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托邦》五百年祭:人類從空想到實踐理想社會的漫漫長路

《烏托邦》五百年祭:人類從空想到實踐理想社會的漫漫長路
Photo Credit: marco monetti CC BY-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差不多半個世紀前,1968年法國五月風暴時有句口號:「讓想像力奪權!(L'imagination au pouvoir !)只要我們還有超越當前資本主義社會的想像,哪怕是烏托邦式的空想,我們都有實現另一個世界的可能。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朱進佳(曾因反對內安法令而被停學,也擔任過人民之聲協調員。目前為馬來西亞社會主義黨副秘書長。)

「沒有烏托邦的世界地圖是不值一瞥的。」——王爾德《社會主義下的靈魂》(1891年)

500年前,1516年,英國文藝復興人文主義者湯瑪斯摩爾(Thomas More)以拉丁文書寫的《烏托邦》在魯汶(今比利時)出版。儘管摩爾著作中的「最完美的國家制度」建立在空想的基礎上,且存在著某種程度上的缺陷,但是《烏托邦》問世500年來,追求美好社會的「烏托邦」思想,是促進人類社會邁向更公正、更平等發展的靈感泉源,對後世爭取人類解放、社會正義的運動起了一定的影響。

湯瑪斯摩爾(1478─1535年),曾擔任過律師、國會議員、倫敦代理郡長、樞密院成員、英格蘭國王亨利八世的私人顧問、副財政大臣、國會下議院議長、大法官等重要職務,是當時英國社會上相當有名望且舉足輕重的人物。他後來因反對當時推行宗教改革的英王亨利八世兼任教會首腦而被處死。摩爾後來被羅馬天主教教廷於1935年追封為「聖人」。

不存在的理想社會?

《烏托邦》最初出版時,是以拉丁文書寫,第一部英譯版的《烏托邦》直到摩爾被處死16年後,才於1551年在英國出版。「烏托邦」一詞有著雙重含義,既是指「完美的地方」,也指「不存在的地方」。《烏托邦》是摩爾對他當時所處的歐洲社會所作出的反思表現。當時的歐洲,正處於資本主義經濟的醞釀時期,而政治思想上充斥著新舊多股勢力之間的碰撞。

《烏托邦》共有兩卷,第一卷記述了摩爾在書中的虛構代理跟一位葡萄牙水手拉斐爾希斯羅德(Hythlodaeus,希臘語的意思是「講廢話的人」)之間的談話,其中談到了當時歐洲社會的弊病,包括君王任意發動戰爭,勞民傷財卻得不償失;還批評當時開始因養羊業迅速發展,而出現造成大批農民失去土地的「圈地運動」。

希斯羅德講述了他跟佛羅倫薩航海家亞美利哥韋斯普奇(Amerigo Vespucci)出航,一直航行到新大陸,並造訪了一個他記不起確切所在的島國——烏托邦。第二卷則是希斯羅德對烏托邦的詳細描繪,包括烏托邦的社會、經濟、政治、文化及宗教結構等。

在摩爾筆下的虛構國度中,社會上不再存在私有制,所有財產都是共有的。烏托邦的居民認為自己是土地的耕耘者,而不是佔有者,大家一起勞動,創造社會財富;一切貨品供應充足,當地居民只向公共倉庫索取他們所須的物品。烏托邦裡頭的居家門口都不會上鎖,男女一起勞動。這裡擁有免費醫院,大家一起在公共食堂用餐,神職人員可以結婚,夫妻可以離婚,島上有各種宗教,人民享有宗教自由⋯⋯

Isola_di_Utopia_Moro_烏托邦
Photo Credit: 湯瑪斯・摩爾 公有領域
1516年第一版《烏托邦》的插圖。
摩爾反烏托邦主義?

