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美國槍枝文化:和千年不死的殭屍戰鬥,是擁有槍的最佳理由

深入美國槍枝文化:和千年不死的殭屍戰鬥,是擁有槍的最佳理由
Photo Credit: Ewen Roberts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到頭來,槍枝遊說造就一個學校買防彈毯給學童的國家。

不過,他認為殭屍的吸引力不僅是精神錯亂的士兵和槍枝狂,「恐慌在槍枝文化中非常重要,而且NRA……美國對內部的敵人感到恐慌,一直都是內部的敵人,始作俑者是英國佬和班乃迪克.阿諾德(Benedict Arnold)。你還能信賴誰?用殭屍來比喻,你的鄰居可能因為遭到汙染而變成殭屍,所以你需要槍來跟鄰居對抗,守護家人。」

恐慌的根源更深。「那種恐慌源自喀爾文教義。而且跟你是不是天主教徒或無神論者無關,喀爾文教派充分滲透到美國人的想像中,地球上有魔鬼,魔鬼不是只在地獄等著,美國人一直活在恐懼中,而且我認為是一種非常原始的恐懼,這種恐懼在美國人的心理占了很大部份,可以是殭屍,可以是另一種愛滋病毒,當然也可以是恐怖份子。」

這讓我想到一九九一年馬丁.史柯西斯的電影《恐怖角》(Cape Fear),片中私家偵探克勞德.喀爾賽克(Claude Kersek)說,「南方人生在恐懼中,恐懼印地安人,恐懼奴隸,恐懼可惡的美國。南方人有一種品嘗恐懼的微妙傳統。」

不過,這是種怪異的恐懼,畢竟美國的整體犯罪率有下降的趨勢,比一九八○年少了百分之四十。我只能說,美國人把種種擔憂化為殭屍的危險,而這些擔憂是因為滲透在新聞和廣告中經常可見的威脅,而得以持續。

槍枝公司的行銷手法上,也處處展現這種恐懼的斧鑿痕跡,一份格洛克的廣告,主題是當陌生人敲你家的門並且將你強暴時,如何藉由槍來脫困;而對千禧年的莫名恐懼也被利用成為槍枝的賣點,行銷者故意強調Y2K可能造成的動亂,「飢餓的狗將回歸成為兇猛禽獸。」

還有,人們一直擔心歐巴馬(Barack Obama)會奪走你我的槍,拉皮爾在NRA網站上的文章寫得很清楚,標題是:「歐巴馬祕密計畫最遲二○一六年摧毀憲法第二條修正案」。

當千年不死的殭屍上門時,你該如何自保?方法是,儲存大批槍械和彈藥。這種焦慮愈滾愈大,因此美國槍械產業將它視為有如此多的美國人在二○一三年購買槍枝的關鍵原因,「對犯罪率可能升高的擔憂,為產業帶來空前成長,」一份報告的結論寫。獲利來自人民的驚恐,購買槍械而申請的犯罪背景查核件數,在雙塔攻擊後的一個月增加百分之二十二,二○一二年,就在科羅拉多州的奧羅拉和牛頓市的屠殺事件後,聯邦調查局的背景查驗件數增加百分之八十二,根深柢固的恐懼,迫使驚恐的屋主晚上必須在枕頭下放一把手槍。

恐怖的諷刺在於,以暴制暴並無法真正讓你變得更安全,《新英格蘭醫學期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說,「美國人買了幾百萬支槍,主要都是手槍,以為家裡有槍就比較安全。其實手槍的購買者遭到暴力致死的風險反而大幅上升。而且是從拿到手槍的那一刻開始。自殺是手槍擁有者在買入手槍頭一年內的最大死因,而且接下來好幾年都是……擁有槍枝和槍枝暴力(率)會同步起落……對攜帶槍枝採取寬容政策並不會降低犯罪率,在這方面寬容的州,槍枝相關的死亡率通常高於其他州。」[5]

儘管如此,用「你需要一把槍來拯救自己的生命」這種謊言作為行銷手法,依然最符合槍支公司和NRA的利益,製造商面對的現實是,他們賣的東西不同於電冰箱或吸塵器,而是相當難以毀滅的東西,他們不能催促顧客把老舊的武器換掉,因為他們往往以槍的來歷做為主要的賣點之一,因此廣告必須聚焦在另外兩件事情上,那就是你可以買到的配備,包括照準器和訂做的槍把,或是槍能為你恐懼的事物帶來怎樣的保護。

亞當.斯密曾經說過一句話,大意是絕大多數國民生活在貧困中的國家,不可能是幸福的。或許你還可改寫為:絕大多數國民活在貧困或恐懼或兩者皆是的國家,不可能是幸福的。

我在旅行中一再目睹當人取得槍枝,便將貧窮和恐懼整個轉變成致命暴力。而槍枝的取得輕而易舉,有很大的部份應該歸咎兩種人,一是確保政治意志對槍枝銷售有利的遊說團體,第二種人當然是槍枝的製造商。

附註

[1] 受影響的不僅是大規模槍擊事件。當時澳洲的槍械致死率為十萬分之二點六,如今低於十萬分之一,不到美國的十分之一。來源:澳洲統計局和美國疾病管制中心。這但包括所有和槍有關的死亡案例,包括自殺、他殺和非故意死亡。如果只聚焦在槍枝的他殺率,美國就超過澳洲三十倍。

[2] 譯註: I´d rather be judged by 12 men, than carried by 6. 這是軍隊流行的諺語,寧可錯殺而遭到審判,也不願意被殺而讓同袍扛回家。

[3] 華茲於一九四五年在奧伯薩斯堡(Obersalzberg)或希特勒的居所貝格霍夫(Berghof)鷹巢(Eagle´s Nest)待了幾個禮拜,在那裡不是尋找納粹,而是寶物。他蒐集上千件銀器、制服和文件。

[4]《下雪總比流血好》是二○○九年的影片,內容是關於一群醫學院學生去滑雪度假,結果遇到「無可想像的威脅」而出了一些問題。這部片花了大約八十萬美元製作,光是票房就賺進約兩百萬美元。

[5] 溫特謬在二○○八年《新英格蘭醫學期刊》的文章,一四二一至四頁的〈槍、恐懼、憲法和公共衛生〉(Guns, Fear, the Constitution, and the Public’s Health )。類似的結論和暴力政策中心的研究一致,後者是根據疾病管制中心二○○八年的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