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榮背後的污染與不堪,他們用健康與人生為我們承擔:拆船工人的血淚悲歌

繁榮背後的污染與不堪,他們用健康與人生為我們承擔:拆船工人的血淚悲歌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孟加拉依靠拆船工業來維持國內的鋼鐵需求,共有3萬名工人受雇於此;在孟加拉的吉大港市,則因拆船業而產生連綿20公里的受汙染海域。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我們沒注意的角落,迫切需要工作的人們鋌而走險,從事世界上最危險的工作——拆船。

在孟加拉的吉大港,放眼望去盡是各種大小的廢棄船隻,停泊在140家類似的拆船廠之前。全球海運業景​​氣持續低迷,老舊船舶的獲利能力大幅衰退,只剩下鋼製的船身還有利用價值,使得每年約有250多艘船隻來到這裡等待拆解。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孟加拉吉大港市的海邊,擠滿了等待被拆卸的廢棄船隻;如今這裡危險而高汙染的工作環境,已受到全世界的注意。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這些船舶在建造當初,為了能承受地球上最惡劣的環境,往往以有毒的材料建造,例如石綿和鉛。若在已開發國家拆解船隻,處理過程需要較嚴格的監管,成本高昂;因此全世界的拆解工作大多在孟加拉、印度、印尼、巴基斯坦和中國等開發中國家進行,這些地方人工便宜,而且幾乎沒有規範。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拆船工人們拖著一條5000公斤重的纜繩,準備用它將拆解下來的零件拖往岸邊;他們的身上沒有任何的防護裝備。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孟加拉拆船廠業的豐厚利潤,都是回收每艘船90%以上的材料所換來的。船廠會先由交易老舊船隻的國際仲介手中購得一艘報廢船,在船隻開到廠區停放後,先抽出船身中的殘油、有毒爛泥等化學廢物,再拆掉艙壁,緊接著就是開始回收的時間了。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Sopiah和她的朋友作在印尼的拆船廠邊蒐集地上的廢鐵,每收集100公斤的鏽鐵,她就能賺到兩塊美元。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船上的每一個部分,包含纜索、鋼材、發電機、煙囪、推進器救生艇、艙梯、水槽、廁所,甚至是燈泡等各式各樣的機械零件,都會被拆船工人無所不用其極地卸下回收,轉售給廢料交易商。在船被拆到只剩下鋼製船殼以後,這群來自孟加拉最貧困地區的工人,便會用乙炔炬把殘餘的船身切割成片,再將它們燒熔並軋製成建築用的鋼筋。