不過,在這個「烏托邦」中,卻仍然有奴隸的存在,這些奴隸都是來自外國的俘虜或是當地的罪犯,他們都被鎖上用黃金制出來的鎖鏈。撇除了一些因時代的侷限而存在著瑕疵的想像(如奴隸的存在),摩爾的《烏托邦》刻畫出一個平等社會的輪廓,因而啟蒙了現代烏托邦主義的思想。

儘管摩爾筆下的烏托邦在好些地方跟基督教寺院的生活很相似,但是書中好些憑空想像出來的社會制度,跟摩爾本人在現實中所篤信的天主教信仰,及以他當時權位職責所應持有的立場南轅北轍。因此摩爾書寫《烏托邦》的動機,一直都是後人所爭議不休的。

到底《烏托邦》是摩爾見證當時歐洲社會的不合理現象及敗壞後而提出的批判,及天馬行空構思出來的理想世界圖景,抑或只是他純粹在諷刺一個不可能存在的理想社會?

極為諷刺的更是,被認為是「烏托邦主義」開山鼻祖的摩爾,其本人也竟然是史上的第一個反烏托邦主義者。

宗教改革迅速發展

就在摩爾所著的《烏托邦》出版一年後,一名德國修士——

馬丁路德_761px-Lucas_Cranach_d_Ä__-_Martin_Luther
Photo Credit: Lucas Cranach d.Ä. 公有領域
馬丁・路德

在維滕貝格(Wittenberg)的教會門口釘上反對羅馬天主教會出售贖罪券的《九十五條論綱》,引發了震撼整個基督教世界的宗教改革運動。

宗教改革在德國的迅速發展,還推波助瀾地引爆了1524─25年聲勢浩大的農民起義,其中宗教改革激進派的農民起義領袖湯瑪斯閔采爾(Thomas Müntzer),更是主張廢除特權,建立一個沒有階級差別、沒有剝削和沒有私有財產的社會,可以說是最早以實際行動去實現烏托邦的革命烈士。

當挑戰天主教會舊勢力及歐洲舊秩序的宗教改革運動如火如荼發展時,摩爾感到震懾不已。摩爾視宗教改革為異端,不僅極力擁護羅馬天主教會的舊勢力,還在​​擔任大法官期間以火刑處死主張宗教改革的人士,甚至被指控以酷刑折磨新教徒。

主張激進宗教改革的再洗禮派於1534年2月控制了德國城市明斯特,建立了一個具有共產主義色彩的地方宗教政權,但是遭到來自羅馬天主教會及新教勢力的雙重圍剿。在天主教會勢力重奪明斯特後,攻城軍隊在城內發現了《烏托邦》的印刷本,當時摩爾表示他恨不得要把所有的《烏托邦》印刷本都拿去燒掉!

烏托邦精神不曾退卻

也許摩爾寫下《烏托邦》時,其本人不是真的嚮往一個平等正義的理想世界。但是《烏托邦》問世後,追求人類解放的理想世界之努力,無論是在思想上還是行動上的,都在前仆後繼著。

《烏托邦》成了後來社會改革者、革命者們的一幅理想圖景;而維護現有體制的舊勢力,則把《烏托邦》譏諷為不切實際的想像。500年來,人們可能已不大記得摩爾,但是烏托邦思想卻不曾退卻。

繼摩爾之後,義大利哲學家湯瑪索康帕內拉(Tommaso Campanella,1568─1639年)所著的《太陽城》(1602年出版),以及英國哲學家法蘭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 1561─1626)未完成的小說《新亞特蘭提斯》,都是延續烏托邦思想遺產的文學著作。

到了18世紀,當資本主​​義開始在歐洲立足成型之際,歐洲出現了好些烏托邦社會主義者,他們當時的想像及理想社會的途經,已經比摩爾走得更遠了。

工人運動的重要訴求

英國企業家兼社會改革人士羅伯特歐文(Robert Owen,1771─1858年),早期在他管理的工廠中主動縮短工時、提高工資,並改善工人的福利條件;他還希望通過法律上的改革去進行社會改造。

