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世代(上)】陳漢輝教授:其實上一代人不特別喜歡「和理非」,一言難盡

【談世代(上)】陳漢輝教授:其實上一代人不特別喜歡「和理非」,一言難盡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同人對「世代問題」的看法非常不同,這次《關鍵評論(香港)》專訪嶺陳漢輝教授,務求以社會學的宏觀視野,重新檢視這個問題。

【前言】

近10年,美國已有些學者針對「1981年至2000年代出生」(另一說指80至90年代出生)的年輕人進行探究,即所謂「Y世代」,數年前「Y世代」較少被視為一種「問題」,那時傳媒主要以80後一輩為訪問對象,反映他們的想法和特色,未見新世代與60後或更老的上一輩有互相批評的情況出現。近年香港不但重燃「世代」的問題,而且是聚焦於「世代之爭、世代問題」,甚至「老屎忽、廢青」等字詞也成熱話,此外,「世代」亦成為2016年部分立法會候選人與選民關注的「噱頭」之一。究竟是否真有世代之爭?或這個議題背後牽涉甚麼重要含意?《關鍵評論網(香港)》就此專訪一系列嘉賓,藉不同觀點加以剖析。

專訪對象:陳漢輝(嶺南大學社會學及社會政策學系助理教授)

背景資料—

陳漢輝教授研究興趣為社會變遷與概念轉型。於香港土生土長,取得博士學位後曾在澳門大學任教,因思鄉心切回流。教學上有機會接觸不同背景的學生,這次他從社會學角度觀察及分析世代問題。

訪問者:王陽翎(于非)

21289971_o

個人層面沒世代之爭,但公共政治層面,很可能「有」

陳漢輝教授從事教育多年,面對年輕一輩可謂絕對不陌生,更「不離地」。陳教授在90年代身在澳門,開始在大學擔任講師,那時教的學生都是80後,他認為80後跟70後並無很大差異,做事讀書還是懂得按部就班,規劃未來,預早為畢業後從事甚麼行業作好打算,嘗試付努力爭取事業發展。

後來轉到嶺大任教,面對的是90、00後,才終於意識到年輕一代有興別不同的特質。他們看來沒有了70、80後對人生規劃的想法,甚至對未來沒甚麼想法,或許,他們真正步入所謂「後物質」的生活事代,成長享受過相對富足的生活,家庭背景有較多支持,對他們來說生活向來較少艱辛和苦楚,個人對追求更大的快樂自然不那麼熱衷,不那麼期望畢業前和後有很大轉變,沒刻意想倚靠自己取得更大滿足。

可見,90、00後開始有種隨遇而安的心態,兵來將擋,不是以前人們預計自己由A點出發,一直走到B點,一步步發展人生。生活是否可以維持多元的享受更重要,比一般所謂求事業成功突破,或對推動社會向前的使命感,後兩者其實太抽象、太遙遠,滿足當下需要更實際。而陳教授看不到不同年代的人,個人會將年齡視為明顯的對立,反而生活各有各追求。倒是在公共政治層面,不同年代出生的世界觀,的確會構成一定衝突,譬如70後乃至部分80後,不太希望一開始以激烈的手段追求政治理想,或落實一些政策。尤其70後,他們甚至仍能目睹民主黨和支聯會,當年如何嘗試不同方式對抗中國共產黨,最後也只能以比較持續的方式延續下去,事實也證明到了現在,不論甚麼背景和年齡的人,也無法一下子推倒共產黨,實現美好的政治理想。

上一代不特別喜歡「和理非」,是試過太多方式的結果,下一代完全不知道

陳教授認為這是幾代人「美麗的誤會」,90、00後開始目睹香港的抗爭比較溫和,其實是長年的發展形成,是「試到最後」的結果,原因並非如年輕人口中所說,上一輩人真心愛好「和理非」,從來就「行禮如儀」,實際上,上一輩思想價值不一定很浪漫和美好,唯獨是他們整代老人偏偏喜歡「和理非」。對上一輩來說,他們視非暴力為一種現實策略,而不是理念原則,真正兩代人的分別在於,上一輩的確比較注重社會的整體情況,以及經濟發展,原因甚至未必是他們人人都是「既得利益者」,而是整個時代文化和教育背景的影響,沒有年輕一輩普遍的個人主義。同樣,他們對以往歷史也較熟悉,並非不知道革命可以帶來即時的改變和重建,而是衡量實際做不做到,對大家好不好的問題。

而陳教授無意為上一輩說項,他強調希望如實反映真相。說到年輕一代,陳教授非常了解他們對社會不滿,對上一輩不滿,激烈的政治訴求,而且不會認為年輕人特別有甚麼缺點,一定是魯莽所以胡思亂想等等。反而,這些時代想法的差異,是順理成章,是「世界觀不同」。歸根結底,那些現存的秩序和制度,他們少參與自然少感覺,無法投入上一代人重視的東西,他們理所當然深深感受到自己的困惑和不安,希望打破,至於打破了之後呢?沒有之後,打破了自有新機遇,為甚麼必須設想、知道未來會怎樣才可以打破?年輕一代的世界觀根本沒有這些包袱。

