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魚》票房34億:一場電影的豪賭,星爺從中賺了多少錢?

《美人魚》票房34億:一場電影的豪賭,星爺從中賺了多少錢?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人魚》票房前無古人,該片靈魂人物周星馳能從中賺到多少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信報財經月刊專欄作家梁一葦

《美人魚》票房突破30億,成為大陸電影史首個30億元俱樂部成員。(編按:電影6月8日中國落畫,總票房為33.92億人民幣、即40億港元)《美人魚》這部圍繞填海賺錢和環境問題的影片,帶有鮮明的導演風格,充滿了頗為無厘頭的周星馳式笑點。票房奇蹟的背後,包含了每一位影迷對周星馳及其影片的厚愛。

2月8日,大年初一,由周星馳執導的全民喜劇《美人魚》在大陸上映,當天票房2.6億,打破華語片單日票房紀錄。上映92小時後,票房突破10億。春節檔的另外兩套《西遊記之三打白骨精》與《澳門風雲3》票房與排名都開始下滑,而《美人魚》則繼續保持單日2億以上。上映不到一周,《美人魚》已經打破了春節電影票房紀錄。《美人魚》在香港首映日的票房是490萬港幣,亦打破香港史上電影首映440萬港幣的票房紀錄。

票房數據合情合理

《美人魚》票房超過30億。這個數據,究竟有無水分?除了國家電影資金辦電腦實時票房統計數據外,北京青年報記者進行了計算——根據電影票房數據庫的統計,《美人魚》上映19天以來,觀影人次達到8,156萬。同樣按其所公佈的《美人魚》票房前十名的影院數據進行推算,票價最高的為河北廊坊市萬達影城新華路店,為58元;最低的為長春萬達影城歐亞大賣場點,為43.7元。10家影院平均票價為51.9元。照此計算,《美人魚》票房在30億左右,應該也是情理之中。

周星馳的喜劇成為文化現象,他成為港式文化符號,但他本人卻一直保持低調。除了電影相關活動,很少公開露面,近十幾年來也沒接任何商業廣告。現實中的周星馳被人認為「孤僻」、「臭串」。大家都知道,出來行,性格外向善於表達的老sale人才,通常EQ都高一點,也容易撈出頭。但周星馳似乎不是這樣的人。

「孤僻」星爺不可小覷

《美人魚》上映前,平時低調的周星馳卻一反常態,始終高調。他接連出席各地的發布會,面帶微笑,同粉絲打着招呼,配合着媒體採訪。

騰訊娛樂的調查顯示,2015年前三季度,大陸有79%的新建影院、超過6000塊銀幕佈局在三四線城市。在一線城市打拼、春節回鄉過節的「返鄉青年」們,將看電影的習慣帶回了家鄉。周星馳在春節期間進行了20站路演,其中不乏三四線城市,擴大了觀影群體。

影片營銷方面,微影時代旗下微票兒和格瓦拉兩個票務平台都對《美人魚》大力宣傳:前一個通過與滴滴打車的合作,給想看《美人魚》的觀眾發放紅包,尤其針對三四線城市;後一個負責在格瓦拉平台上進行內容營銷,並推出促銷活動,為《美人魚》票房的火爆,添了一把柴。另外,浦發銀行信用卡還在格瓦拉、蜘蛛網、單車娛樂網推出1元購票活動,每個網站優惠限量購票各10,000張。

傳票房保底金額20億

《美人魚》票房前無古人,該片靈魂人物周星馳能從中賺到多少錢?此時不得不提到周星馳2013年的電影《西遊降魔篇》。周星馳當時跟華誼兄弟簽下發行協議,保底票房為5億元,但影片的最終票房為12.48億元,華誼則賺了2億,但周星馳的公司只分到了8000萬元。周星馳因此與華誼鬧上法庭,多年的合作夥伴算是撕破了臉。也許是吃了上次的虧,這次《美人魚》還是周星馳主動提出票房保底,但價碼翻了好幾倍。有傳言稱《美人魚》與發行方簽署了票房保底協定,保底金額為20億元。

按照正常的關係,票房中包含了稅費、發行等費用。按照常規的分配模式,一部電影的票房,首先要交稅(3.3%)和電影事業專項基金(5%)。餘下的錢中,7%歸院線(戲院的總指揮部),50%歸戲院,剩下的43%發行方佔12%。扣除以上費用,投資方能拿走總票房的34.7%(91.7%×43%×88%),減去演員片酬、製作等費用,才是純利。

既然是保底,那麼就會由發行方預先墊付票房,在這種情況下,不管電影的實際票房如何,投資方都會提前拿到收益。近年來很多國產大片都有保底,其中《心花路放》保底5億票房,《後會無期》保底3.5億票房,而這次《美人魚》直接保底20億票房,確實是幾家發行公司發起的一場豪賭!

不過,如果票房超過保底預期,那麼制片方將讓出很大份額的市場分紅,而不是一般情況下的12%。比如博納在《後會無期》超過3.5億票房後的部分可以拿到40%的分成。(更多有關「票房保底」可看這裡

《美人魚》具體的分賬協議外界難以知曉,但可以肯定的是:扣除院線分賬之外的錢,周星馳和發行方和和影業、龍騰影視和光線傳媒等都大有賺頭。

節錄四月份《信報財經月刊》Android揭頁版iOS揭頁版

原標題:《美人魚》收30億,揭星爺大賺絕招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鄭家榆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信報財經月刊』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