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型正義不是只有清黨產而已,「除垢法」才是彰顯正義的途徑

轉型正義不是只有清黨產而已,「除垢法」才是彰顯正義的途徑
Photo Credit: 共生音樂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的轉型正義,賠償了受害者,政府道了歉,現在要清國民黨的黨產,猶如一計又一計的擦邊球,卻從來沒有直搗核心,找出加害者為過去負責、道歉,並且對其進行懲罰、審判。

文:檸檬小姐

新政府上台後,轉型正義成為熱門話題。蔡英文總統在就職演說中承諾,3年內完成轉型正義調查報告,民進黨立院黨團也在本會期積極推動《促轉條例》和《不當黨產處理條例》,執政黨動起來,向全民宣告落實轉型正義決心。

在台灣,轉型正義談得最多的,又以不當黨產的追討為主。這要歸因於國民黨長期利用不當黨產,作為其鞏固地方派系利益的手段,培養了盤根錯結的地方黑金網絡,對社會造成了顯而易見的負面影響。但是,追討不當黨產只是轉型正義所要處理的其中一環而已,轉型正義是個龐大的世代工程,其複雜程度絕非單一議題即可概括。

台灣自1987年7月15日解嚴至今,已近20年之久,其間經歷三次政黨輪替,轉型正義卻仍在起步階段。民進黨在2016年總統大選獲得全面勝利,行政、立法一把抓,轉型正義的實踐終於露出曙光,但即使擁有絕對優勢,民進黨口中的轉型正義仍屬保守,無法直搗核心,處理台灣轉型正義最根本、最欠缺的一環—加害者的處置。

在轉型正義成熟的中、東歐國家,如何處理加害者是轉型正義議題的關鍵核心,「除垢法」也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應運而生。除垢法是中、東歐國家轉型正義的重要法令,針對前共產黨統治之下,曾經策劃參與迫害人權的主犯及其共犯,在新的民主政權之下,限制其參與部份公職及重要職務的權利。

這些職業涉及的範圍,包括競選公職的政治人物、從事政府工作的公務人員、司法機關要職、學術界高層、媒體界高層等,目的是要清算加害者,並讓新的民主政權與過去威權獨裁政權劃清界限,彰顯不會重蹈覆轍的決心。

最近一個將除垢法作為轉型正義主軸的國家是烏克蘭,作為歐洲大陸與俄羅斯地緣政治的交叉點,烏克蘭在1991年重獲獨立之後,仍然活在俄羅斯大國的陰影下,在是否舉行轉型正義之間搖擺不定,政治權力也多由前共黨高層把持,直到2004年「橙色革命」之後,情況才出現轉變。當時親西方的尤申科上台後,受到了許多阻撓,前共黨以強大的黨政媒機器,對尤申科進行鋪天蓋地的抹黑,使其執政之路走得顛簸,最後黯然下台。

但也正因為前共黨追殺政敵亳不手軟,烏克蘭民眾開始正視轉型正義的重要性。2015年5月,烏克蘭終於推出了首部除垢法。根據烏克蘭除垢法規定,所有以列寧史達林克拉拉·蔡特金等含有共產印記的街道名稱,都要重新更名,此外,也禁止納粹和共產黨的標誌及其思想,違法者一律處以5至10年有期徒刑。同時,過去曾替共產黨以及特務機關服務,涉嫌製造冤案或曾鎮壓民眾者,5到10年內不得擔任公職。

無論是統一後的德國、捷克、斯洛伐克、波蘭,以至於晚近才推出除垢法的烏克蘭,歷史經驗告訴我們,轉型正義沒有落實,民主鞏固就無法達成。轉型正義需要決心及勇氣,想要鄉愿的討好所有人,最後必會落得徒勞無功。

台灣的轉型正義,賠償了受害者,政府道了歉,現在要清國民黨的黨產,猶如一計又一計的擦邊球,卻從來沒有直搗核心,找出加害者為過去負責、道歉,並且對其進行懲罰、審判。沒有加害者的轉型正義,永遠無法彌補受害者及其家屬心中的遺憾,期待小英政府鼓起勇氣,還給台灣在威權時期的受害者們,一個遲來的公道。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