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莫內(二)︰人生最幸福的六年

 認識莫內(二)︰人生最幸福的六年
Claude Monet, Coquelicots, La promenade (Poppies), 1873. Oil on canva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普法戰爭後,莫內回到法國,搬離巴黎,到風景怡人的Argenteuil定居。在Argenteuil六年,是莫內人生最快樂的歲月,「印象派」的名字亦在此期間誕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承接〈認識莫內(一)︰由入選沙龍到認清定位〉

1870年,莫內30歲。接下來的十年,莫內的畫風隨著種種經歷進入新階段。這一年,莫內正式與卡米爾結婚,那時他們的兒子已經三歲多。適逢法國經歷普法戰爭(Franco-Prussian War),莫內被逼與妻兒先後流亡到英國與荷蘭。

雖然莫內在這個地方停留的時間不長,卻有兩個重要收穫:其一,認識別具慧眼的藝術商人Paul Durand-Ruel,這個人在往後的歲月大力推崇印象派,更是莫內下半生的重要收入來源。

其二,莫內在倫敦期間觀望過英國浪漫主義畫家泰納(William Turner)的作品。泰納的畫風以大刀闊斧、波瀾壯闊知名。莫內深受啟發,開始意識到自己的畫風可以嘗試摒棄明晰的線條和事物外形的規範,這種自由,往後會慢慢滲透在莫內的作品裡。

1280px-Turner_-_Rain,_Steam_and_Speed_-_
J.M.W. Turner, Rain, Steam and Speed-The Great Western Railway, 1844. Oil on canvas
Joseph_Mallord_William_Turner_-_Snow_Sto
J.M.W. Turner, Snow Storm: Steam-Boat off a Harbour’s Mouth, 1842. Oil on canvas.

1871年末,莫內回到屬於自己的土地。戰後的巴黎已然面目全非,父親與好友Bazille在戰爭中相繼去世,莫內與其它藝術家一樣,紛紛搬離巴黎這個空白的城市。莫內好不容易找到一個風景怡人的地方定居──Argenteuil。接下來的六年,是莫內人生最快樂的歲月。

挑戰沙龍

藝術方面,莫內定期會到巴黎與年輕畫家聚會,商討未來的藝術發展方向。大夥兒又回到一個老問題︰沙龍藝術展。沙龍在戰後的1872年復活,一如既往地令人失望,繼續淪為學院派爭奇鬥豔的櫥窗表演,評審標準與入圍門檻相比戰前並無分別。

1873年,莫內等一眾畫家把心一橫,決意正式舉辦一個藝術先鋒的畫展──《First Exhibition of Society of Painters, Sculptors and Engravers》,1874年4月15日開展,為期一個月,展出30位畫家共165幅作品。莫內挑了5幅油畫和7幅草稿,其中一幅油畫就是描繪莫內故鄉、別開生面的《印象·日出》。

Claude_Monet,_Impression,_soleil_levant
Claude Monet, Impression, Sunrise, 1872. Oil on canvas.

要知道這幅作品有何特別之處,讓我們看看莫內另一幅同一主題,並且在同一展覽參展的作品:

Claude_Monet,_Fishing_Boats_Leaving_the_
Claude Monet, Fishing Boats Leaving the Harbor, Le Havre, 1874. Oil on canvas.

同樣是描繪Le Havre,以上一幅畫作精確細膩地刻畫了港口的景致:天空、海港、人、船,清晰地呈現在觀畫人的眼前。然而,《印象·日出》不同,畫家呈現的,不是一個風景,而是一個印象──透過藝術家眼睛和回憶看到的景致。

景物的描繪再沒有清晰的線條勾勒和色彩分野,海天共融,斑駁的油彩真實地展現水面的波光粼粼,但整幅作品相互糅合的色彩,和遠方迷蒙的意象卻又如此不精確,同時又出奇地營造出前所未有的和諧。

由這幅作品可見,莫內的風格已從三年前的《The Frog Pond》提升至另一境界──莫內不再是單純地繪畫風景,而是要透過風景帶出內心的意境。

一幅「草稿」引致「印象派」誕生

此外,這幅作品在當時藝術界有另一重要的啟示:把草稿和成品的界限變得模糊了。當時畫家若在室外作畫,藝術界對這些畫作的技法要求與完成品完全不同。若那是草稿,即畫家可以較為隨意,自由度較大,藝術界不會對這些草稿如同看待正式畫作般嚴苛,這些草稿甚至可以提交到沙龍,條件是畫家必須把作品歸類為草稿。

至於莫內的《印象·日出》,在當時的人眼中,極其量是一幅草稿。這幅作品沒有光滑的畫面,景物線條有欠清晰,極像一幅草稿。

然而莫內非但沒有把畫作定位為草稿,更加上「印象」,意圖將之定位為一幅完成品。因此藝評人Louis Leroy才這樣批評:"What ease of workmanship! A preliminary drawing for a wallpaper pattern is more finished than this seascape."正正看出當時如何看待莫內的作品。

雖然這次畫展引起了不少迴響,從商業角度看卻是徹底失敗──作品無人問津,合資公司亦於同年年底倒閉。然而,畫家們沒有因此放棄,他們雄心壯志,繼續作畫,互相扶持同時亦互相競爭。

