辱罵老榮民的影片令人憤怒,但平時被操作的對立又何嘗不是種撕裂?

辱罵老榮民的影片令人憤怒,但平時被操作的對立又何嘗不是種撕裂?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可以感到憤怒,但不必追殺、不必獵巫,因為我們的社會一直存在著撕裂。洪女士的作為,不過就是將自己的意識形態、國家認同,想要強冠在他人身上。其實和李艷秋女士、蔡正元先生、郁慕明主席的發言是無異的。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吳昱賢

一個辱罵老榮民的影片,不到24小時就變成社群網路瘋傳、各家媒體瘋狂報導的焦點,甚至有些電視媒體用「全民激憤」來形容此事。而這位「公民記者」洪素珠女士也在不到一天,就變成各家媒體,各個名人追逐批評的對象。

本省和外省一直是中華民國政權來台之後難解的問題之一。這個社會花了許多年,才讓這樣分本省外省的概念逐漸淡化,逐漸讓那些族群分裂的傷口慢慢結痂。然而這樣的傷口是相當脆弱的,任何一個人都能輕易地去摧毀他,讓它再次流血。

但身為一個未經歷過戒嚴、白色恐怖的八年級生來說,我們該何從生氣起?看到許多友人在臉書上表達氣憤之情緒,但我們氣的真的只是「國家認同」嗎?今天如果走在路上有人罵台獨份子不要臉、忘本,我們會一樣這麼生氣嗎?可能有些人會。但大多數人或許沒什麼感覺,因為我們其實無須理會一個口無遮攔的人,可能可以輕鬆的一笑置之。

再換個角度,也是近日內的新聞,李艷秋女士和蔡正元先生在臉書上詢問蔡英文,或是他們眼中所謂的「台獨份子」,憑什麼吃粽子、放假,他們認為這些是中國人的節日,台獨份子不配有。大多數的人也是一笑置之,知名的律師呂秋遠先生甚至拿了日本和韓國來消遣他們一番。

前些日子引起原住民憤怒的《大尾鱸鰻2》,在最近出了DVD,上面寫著一句耐人尋味的話,「懂得笑,就不會恨了」。《大尾鱸鰻2》當時作為賀歲片,其票房並不亮眼;同一檔期的《惡棍英雄:死侍》可說是虐殺其票房,甚至引發了國片導演和影評人跳出來批評此現象。

一樣是族群認同、國家認同問題,為什麼我們不氣憤?

現在洪素珠女士被各大政黨批評「撕裂這個社會,破壞原有的族群和平」。問題是,我們的社會真有這麼和平嗎?看看台灣那些政治傾向極度明顯的公眾人物,打開他們的臉書,就會發現滿滿的對於族群的撕裂。

以蔡正元先生為例子,他多次批評泛綠政治人物為「皇民餘孽」、「日本皇民」等字眼,甚至直接地說當時仍為台北市長候選人的柯文哲「柯文哲斷斷日本人的奶水吧!」以此言論針對在這片土地上的台日混血,或是日治時期之後的留台日人及其後代。

再以新黨主席郁慕明為例子,他直接稱呼洪素珠女士為「滯台倭奴」,這些言論何嘗不是一種撕裂呢?

洪素珠女士的謾罵舉動固然不可取,但引起社會大眾最大的憤怒或許不是族群撕裂,因為我們的社會每天都在分化、撕裂。真正讓他們生氣的或許是欺負老人的舉動。儒家思想的「敬老」觀念已經根深蒂固在我們的思維中,在整個華人文化中表現的相當深刻,因此我們對於這樣的行為感到不平、氣憤。

操作對立才是真的「撕裂」傷口

現在主要的媒體都環扣著「外省人」的形象報導,但筆者認為,重點應是洪素珠女士對於老人的不尊重;而其謾罵的內容,也不應是社會要關心的點。因為這些老榮民都可以向洪素珠女士直接提出公然侮辱的告訴,這是他們的權利。

我們可以感到憤怒,但不必追殺、不必獵巫,因為我們的社會一直存在著撕裂。洪女士的作為,不過就是將自己的意識形態、國家認同,想要強冠在他人身上。其實和李艷秋女士、蔡正元先生、郁慕明主席的發言是無異的。

而上述這些政治人物對於此事的發言,更是再操作對立的作為,這種操作出來的對立,才是台灣社會真正的傷口。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闕士淵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