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尼亞小城的神奇旅館Hostel David

波斯尼亞小城的神奇旅館Hostel David
Photo Credit: 吳蚊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波斯尼亞小城Mostar,有一家有趣的旅館Hostel David。如果你要去,請到Hostel David幫我打個招呼。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維也納,住進了朋友的Airbnb。獨立的房間,很有家的感覺,朋友有空又會帶我到處走。有時旅行到一個地步,已經不想去任何景點,只想好好呆著,認識一些當地朋友,去市場巷子走走,從點滴中了解這個地方。這是我的旅活。

想寫一間hostel的故事很久了,它不是民宿或Airbnb,但裡頭的人卻有著這種熱情,是個溫馨的地方,讓人想一再回去。

大花園與大傻狗

前年的冬天,又是拍攝節目完畢後 (話說,歷時兩年,港台節目城市探險今年六月終於要播出了!),我留在波斯尼亞繼續一個人的旅程。在薩拉熱窩之後,我到了小城Mostar。夜晚下巴士後,找不到原本已預訂好的旅館,天黑不好看路,就隨便在附近再找一家。小巷子裡有幾間,有職員剛好出來看到我,問我要不要住。

我一個人背住兩個大包,還是回她,要先看一下。出門在外,旅館就是半個住家了,尤其我喜歡長待,所以有些要求。往前走一點,看到一個開揚的大花園,裡面還有一隻大傻狗。就選定了。

一進門沒見到人,打了招呼,有個帶鴨舌帽的男人半睡半醒出來歡迎,還立刻煮水泡茶給我。我說不用了啦,他說:「My queen! 這是一定要的!今天晚了,我明日再介紹這地方給你。你先去選個床位休息。」雖然是多人間,但房子裡面空間很寬敞,有兩張大桌子,還有個洗手台。雙層床是木製,也夠大張,中間放張梳化和花紋大地毯。感覺舒服。

My queen! My King!

早上起來梳洗後到公共大廳,「Mun my queen! 請問你喝茶還是咖啡?」「嗯,咖啡吧。」「My king ! 那你呢? 我是這裡的雜工清潔工,反正什麼都是我哈哈。你們每個人都我的貴賓,所以我要這樣稱呼你們。」是個非常有趣的人。

這間小小的hostel,公共空間其實只是個小小的廚房,放了幾張梳化和凳子。但異常有家的溫暖,所以各人一天旅程完了都喜歡來這坐著,聊聊天。我一開始也在這認識了一些旅人朋友,有打工渡假後開始旅程的台灣女生,和一個背包日本男生。

通常在Mostar,很多人都當是個中轉站只留一天,但我很喜歡這小城,所以住了好多天。古城有名的石橋,在波斯尼亞戰爭中被爆毀,後來重建。這裡的市中心,跟首都薩拉熱窩一樣,建築物的外圍都充滿子彈洞,而且有更多破落與廢棄的大廈。

IMG_5889-1024x768
Photo Credit: 吳蚊蚊
地上的破舊彈殼
再回Hostel David

但小城物價便宜,日頭天氣也宜人並不太冷。秋冬紅葉包圍小橋流水,回旅館又有Stephen在攪笑。所以在黑山與克羅地亞之行後,我又回到Mostar,回Hostel David去 。

我那時沒有先說,回去時Stephen見到我,還真的跳了起來。再興奮大叫老闆來接我。兩個人見到我像十年沒見的老朋友,笑到臉都紅了。兩個神高神大的男人,反差有點好笑。然後那次,才是我第一次見到了老闆。那老闆叫David 嗎? 原來是老闆兒子。

我再回去住,老闆特別高興,不斷說了好多次謝謝。中午煮好了波斯尼亞菜,請我去樓上的家,跟他和David一起吃飯喝酒。

本來是淡季,但可能是物以類聚,旅館的人愈來愈多。有香港來的兩個男學生,長住在薩拉熱窩的韓國朋友,剛畢業的年輕台灣女生,還有一個長捲髮的內地男。那時他的環遊世界之旅才剛開始,而現在,兩年過去,這個人仍在路上,常看到他更新在非洲部落的照片。

城市探險

這一行人組成了個旅行小隊,跟Stephen到處走,他帶了我們爬入一間荒廢的銀行。戰爭時,狙擊手就躲在這高樓向下面的平民開槍。因為之前拍攝節目,一名士兵教過我,所以我眼利發現,這樓還有很多戰時留下來的子彈殼。

延續「城市探險」,Stephen和我跟大伙講了這裡的一點歷史。原來很多人來觀光,看到牆身上那麼多孔洞與破爛,卻從沒想去了解它們到底是什麼。城市探險就是這麼一回事,這裡沒有博物館,沒有官方解讀,透過破落的建築物,主動發掘與觸碰有關這個城市的歷史,尋找自己的答案。才更深刻。無論旅行與生活,都如是。

