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一條社會掩蓋厄運的遮羞布,剝奪人認領良心的機會

Photo Credit: World Coalition Against the Death Penalty CC BY SA 2.0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鄭捷的捷運隨意殺人事件,除了引發國人對公共安全的思考外,另一個層面的思考點就是死刑的議題。先說,我本人是不贊成死刑的,一個所謂『罪大惡極』的人,一旦從事喪心病狂的行徑,對自己的生死絕對是毫不猶豫的。

此外,要一個對殺人衝動毫無節制的人,卻要忍受一輩子的牢獄之災,他們恐怕認為死亡才是種解脫。

前段時間,就在太陽花學運鬧的沸沸揚揚的當下,我們的法務部突然宣佈執行死刑。其中幾位受刑人,死前的呢喃不僅是恐懼而已,而是為何要等那麼久才辦。試想,一個無嚇阻人犯罪的刑責,真能減少犯罪嗎?

一個人之所以會犯下滔天大罪,背後有很多因素要考量,社會層面、家庭層面、國家層面、甚至靈魂層面。對佛家而言,能夠得人身,是累積好幾世的福報,如果斷然了結一個人的性命,亦是剝奪靈魂多世以來的進化契機。

一槍斃命,了結受刑人往後的成本,的確讓社會的重擔輕了些,也卸下受害人家屬的內心壓力。但金錢成本無法讓社會正視犯罪的共業問題,也剝奪受害家屬原諒的機會。

前幾天因鄭捷的事件,再度看了一遍《刺激1995》,其中男主角安迪,因為一起不是他策劃的命案而鋃鐺入獄。被害者就是他的太太與通姦者。當時他的心中充滿怨恨,也曾拿槍幾度試圖親自扣板機,最後還是沒執行。

但命運之神還是讓安迪蹲了20多年的黑牢。多年後,監獄中來了一位瞭解安迪清白的小伙子,告知安迪真正殺手的來龍去脈。安迪突然充滿無限希望。但幫典獄長洗錢多年後,這位貪官怎可能輕易放虎歸山,讓安迪在外將醜事抖出。

最後典獄長將小伙子槍殺,安迪則被關入破紀錄的兩個月禁閉期,放出來後不成人形。好友瑞德(Red)問他感受,安迪回:

『其實是我殺了她(太太),雖然我沒親自扣板機,但我確實將她趕走。我倆在相處的多年中,我從未敞開自己的心房示愛,我老婆常說我像本闔起來的書,我同意,但我愛她,只是不知如何表達而已。』

瑞德:『對!但你不是個殺人犯,頂多是個壞先生而已。』

安迪:『也許是厄運吧,它漂流在空中,總是會降落在某人身上,我只是倒楣,被染上而已。』

不知為何,這段對話讓我印象深刻。世事難料對錯,所有人在某種情況下,都很有可能被這股『漂在空中的厄運』給染上,只是因緣尚未成熟而已。但每個人的心中,都有著那個『不知如何表達的愛』,不允許時間沈澱,凡人是很難體悟自己的癡迷。

但死刑會剝奪一個人去領悟自己與生俱來的良心,不管這會需要多久,但如果相信是人都有人性,社會就要給受刑人機會去感悟。就像不管雨滴需費時多久,最終都將流入大海一般。尋找自己的天性,就跟雨滴尋找大海一樣,這是注定會發生的。

安迪在領悟自己的罪惡後,最後成功逃脫出獄,得到心靈與身體的自由。好友瑞德也在前40年,辯解多次失敗未果,最後因不再為自己辯護,坦承罪惡而獲假釋。而那自白就是:『我錯了!』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王大師論壇

Photo Credit: World Coalition Against the Death Penalty CC BY SA 2.0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王大師』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