新一代成長常被控制,長大社會好煩好絕望,為反而反是正常

這裡筆者反映了一些疑惑,既然年輕一輩在相對富足的環境下成長,理應是越不滿足、不知足,越認為要有更多的快樂,怎可能反而對人生和事業沒有追求呢?對此,陳教授表示關鍵在於他們享受過的東西已不少,更重要是社會制度太繁雜,對前路迷妄煩惱到一個點,就不想再思考,或根本「無法」設想太多,不斷思考無法掌握的未來只會自尋煩惱,便生起一份虛無感,也回歸當下的自我世界。

他說,從嬰兒潮到60、70後的那輩人,屬於成長在制度建設時期,親歷社會一切「由無到有」的階段,由簡至繁的階段。那時不論政府公務員架構,抑或社會職場生態,都比較清簡隨意,戰後制度框架未成熟,大家反而能參與遊戲規則未來如何訂立,也知道以前如何發展到現在,大家都清清楚楚,既然制度是逐漸砌磚頭般形成,自然不感覺在制肘自己,也適應得很好,只有年輕一輩長大投身社會,面對種種龐大繁雜的制度框架,又不可能曾經參與建設,像一個巨人站在面前,有種恐懼和窒息感,也會視上一輩人設定的制度是制肘他們的,不是他們想要的,他們一開始依從的做法便非常麻煩複雜。


猜你喜歡


一圖看懂微電腦瓦斯表:三大安全遮斷功能,守護居家安全「不漏氣」

一圖看懂微電腦瓦斯表:三大安全遮斷功能,守護居家安全「不漏氣」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相較於傳統機械式瓦斯表,微電腦瓦斯表可以主動偵測異常情況,在漏氣、超時使用、五級以上地震發生時,自動遮斷瓦斯,以防瓦斯外漏所造成的氣爆、火災等危害,強化居家安全的守護。

你收過瓦斯公司寄來說明可換裝微電腦瓦斯表的通知單嗎?自從2011年天然氣事業法通過之後,政府便開始推廣微電腦瓦斯表,屆齡換裝微電腦瓦斯表完全免費,每個月也只要多40元的基本費,就可以享受微電腦瓦斯表所帶來的安全保障。和傳統瓦斯表相比,微電腦瓦斯表增加了精密微電腦晶片、感震器、壓力開關、緊急遮斷閥等零組件,在偵測到漏氣、超時使用、大地震時,便會進行自動遮斷功能。這些功能對你我的居家安全有什麼保障?一起來搞懂吧!

微電腦瓦斯表_第一篇_完稿

三大安全遮斷-漏氣遮斷

瓦斯管線會因為風吹雨淋日曬、被老鼠嚙咬等原因,而慢慢老化破裂;再加上台灣地震頻繁,也是導致瓦斯管線鬆脫漏氣的原因之一。一般來說,我們可以透過發現家中瓦斯的使用量異常增加,或者是聞到瓦斯特有的臭味,來注意到瓦斯有漏氣的情況。可是,現代家庭的瓦斯管線往往鋪設在室外,又或者大量漏氣的時候沒人在家、或正在其他房間休息,可能不會發現這個危險警訊。

微電腦瓦斯表可以偵測到瓦斯漏氣的問題,並且自動進行「漏氣遮斷」,在第一時間阻止易燃的瓦斯洩漏,以免在不知情的狀況下浪費瓦斯,甚至造成嚴重災禍,全家人每天都能安心生活。

三大安全遮斷-超時遮斷

想必很多人都有急著出門,然後突然想不起自己到底有沒有把爐火關掉的經驗吧?這種不踏實的心情,在忙得抽不開身的時候,特別讓人覺得難受。大家可能也聽說過,家中長輩開了瓦斯爐燒水泡茶,結果朋友打電話來聊天,講著講著就忘記瓦斯爐的火還開著,如果爐火一直燒下去,可能真的會導致一發不可收拾的憾事。

微電腦瓦斯表可以偵測瓦斯的使用量與時間的關係,開大火的話,用氣的時間會縮短;開小火的時候,時間就會相對拉長。這個功能可以在家人使用瓦斯,但忘了關火時,自動判斷是不是應該要啟動「超時遮斷」的功能。

三大安全遮斷-地震遮斷

發生五級以上的地震時,如果正好在使用瓦斯,微電腦瓦斯表就會馬上停止供氣,這就是「地震遮斷」功能。說到地震,其實和微電腦瓦斯表的發明及推廣有著非常密切的連結。日本早在1987年就開始推廣使用微電腦瓦斯表,因為有這項設備,所以不管是1995年的阪神大地震,或者2011年的311大地震,都因為「地震遮斷」發揮作用,才不至於因為瓦斯而引起更多事故。

同樣位於地震帶上的台灣,我們向來十分在乎房屋的結構和材料是否防震,如果能更進一步裝設微電腦瓦斯表,在地震發生時發揮作用,自動遮斷瓦斯,就能防止因為設備損壞所造成的瓦斯外洩以及氣爆、火災等事故。

微電腦瓦斯表在日本目前已有將近100%之普及率。在台灣,目前的年度裝置率則從2014年的8.43%,提升至2022年第2季的48%。所謂多一份用心,就是多一份保障。在我們小心用氣、用火的同時,再加上微電腦瓦斯表的主動防護,家人的生命安全和財產保障,就更加完整了!

經濟部能源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