站在銀行的天台上俯瞰這個美麗又滿目瘡痍的城市,或許各人都多了一份想法。

銀行天台-1024x768
Photo Credit: 吳蚊蚊
銀行天台

老闆也非常高興,因為這一群旅人聚合一起後,就一起待了下來不走。他開車帶我們去山上的一間清真寺,也請眾人吃了一頓地道的本地菜。後來更有趣的是,來了一堆青年旅館的老闆,因為附近開歐洲的青旅年度大會,他們便聚了一起 ,住在了別人的青旅。我們一行十幾人一起行動吃吃喝喝,晚上在花園,跟大傻狗一起喝酒聊天,好不熱鬧。

打邊爐與李小龍

有天我興起,因為晚上天氣凍,出來都一個多月了很想念香港的食物,提議不如打個邊爐?我們自己在超市買了肉和菜,在青旅的小廚房煮熱湯大吃火鍋。本來一眾外國人都沒興趣,對他們來說共吃一個火鍋太新奇,但嗅到香味四溢卻全都走出來,叫我們分他一份。

外國人真的少有打邊爐的經驗,見到滿桌食物,隨便就把生的夾進碗裡。「不是呀。要先把生肉放進熱鍋裡,熟了再把肉和熱湯拿出來吃。」邊煮邊吃才是打邊爐的精粹啊。外面寒風呼呼,十幾人的火鍋,擠在小小又溫馨的屋子裡,冒著熱。其中一個青旅老闆說,打邊爐實在太amazing ! 以後要在自己的青旅弄一個,肯定要大受歡迎。

總之在這個小小的黃色花園裡,一下子可以遇到那麼多有趣的旅人朋友,是很難得的緣份。我想是Stephen和傻狗的魅力,把人們都聚合起來了。Hostel David成為一個旅人碰頭的地方,而不只是一間酒店與床位,過後即走,而留得住裡面的人心。

stephen-e1464056374997-768x1024
Photo Credit: 吳蚊蚊
Stephen與李小龍像合照

Stephen的瘋狂與熱情,每個住過旅館的人都會在網上留言好評。有時他喝多了會跳舞唱歌,又會打功夫。據他所說,原來李小龍不單是聞名世界的武打英雄,更是Mostar在戰爭時的精神領袖,鼓勵當地人不要放棄。在荒廢的銀行前面,立了一座李小龍像。

離別

人來又人往,總有離別的時候。隨著人們陸續散去,我也要回家了。我坐巴士離開的早上,幾個朋友來送別。大家又聚在小小的廚房,喝咖啡喝荼。我跟Stephen 道別,他突然嘩一聲哭出來,躲到房間,有點淒慘,坐在凳子上嚎啕大哭像個小朋友。我想不全是為了我們這些人,只是那麼多的離別,令他回想起傷感的事情吧。

我們哭的,原來從不為了電影裡面別人的故事,那都是自己的眼淚,這個,我都懂。旅人朋友之前說,怎麼會有Stephen這麼開心的人呢,我那時並不這麼覺得。

還有老闆與David,我從沒見過女主人。當然也沒去過問原因。

有時看起來愈是瘋狂,愈是高興直接的人,可能是為了隱藏裡面更多的悲傷。沒有那麼多的快樂,又怎麼與那些哀傷共存呢。沈靜之時,深不見底的眼眸裡,都有自己的執著。叫人看了,覺得那些笑臉,都有些心痛。

傻狗不吃肉,在吃紅蘿蔔。跟第一次見到我時一樣,到來與離別,牠都翻開一張粉紅肥肚皮向我撒嬌。

如有機會請幫我打個招呼

他們叫我有空一定要回去,在門前向我揮手。

相比現時正在進行中的東歐之行,幾乎沒有認識到什麼深刻的新朋友。他們都為喝酒和派對而來,就沒有什麼好聊的了。

旅行途中遇上那麼多的人,我們都是別人生命中的過客。面目模糊也許沒有什麼不好,但這個神奇黃色花園裡面的人,總叫人深刻,而在彼此的生活裡成了一種值得回憶與紀念的裝飾。那麼多的故事各自精彩。自然而然,好些朋友都還有在網上保持聯繫。

最近有人問起我南歐旅行的事情,我想說Mostar是個好地方,非常值得多待一陣。夏天有彩色叢林包圍藍色的河水與石橋,紅色夕陽無限好。如果你要去,請到Hostel David幫我打個招呼。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刊於作者富衛博客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歐嘉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layout.lifestyle』文章 更多『吳蚊蚊』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