歐文於1810年提出10小時工作制,到了1817年,他開始主張八小時工作制,提出「八小時勞動,八小時消遣,八小時休息」的口號,後來成為了工人運動的重要訴求。

歐文後來更積極倡導社會主義,於1824年傾家蕩產地在美國印第安納州進行建立「新和諧村」的烏托邦主義社會實驗,但是以失敗告終。歐文也是合作社運動的始祖,合作社不僅是工人階級學習管理經濟的學校,也是在以具體實踐去解答建設後資本主義社會的最重大疑難——分配的問題。

8hoursday_banner_1856_八小時工作制
Photo Credit: 公有領域
烏托邦社會主義者們

曾經參加美國獨立戰爭及法國大革命的法國經濟學家聖西門(Henri de Saint-Simon,1760─1825年),認為理想社會應該由企業家和科學家所領導,他所設想的烏托邦社會中,人人都勞動,沒有不勞而獲;這樣的社會沒有剝削,也沒有壓迫。他的思想啟發了後來的無政府主義奠基人普魯東(Pierre-Joseph Prou​​dhon,1809─1865年)、馬克思主義創始人馬克思(1818─1883年)等人。

法國哲學家夏爾傅立葉(Charles Fourier,1772─1837年),認為關懷及協作是社會進步的秘訣,因此倡導建立以「法倫斯泰爾(Phalanstère)」為基礎的社會,也就是一種活在其中的人民為了共同利益而互相合作,勞動既成為生活所需,也是娛樂,每個人可從中得到充分發展。

傅立葉的社會實驗主張,啟迪並影響了「共益社區」或「共識社區」(Intentional community)的運動。傅立葉也是最早提出:婦女解放的程度是衡量人民是否徹底解放的標杆,並最早使用「女性主義」一詞。

對資本主義社會的批判

曾參加法國七月革命,並擁護路易菲利普登上王位的埃蒂安卡貝(Etienne Cabet,1788─1856年),後來因批評七月王朝及宣揚激進民主主義而被迫流亡。他在流亡期間轉向社會主義,並受到《烏托邦》一書影響,發展出自己的一套烏托邦社會主義理論。

卡貝認為,資本主義社會的弊病和苦難,是由經濟不平等、私有財產及貨幣這三個根本禍害所造成;他主張以工人合作社取代資本主義生產。卡貝曾在美國德克薩斯州和伊利諾州建立烏托邦社區,但是這努力卻因為他和其追隨者間的眾多分歧、不和而受挫。

受到傅立葉思想影響的法國工業家巴蒂斯特戈丁(Jean-Baptiste André Godin,1817─1888年),則在法國北部小鎮吉斯建立了一個稱為「工人之家」(Familistère)的工業及集體住宅社區,並將之轉換成由工人擁有及管理的合作社。

這些眾多的烏托邦社會主義們所提出的創見與主張,都是建基於他們那個時代所積累到的進步思想,其中,烏托邦主義的思想影響非常顯著。他們都對當時已成型的資本主義社會中所存在之社會不平等提出尖銳批判,並想方設法透過組織平等社會的計劃,去實現一個人類真正解放且自由平等的新社會——共產主義社會。正因為如此的想法及努力,這批烏托邦社會主義者,成了現代社會主義思想的先驅。

烏托邦社會主義的兩大弱點

不過,烏托邦社會主義者的理論主張卻存在著兩大弱點。其一,他們把自己所夢想的社會當作一種理想提出來,認為僅僅靠著人們對這理想的了解及一片好心就可以實現。如此的理想,實際上只是「空想」,而這種空想出來的理想社會,跟歷史規律所決定的資本主義社會本身的發展沒有關係。

其二,烏托邦社會主義者們並沒有以充分的科學論述,去解釋社會不平等會出現的條件,及使社會不平等可以被消滅的條件。他們僅僅根據道德倫理、金錢誘惑、人民無知、心理狀態等次要的因素,去詮釋社會不平等現象,而沒有從經濟和社會結構的問題從根本切入探討,也沒有充分理解生產關係和生產力發展程度的相互作用所產生的社會矛盾。

