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教育問題 而是我們不喜歡面對自己就是幫兇的事實

不只是教育問題 而是我們不喜歡面對自己就是幫兇的事實
Photo Credit: libberry CC 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北捷隨機殺人後,很多人都在從教育層面檢討制度上的缺失,但問題並不只在教育上而已,而是我們是否真正想正視各方面的問題(輔導機制、社工體制、公部門與私部門的投入機制),並想辦法解決。

筆者在上一篇類似的文章:「教育失敗的主因 – 個人看法」有提到,我們的教育體制並沒有訓練出具有思考能力的人,而這種問題導致了我們現今社會,整體來說不具有探討問題本質的能力。

很悲哀嗎?這個悲哀已經用非常具體的形式表現出來了。而且是具體的打破和諧社會的幻想,其犯案者背景已難用各種標籤化去予以單一解釋,至少到今天為止,筆者看到的所謂反省文章,比例是比以前好很多了,這理由後段再說。

輔導機制不具備專業與資源解決學生身心問題

筆者這篇想要說的是,問題不是只有教育不彰而已,並不是僅僅教育出了問題,當然更不能延伸說是社會教育、家庭教育等等出問題,好像一切的問題都出在教育上。

雖然這種講法不能說錯,但筆者深深覺得台灣人似乎很難有更細膩的思考,我們國人傾向二分法,然後妖魔化其中一邊。這其中絕對有從眾心態與社會化的問題,不過不是這篇重點,就不提了。

讀者若有在教育體制中待過幾年,大概都會對其體制的僵化與無能感到不可思 議,面對現實的衝擊後,選擇從善如流、熱血如昔還是冷漠以對,就看個人的性格與背景決定。

講具體一點,各位讀者真的認為我們現今的輔導機制做得好嗎?我們的輔導室有具體的功能、或是有足夠的專業能力解決各種學生身心問題嗎?就算有足夠能力,但有足夠資源涵蓋所有問題嗎?

這個答案,當然是否定的,而且否定的很徹底。若是待過生教組或輔導組的,有接觸過家長以及公家單位、社工團體,大概會更加的否定,搞不好會否定到去否定自己存在的意義。

但話又說回來,我們的社會容許輔導機制的存在,必定是承認有這些問題,但投入的資源少的可憐,是否代表我們根本不認為問題很大?這讀者可以自己思考看看。

教育不是只有「把書唸好」而已

筆者想說的是,我們這個國家的所有國民,不管你的身分地位職業貴賤,有沒有認識到,這個社會對教育的認知,不是只有「把書唸好」而已。

每次談到教育問題,筆者跟很多家長的對談,談到最後都有一種想要一拳揮過去的衝動。

會讓人有這種衝動的家長,絕大部分都是衣食無缺、教育水準不低、頗有社會地位的那一種,讀者若沒有這種經驗,大概也很難體會。這類家長對教育的理解,就是教材出難一點、考試考難一點、基測會考要有鑑別度一點、落點分析要可以準確一點,然後最重要的就是:「希望不要變來變去,都教一樣的東西就好。」

聯考已經消失十幾年,網路都出現三十年,手排車也都快要消失的現在,竟然有人對教育的理解就是:什麼都不要改最好,現在小孩競爭力差都是因為國三沒有學三角函數。讀者光聽這種家長在抱怨,絕對會聽到想翻桌,他們要的不 是教育制度的完善,要的只是「我家小孩可以反覆練習到考滿分進第一志願。」

讀者若更進一步的去懇談,會發現這一類的家長,很高比例上對各種社會問題的認知,是近乎無知──成績不好是自己不努力、家裡窮困不念書是自己的錯、只要努力就不怕沒機會等等,總之各種社會問題對他們來說,就是一種多花錢的玩意,無助於經濟成長與國家進步。他們對於社會底層的絕望產生出的各種治安問題,直覺反應就是亂世用重典,通通槍斃就好。

這跟鴕鳥把頭埋到土裡有何不同?

Photo Credit: enixii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enixii CC BY SA 2.0

社會底層學生的情況不是一般人能想像

懇親會談若難得遇到有空來的弱勢家庭家長,大概也是會有失望跟絕望兩種情 形。有的家長明知道教育是翻身之路,但他們家境太糟,小孩除了儘早就業以外別無選擇,就算家長很清楚學歷不高、念的學校不好,出來之後面對的就是這個看文憑給低薪的現實,但也別無選擇。

除非這小孩真的特別爭氣或是聰明絕頂,不然要求父母犧牲自己來成就下一代,實在是故事書看太多,這是典型的機會成本考量。

另一種就是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回應的那種,爸爸入監、媽媽跑了、隔代教養除了打罵沒別樣,小孩家裡從小沒得到溫暖,念書也是從小輸在起跑點上,運氣不好又碰到過只看成績的導師,對自己徹底放棄,家長自顧不暇也管不了。

你要對這種家庭背景的小孩,跟他說一切都是自己的問題,只有不努力沒有不景氣?去看看學校輔導室提供的免費早餐數量吧,多的是連早上提供吐司都沒錢的。我們學校的主任組長能做什麼?努力爭取經費以外,就真的只能個人掏腰包,救一個算一個。

在這種情況下成長的小孩,身邊全是社會底層的現實,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不要幾年的時間,思想的偏差早就可以預期,對社會的怨懟也是意料中事。也難怪有一些年資高的老師,常常感嘆的說,至少希望對他們有一點正面的影響,長大後還會多少想到,曾經也有人對你也付出關心過,不要仇恨這個世界。

社會並不重視社工體系、輔導制度

是怎樣?我們的教育體制,若搞到最後只讓一堆老師,除了自我催眠,能救一個是一個,這近乎是宗教情懷的喃喃自語外,就真的沒有別的方法了嗎?社工體系呢?公務機關呢?學校的輔導制度呢?

別說笑了,我們社會根本就不重視這一塊,看每次出社會悲慘事件,哪一個餓死或哪一個家暴案件,就只會狂罵社工混吃,然後好像恍然大悟原來「一個社工要輔導一百個人」。

結果呢?大家行禮如儀的跑完流程,首長出來罵一罵、相關單位出來呼籲幾聲、訪問一下遠在台北市西門町的幾個路人,好像就解決了。過幾個月後再來一次,反正鍵盤付出關心不花錢,在鏡頭面前呼籲幾下不花功夫。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