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皮下的狼?:跨性別者使用廁所的權力

羊皮下的狼?:跨性別者使用廁所的權力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北卡羅萊納州 、阿拉巴馬等州紛紛通過了所謂的「反跨性別浴廁法案」,強迫跨性別族群必須依照「出生證明上的生理性別」如廁,這項法案造成極大爭議,在紛爭之中,究竟誰才是批著羊皮的狼?

美國北卡羅萊納州 、阿拉巴馬等州紛紛通過了所謂的「反跨性別浴廁法案」,強迫跨性別族群必須依照「出生證明上的生理性別」如廁,否則將會被視為違法行為,在阿拉巴馬州甚至最高可判坐牢半年,以德州為首的11州聯合提告,打算推翻歐巴馬保護跨性別學生如廁的政策。

反跨性別浴廁法案的支持者,往往宣稱「保護婦女與兒童」,無視於這番說詞有污名化跨性別者的疑慮,甚至預設跨性別者為「性罪犯」。儘管他們不斷強調是針對「男扮女裝的戀童者與偷窺狂」,這種大張旗鼓解釋,只是徒增社會恐慌。

台灣雖然沒有國家法律硬性規定跨性別者應該要依照生理性別或法定性別如廁,但時常可以看到跨性別者如廁遭到騷擾、驅離與舉報等新聞,跨性別者只是想要正常如廁仍有諸多阻力。

「誰」的安全?

由於跨性別女性的女性認同、女性表達、女性外貌及陰性特質,受到的歧視、騷擾與暴力並不少見。美國大學協會統計,面對性侵害和騷擾,僅有26.4%的跨性別學生相信校方會就事件作出公正調查,這個數字遠低於一般性別學生。這種對跨性別與女性交織的雙重歧視,不但讓跨性別者面臨更高的風險,受害的跨性別者也更難以尋求協助。

強暴、偷窺的擔憂也同為跨性別女性所承受,將跨性別女性驅逐出女性廁所,只是將風險轉移至跨性別女性,這種決策背後呈現的是未經驗證的決策方式,以及赤裸裸的歧視,甚至跨性別者的如廁選擇只有侵害與被侵害兩種,不僅違反常識,也缺乏立論基礎。

性別友善廁所
Photo Credit:成大性平會提供

如果這種決策是基於女性擁有「不受恐懼的自由」,那麼不正式明擺著的性認同歧視。莫非跨性別女性不會有受暴威脅以及受暴恐懼?還是說,跨性別女性因為部分生理特徵,所以得承擔不受承認的代價?無論如何,這種做法背後的意識,聽起來都彷彿在說:「跨性別女性不是女性」。

空間、性別與權力關係

還有個問題必須釐清,反對者聲稱,順性別女性可以因擔憂,阻止跨性別女性使用女性空間。這實在相當令人感到詫異!「跨性別女性害怕被強暴,想要使用女性空間」跟「害怕被跨性別女性強暴,想要隔離她們」,並不是同一件事情,前者是爭取弱勢群體被空間保障的權利;後者則是在空間中排除無辜弱勢群體的壓迫行為。

可以參考的是,性暴力是性別不平等所造成,是「權力關係不對等」的結果,順性別女性相對於跨性別女性擁有「順性別特權」(cisgender privilege),尤其是在女性空間中,順性別女性握有較多的空間權力,若將排除跨性別女性合理化,這些行徑將會更加泛濫。

這些隱憂和歧視在現實生活中不斷出現,跨性別者在公共空間遭受侵害騷擾屢見不鮮,加害者也不乏有順性別女性,證實跨性別者在社會中相對弱勢,且多數性暴力犯罪為男性所犯,與處於社會弱勢的跨性別女性無關。社會大眾應認知到:跨性別女性是需要受到保護的群體,而不是侵入者或潛在暴力罪犯,在女性空間及資源的使用上,沒理由被拒於門外。

排跨傷害所有女性

女性作為一個群體,個人或群體遭遇的案件,象徵了所有女性的共同處境,當跨性別女性因部分性別特質受到排擠,也代表所有女性都有可能被這麼對待,甚至稍顯「中性」都有可能遭到質疑而受害。美國曾有順性別女性在賣場廁所遭到恐跨歧視傷害的血淋淋案例。若認為這樣的案例相令人髮指的話,便該思考這是跨性別女性經常面臨的困境。

LGBT Rights Massachusetts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今年6月,美國麻州議會就跨性別權力法案進行辯論,圖為議會內的「男性」工作人員專用廁所。

反跨性別浴廁法只會使對女性的騷擾及暴力更加橫行,並提供一個正當化的理由。試想,若女性連正常如廁都必須經過「檢查」,輕者只是擾民、耽誤本就相對冗長的女性如廁時間;重者則是侵犯女性的隱私,包含各種身分證件,甚至是身體隱私部位,而且可能不只是執法人員可以如此,而且可能連一般民眾都能以此名義如此,即使是報警處理,也是羞辱和困擾。

我們都知道有時女廁大排長龍,尿急的女性會跑去使用男廁,還有媽媽帶兒子、爸爸帶女兒等狀況,在反跨性別浴廁法的邏輯下,這些女性都可以被男性以「制止現行犯」甚或「正當防衛」為由,施以騷擾及暴力。美國一名父親在逛大賣場時,只因為想在身邊照護稚齡女兒,而帶她在男廁如廁,因此受到暴力攻擊。此事件受害的不僅是該名父親,也包含受該名父親照護的女孩。種種的騷擾及暴力,都可能因為反跨性別浴廁法案而遭到合理化,即使受害者可以主張遭到傷害,也要面對法律阻力與社會羞辱。

法案消耗性暴力防治資源

保守派的滑坡主張認為:「只要跨性別如廁受到保障,那便不能舉報任何男扮女裝進女廁的偷窺、偷拍等性犯罪了!」這種說法似是而非,事實上性騷擾防治、性侵害防治相關法案與侵犯性自主之刑責都沒有因此廢除,刑案犯罪者一樣面對刑責裁罰,受害者也依舊可以申訴及尋求救濟。阻止跨性別正常如廁,性犯罪依舊猖獗不已。何況根本沒有法律依據,可以阻止人們正常如廁,就算是穿女裝的男人上女廁。

LGBT One School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反跨性別浴廁法案更無故消耗了警政、司法的資源,在與性暴力防治無關的議題上打爛仗,卻無視實際需要的:加強社會安全網、反針孔偷拍檢測、廣設求救鈴、隔間隱私設計等等,社會資源應投注在真正能保護、培力女性免於性暴力威脅的事務上。

推動性騷擾立法的女性主義法學家凱瑟琳.麥金儂( Catharine A. MacKinnon )曾指出「『男人』在女廁」或「淋浴間的『男同志凝視』(the gay gaze)」都是保守右翼的慣用手段,前者的目的只是要讓女人距離主張自身平等權利更遠。

揭穿保守派分化性別弱勢的手法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