當馬克思和恩格斯一起撰寫的《共產黨宣言》於1848年出版後,馬克思主義理論正式誕生。馬克思主義理論並不是以唯心主義的方法去理解社會及歷史,而是透過基於社會現實的具體分析,去解剖社會的根本問題。

Karl Marx
走向唯物歷史主義實踐

馬克思和恩格斯關於階級鬥爭及社會主義的思想,並不是他們首創的,而是吸取了他們之前烏托邦社會主義者們的思想精華。但是,馬克思主義與烏托邦社會主義的關鍵區別是,馬克思主義用科學的方法——也就是歷史唯物主義,去說明階級的起源及階級社會的發展,並提出整個人類歷史可以用階級鬥爭來解釋,以及建設無階級、無剝削的平等社會所應具備的物質條件及知識條件。

馬克思主義登上歷史舞台,讓平等社會不再是空想的烏托邦,而是可以透過群眾集體力量去實現的自我解放過程。不過,這過程卻是蜿蜒曲折、崎嶇不平。從巴黎公社、俄國10月革命、德國11月革命,到中國革命、古巴革命、第三世界民族解放運動等,既有跟烏托邦社會主義者一樣所走過的冤枉路,也有帶來重大災難及挫折的社會實驗,還有胎死腹中的歷史遺憾;但是也不乏繼續啟發人民追求自我解放,以及實現社會正義的重大歷史成果。

隨著柏林圍牆倒下、蘇聯解體、共產黨執政的中國透過資本主義復闢而「崛起」,宣告了20世紀打著馬克思─列寧主義旗號(實際上是官僚專政的史達林主義)的共產黨所主導的社會實驗已失敗;而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在全球橫行,原本因冷戰格局及工人階級運動壓力下,而在好些國家所​​形成的社會民主主義福利國體制,正不斷被腐蝕。

全球各國之間及世界各地貧富差距也日益擴大,週期性的經濟危機愈來愈頻密,卻也愈來愈嚴重。全球資本主義奉獻給世人的是一個「富者愈富,窮者愈窮」、戰爭恐怖持續、生態環境危機不斷、野蠻主義崛起的反烏托邦「美麗新世界」前景。

如果沒有左翼政治思想所影響的社會抗爭,今天工人階級和底層人民的命運難以想像。而繼往開來的底層人民抗爭及社會運動,除了在現實經濟不平等、社會不公及階級壓迫的客觀條件下不得不進行下去,對人類解放、正義平等的理想社會之嚮往及想像,也是不可欠缺的動力。

世界各地反抗社會不公的抗爭運動,從傳統的工人運動,到反戰運動、女權運動、生態運動、同志運動等,都是在批判並反抗當前衍生重重問題的社會建制,也各有著一種對全人類得到自我解放的想像。

一個有可能的烏托邦

事實上,比起500年前摩爾所處的時代,我們當今的世界,已經具備著足夠的物質條件去讓世上的每一個人不再挨餓、不再承受因貧困苦難而帶來的恐懼不安。但是現實世界卻呈現著一種社會愈來愈不平等的情景,而恐怖主義、種族仇視、排外情緒等現象叢生也已成為一種「常態」,這讓我們不得不除了回應這種種威脅,更迫切需要去刻畫出我們超越現行社會體制的想像——21世紀的烏托邦,一個有可能實現的烏托邦。

差不多半個世紀前,1968年法國五月風暴時有句口號:「讓想像力奪權!(L'imagination au pouvoir !)只要我們還有超越當前資本主義社會的想像,哪怕是烏托邦式的空想,我們都有實現另一個世界的可能。

當然,我們還需要通過腳踏實地進行社會抗爭與不斷實踐,去推進我們對自由平等社會追求的想像。

本文獲當今大馬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