既然Louis Leroy封他們為「印象派」藉此冷嘲熱諷,他們便化侮辱為驕傲,以「印象派」自居,自此這個詞便標籤了一個長路漫漫的文藝運動。

最幸福的六年

巴黎這一邊廂風起雲湧,另一邊廂新婚的莫內與卡米爾定居Argenteuil,日子平淡,歲月靜好。雖然印象派畫展並不叫座,莫內透過早前在英國認識的商人Durand-Ruel從不同渠道賣出多幅作品,莫內竟漸漸升格為小康之家,家有傭人、廚師、花園。

年輕的莫內白手成家,在這個家度過了人生最幸福的六年。他以為,可以與卡米爾一往情深地在這裡同棲共老。這種幸福,洋溢在莫內的畫作裡。他這時的作品有一個特點:展現了人與大自然之間的和諧共融、同感互滲。

1280px-Claude_Monet_037
Claude Monet, Coquelicots, La promenade (Poppies), 1873. Oil on canvas.
monet_camille-and-jean-monet-in-the-gard
Claude Monet, Camille and Jean Monet in the Garden at Argenteuil, 1873. Oil on canvas.
Claude_Monet_-_The_Artist's_House_at_Arg
Claude Monet, The Artist’s house at Argenteuil, 1873. Oil on canvas.
824px-Claude_Monet_-_Woman_with_a_Paraso
Claude Monet, Woman with a Parasol-Madame Monet and Her Son, 1875. Oil on canvas.

這數幅作品,都是卡米爾與兒子Jean在草原上漫步的情景。除了《Woman with a Parasol》的人像畫外,與莫內前期的畫作比較,人物在畫布上已由最初的主角演變成為畫布的一角,人物與畫布融為一體,在畫布上展現一種和諧的美。

除了卡米爾與Jean,莫內也描繪了人類作業與大自然的融合。

在1860至1870年期間,Argenteuil既是新發展的土地,又是都市人假日悠閒好去處。莫內的故鄉Le Havre把划艇引入法國各地,加上莫內酷愛水的描繪,這個活動,不時出現在莫內的作品上。

Monet-ArgenteuilBasinWithASingleSailboat
Claude Monet, Argenteuil Basin with a Single Boat, 1874. Oil on canvas.
Claude_Monet_The_Studio_Boat
Claude Monet, The Studio Boat, 1874. Oil on canvas.

此外,莫內偶爾亦把一些工業發展的痕跡放在大自然上:

1280px-Pont_Argenteuil_Monet_1
Claude Monet, Argenteuil, 1874. Oil on canvas.

這幅作品,莫內就包涵了列車與人造橋。它們再次體現了莫內的初心:人與大自然的柔和契合。

有關莫內這段時期的生活,學者總愛提到雷諾瓦的一幅作品:

Pierre-Auguste_Renoir_-_Claude_Monet_pai
Pierre-Auguste Renoir, Monet Painting in His Garden at Argenteuil, 1873. Oil on canvas.

莫內畢生的摯友雷諾瓦不時會到Argenteuil探望莫內。這幅作品的主角,就是正在作畫的莫內。憑著幅作品可見,莫內作畫的環境略為狹小,背景亦蓋滿了房子。在這個擠逼的生活環境下,後世推論莫內正在嘗試他往後畢生都會採用的風格:篩選與美化。

莫內正在美化他畫作內的景致,所以卡米爾與Jean在作品裡都是在廣闊無垠的草原上漫步,當時的房子、工廠都被刪除掉。之後我們看莫內晚年的作品,這將會是一個很重要的元素──莫內正在塑造專屬自己的大自然世界。這一點,在Argenteuil的歲月,早已逐步萌芽。

與卡米爾相濡以沫的日子,隨著卡米爾第二次懷孕而悄然離去。卡米爾懷著Michael,體格極度虛弱,醫藥費因而加重,加上向來為莫內提供重要收入來源的藝術商人Hoschedé破產,莫內再次面臨經濟危機。

惶恐與不安

Hoschedé的破產不但影響了莫內的生計,他還企圖自殺未遂,最後拋下懷孕的妻子Alice和五個孩子,逃亡海外。

兩個家庭面對拮据的生活,莫內最後選擇帶同妻兒搬離Argenteuil,與Hoschedé一家搬到Vétheuil,在狹小的房子裡共享資源,互相照應。

在離開的一刻,莫內繪畫了最後一幅Argenteuil的景致:

1223px-Claude_Monet_-_Flowered_Riverbank
Claude Monet, Flowered Riverbank, Argenteuil, 1877. Oil on canvas.

後世有學者認為,這幅作品隱含了莫內對眼前生活的惶恐與不安。這幅作品已是黃昏時分,工廠已慢慢佔據了Argenteuil,劃破Argenteuil故有的寧靜美好。作品的右下角有一條細長的枝幹,仿佛暗示莫內與此地從此分割,往昔美好的生活已不復再。

帶著對未來的恐懼與困惑,莫內展開了人生另一階段,那時他已接近40歲。與此同時,他的畫作在不知不覺間已漸趨成熟,進入了他藝術生涯的不惑之年。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藝趣談作者Facebook專頁)。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歐嘉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藝趣談 Art Uncovered』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