無法交談,跟我說話令他不自在,他反映了我當時在那裡的感覺。

我來到這間咖啡店,是因為在槍擊案發不到一年,二十幾位槍枝權利的支持者在此集合,對星巴克不禁止顧客攜帶槍枝到店裡的政策表達感激和讚賞,有些人穿著野戰裝、攜帶手槍而來,但情況讓他們失望了,店門是關的,告示牌寫著,「基於對牛頓市的尊重以及近來這裡經歷的一切,我們決定今天提早打烊。」

不過,此舉成了全國新聞。當地人怒不可遏。其他地方的星巴克因為在准許公開攜帶槍枝的州,准許人們公開攜帶槍枝到他們店裡而遭到反槍團體批評;但是正當土地上才剛剛放入一具具小到不忍直視的棺材,支持並擁有槍枝的人們竟然來到這裡表達政治主張,真是讓人難以理解。

遇到類似情況時,有時我會努力尋找任何跟支持槍枝的遊說團體之間的共同觀點。冒犯到某些人的,不光是槍枝說客所做的事,兩個團體甚至打算在二○一三年十二月十四日,也就是桑迪胡克大屠殺的一周年紀念日,辦一場「槍拯救生命」的活動;另一個團體免費送槍給佛羅里達州奧蘭多市居民,那裡距離警衛喬治.辛默曼(George Zimmerman)槍殺手無寸鐵的黑人少年崔逢.馬丁(Trayvon Martin)而引發爭議的地方,僅僅二十英里遠。

類似的行動引來眾怒,但凡受矚目的美國槍擊事件後,卻老是上演令人喪氣的類似戲碼,人民要求加強管制武器的取得,接著立刻遇到主張人民有權擁有槍枝的大鐵板要求辯論,最後支持槍枝的遊說團體勝出。

世界上其他地方的大規模槍擊事件後,政府會引進一些方法防止憾事重演,就在亨格福特(Hungerford)和鄧布蘭(Dunblane)大屠殺後,英國政府引進較嚴格的槍枝管制措施,當紐西蘭的阿拉摩亞納(Aramoana)有十四人被殺,終身槍枝許可證就被取消,改為十年有效。二○○二年德國埃爾福特(Erfurt)屠殺十六人的案件,使得二十五歲以下的人購買槍枝要接受心理健康篩檢;一九九○年代中澳洲亞瑟港的大屠殺,讓保守派政府禁止自動和半自動武器,並且發起全國的槍枝買回計畫。

這些法律都發揮效果。一九九五至二○○六年間,澳洲的槍械殺人案件下降百分之五十九,一九九六年立法之前十八年間發生十三起大規模槍擊事件,造成一百零二人死亡,而自從引進法律後就不再有屠殺事件 [1],二○○八至二○○九年間,英格蘭和威爾斯有三十九起犯罪致死是跟槍械有關,兩地人口約為美國的六分之一;二○○八年,美國有大約一萬兩千起和槍枝有關的殺人案件。

但美國的情況不同。這是全世界唯一一個在發生過大規模槍擊事件後,將槍枝法律放鬆而非綁緊的國家,在一九九一年德州大規模槍擊事件造成二十一人被殺後,該州推動一項法律准許夾帶武器。其他州也跟進。

即使在桑迪胡克大屠殺後,人們也呼籲增加而不是減少槍枝。那天以後,美國有二十七州通過九十三項法律以擴大槍枝相關的權利,包括讓人們夾帶武器上教會,有些學校甚至同意老師配備武裝到學校,許多槍械擁有者因為擔心槍枝管制,甚至囤積數百萬枚槍彈,購買的數量多到影響全球供應量,連澳洲的槍彈存貨都因而短缺。

人們對安靜小鎮桑迪胡克發生的事所表現的恐懼,美國全國步槍協會(NRA)是以更多槍而非更少槍以為因應。他們支持一項「學校庇護」的提案,呼籲每所學校聘請武裝警衛來加強校園安全。拉皮爾向媒體表示,唯有帶槍的好人能阻止帶槍的歹徒,牛頓市大屠殺後一個月,出現了可以用來測試射擊手精準度的應用程式,名叫「NRA:練習靶場」(NRA:Practice Range),建議給四歲以上使用。

實情是,桑迪胡克大屠殺發生前一年半,美國十七起槍擊事件有十七人死亡,桑迪胡克發生後一年半,六十二個案件造成四十一死,增加了百分之一百四十一。過去十年,來美國的大規模槍擊事件持續增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