完全沒有安全保障的拆船工人,為我們承受著經濟發展後的疼痛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孟加拉的拆船工人冒著生命危險、赤手空拳地辛苦工作,燃燒中的廢棄物與石綿讓他們暴露在罹癌的危險之中,然而每天能獲得的酬勞卻只有區區1.6美元。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根據孟加拉的「社會活動年輕力量(YPSA)」的負責人穆罕默德.沙辛表示,大多數的工人完全沒有防護裝備,他們赤著腳工作,而起重機、升降機或者機動滑輪在使用前幾乎沒有經過任何強度測試;同時,每年從歐盟送往孟加拉所有拆船場的報廢船隻,就帶有多達130萬噸的有毒物質,為工人帶來了無法評估的健康風險。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孟加拉的拆船廠僱用許多童工,他們會堅稱自己已滿14歲,以避免觸犯法律。年紀小的工人在這裡很受歡迎,因為他們不清楚工作的危險性,同時身手俐落,能進入船隻最深的角落。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沙辛表示,「船身氣槽中殘餘氣體爆炸是工廠事故發生的主要原因,其他像是高空墜落、掉落的鋼筋和觸電也讓工人危機重重。」同時,長時間和重油、潤滑劑和油漆接觸,更讓數近千名工人罹患了呼吸系統疾病和事故。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巴基斯坦的拆船工人們正被吊起,送往船上進行拆除作業;毫無保護措施的吊板讓他們看起來身歷險境,而一天卻僅能賺4塊美元。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儘管數據難以驗證,但吉大港的監督組織表示,過去十年間已有將近數百名工人因拆船事故而死亡、傷殘和中毒,其中許多人都來自孟加拉最貧困的地區。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多數拆船工人都赤腳行走在工地,讓他們的腳上沾滿了油漬與汙泥。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這些拆船廠平均每周都有一名工人死去,每天都有一名工人受傷,但似乎沒有誰真正在意。因為拆船廠主們根本不愁找不到工人,缺了一個,就會有十個自動等著頂替,而政府則在收了稅之後就坐視不管。」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午餐時間,巴基斯坦的拆船工人們擠在拆船廠附近狹小陰暗的食堂裡享用午餐。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孟加拉以外的地區,拆船工人的境遇一樣不好。巴基斯坦光是2011年就有超過20個拆船工人意外身亡,另有150多人受傷;而在印度的阿朗港,自2001年以來,共有173名工人因拆船時的爆炸與遭空中掉落的鋼鐵零件砸中而身亡。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自1971年拆船廠出現在孟加拉起,這裡的環境衛生與工人安全便不斷遭受侵害。然而在拆船工人的處境逐漸受到國際重視的同時,他們卻被拆船廠主警告不准提起任何事故。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休息時間裡,拆船工們窩在沿著拆船廠周圍發展出來的貧民窟中休息。 許多工人身上帶著因切割鋼板而留下的鋸齒狀疤痕,他們把它稱為「吉大港刺青」,其他的人不是缺了手指頭,就是有幾個瞎了一隻眼睛。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印度婦女們在汙泥中蒐集拆船後遺留下的鐵條。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在孟加拉之外的印度,光是報廢船隻上拆下的回收廢鋼,就可以滿足印度國內9%的鋼鐵需求。去年春天,印度廢船回收公司Oriental N. Priya Blue便以1,600萬美元,購入了造成1989年美國史上最大漏油事件的油輪克森瓦爾迪茲(Exxon Valdez),卻也引起了環保人士的抗議。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一名印度婦女努力彎曲著好不容易收集來的鐵條。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儘管高利潤讓拆船變成一門好生意,但仍被視為一項破壞環境的危險行業。即使印度在工地安全與環境保護上,比孟加拉有更多具體措施,去年10月印度阿朗碼頭仍傳出6名拆船工人不幸喪生的意外事故。

歐盟遲來的正義與不買單的拆船業者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光是1997年到2003年,孟加拉就有297名拆船工人死亡、600人受傷,事到如今,他們危險的處境一樣沒有改變。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然而世界各國並非完全置身事外,歐盟日前頒布了一項法規,要求登記在歐盟旗下的船隻只能在符合新環境標準的拆船廠裡進行解體,以保障拆船地的環境與人員安全。然而,若沒有大規模投資,孟加拉或是印度等地的廢船拆解中心,恐怕沒有幾家能滿足歐盟的標準,這項法規也因此被拆船商人批評,嚴重危害了發展中國家的經濟。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一位母親在一場拆船事故中,失去了她的兒子;他們始終無法瞭解,為什麼這些事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面對各界的批評,拆船業者堅持工地的情況已有大幅的改善。

「我們一點東西都不會浪費,每艘廢棄船隻都將為孟加拉的建設做出貢獻。」孟加拉國拆船業聯合會(BSBA)秘書長納茲木爾.伊斯拉姆指出,「我們正在安裝現代的設備,嚴格遵守國際法規,更為工人建起了一座有150個床位的職工醫院,同時也擁有合法的焚化爐、分離器和石綿存儲設施;和三年前相比,情況已經好了很多。」

然而歐盟環境委員會委員賈內茲.珀托尼克則持保留態度,他指出:「儘管船隻回收方法有了改進,然而許多設施仍在危險性和破壞性極大的情況下運行,並未達到歐盟規章中尊重工人與保障環境健康的要求。」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拆船工人的身體與土地,為我們承受著巨大的破壞與危險,而我們卻從未試著看清楚他們被掩蓋在灰污下的臉。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拆船為發展中國家帶來的利益,使它聽起來像一門好生意,直到我們想起滲入泥土中的毒物,以及因事故過世的拆船工人留下的寡婦與孩童。」非政府組織「拆船平台」的行動人士穆罕默德.阿里.夏因表示,他們理解自己的國家迫切需要拆船創造的就業機會,只是必須以更乾淨、安全、友善工人的方式進行。

在西方,你們不會讓人們在海灘上拆船,以免汙染你們的國家;然而為什麼貧困的工人冒著生命危險在這裡處理你們不要的船隻,就沒有關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