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嘲搞政治無前途 詹培忠:參選不為自己,我睇唔過眼泛民、建制派

自嘲搞政治無前途 詹培忠:參選不為自己,我睇唔過眼泛民、建制派
Photo Credit: 信報財經月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詹培忠自嘲,「最錯」還是1991年去了搞政治。

文:信報月刊總編輯鄧傳鏘、特約記者林祺娟

今年69歲的前金融界立法會議員詹培忠1955年從潮州移居香港,中五未畢業就到柬埔寨協助父親經商,60年代回港創業經營出入口貿易。24歲時,父親與友人購入一個經紀牌,從此涉足金魚缸,見盡很多人風生水起,又目睹很多人傾家蕩產。他始終覺得,香港地,發大達要靠地產。

「過去一個甲子,想在香港發達,可做三樣事。第一是地產,第二是金融,第三是實業。搞實業,做高科技發大達的,香港分不到這杯羹。過去有段時間可以幸運地利用大陸廉價勞工來發展。不過,長遠來說始終不及金融及地產。」

詹培忠
Photo Credit:信報財經月刊
詹培忠說山頂有個物業不住人,只藏酒。

本身靠金融發達的詹培忠接受《信報財經月刊》訪問時承認,金融又不及地產。「如果你持有一幢祖業,就是幾十億。以前做金融的,最醒目的要算是馮景禧,但怎能與大地產商比呢?他連創立的新鴻基證券也守不住要賣給人。」

詹培忠也惋惜錯過靠地產發大達的機會,他曾經擁有淺水灣道127號,多年前以3.5億元賣掉,現時值80億元。不過,他認為,今後靠磚頭致富的神話很難再複製了。「香港這麼高的樓價,賣了樓去其他地方,就可以住得很舒服。不一定要一世綁在香港。」

詹培忠自嘲,「最錯」還是1991年去了搞政治。「在外國做政治,有機會執政。在香港搞政治最沒前景,沒有管治權就沒有勢,沒有勢就沒有力,沒有力就沒有利。不過搞政治會令人中毒,給人叫局長、議員總會令人飄飄然。」

9月擬參加立法會直選

對於這個「沒有前景」工作,詹培忠還是樂此不疲的,計劃9月參加立法會直選。「我出來選絕不是為了自己。我睇唔過眼泛民,也睇唔過眼很多建制派議員只識舉手、托大腳。」

再戰立法會唯一考慮是身體是否許可。2007年60歲時,詹培忠確診患頸癌,接受多次化療後康復。「當時做化療,燒到我口腔內的肉都爛掉,連飲水都覺得痛。我罵醫生,這樣醫,實醫死。當時唔理醫生講,總之照聽電話。有cancer,無膽的話很快就會死。cancer死的人,首先是嚇死或憂鬱死;第二是自己激死;第三是醫死,因為醫生唔理三七二十一,總之要開刀、化療;第四才是病死。」

詹培忠一生大起大落,毀譽參半。1991年當選立法局議員,1998年偽造文件罪名成立,獄中再被控賄選。進獄時163磅,出獄時138磅,自嘲「入獄當減肥」。2004年捲土重來再度當選議員。

患癌康復 照飲一斤茅台

「我曾經去赤柱休息過,坐過監又選到立法會議員,邊個做到?大病一場後,一次飲一斤茅台酒,一樣咁牙擦。」他自豪地展示辦公室裏一箱箱朋友贈的茅台,還說山頂有個物業不住人,只藏酒。

2012年詹培忠被兩名男子毆打。「我唔會去報仇,去報仇就中計。我唔怨、唔賴,一笑置之。」「你問我怕不怕再口舌招尤,我連監都坐過,怕什麼呢?」這位潮州怒漢,其實也是一名潮州硬漢。

節錄四月份《信報財經月刊》Android揭頁版iOS揭頁版

原標題:香港發達靠磚頭 玩政治無前途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鄭家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