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屎埔遭收地,香港政府沒有任何角色嗎?

馬屎埔遭收地,香港政府沒有任何角色嗎?
Photo Credit:EPA/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日馬屎埔村民遭收地,看起來似乎只是地產商與村民之間的土地糾紛,但其實政府應主動進行磋商,確保村民的居住權。

大概不少朋友在讀書的時候,都遇上選科的煩惱︰也許你和筆者一樣,喜好文史哲,或者熱愛藝術,希望選修這些科目,但家人、或長輩總是一句:「讀呢啲出嚟可以做咩呀?」彷彿要選修金融會計商科、或者醫學法律教育等「搵到食」的專業,才是王道。

其實也不難理解長輩們會有此想法,畢竟在樓價高企的今天,簡單的希望有片瓦遮頭,又的確必須要相當收入來儲畜首期、月供——或者,支付高昂的租金。

馬屎埔村民遭收地,在香港務農不易

我們活在這個香港,選擇往往被這種城市模式局限。然而,在越來越容易接收環球資訊的當下,我們又知道生活不止這些可能;其實,不少城市生活的必需品也源於大自然 – 是以務農、務漁等職業,本應屬我們的一個生活選項。不過在充滿土地問題的香港,要務農為生,實在不易。

例如近日馬屎埔村民遭地產商收地——於馬屎埔生活已歷數代村民不接受任何賠償,堅持不遷不拆,希望於原址居住,保持現有務農的生活;在村民和民間社會堅持之時,就於同一時間出現了輿論,將村民指為「租霸」,謂「收回土地,天經地義」云云。

事件似乎只是地產商與村民之間的土地糾紛,政府並未有牽涉其中。但政府真的沒有角色嗎?其實不然。聯合國《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經社文公約)保障市民的適足住屋權,《基本法》第39條訂明此公約亦適用於香港。

甚麼是住屋權、土地擁有權?

而適足住屋權本身,不只是有瓦遮頭,還包括尊重尊嚴、生計、兼顧居民生活方式、社區網絡、文化身分表達、免遭迫遷、言論自由、結社自由、獲取資訊和參與公共決策權。[1] 因此,市民原有生活方式和社區網絡應受到尊重,政府亦有責任保障。

至於是否一句「土地擁有權」,就足以當成令牌將租戶趕走?聯合國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委員會的《第四號一般性意見(1991年)》就指出,政府應對住房的使用權提供法律保障。

而「使用權」除了業權,亦包括「租用(公共和私人)住宿設施、合作住房、租賃、房主自住住房、應急住房和非正規住區,包括佔有土地和財產。不論使用的形式屬何種,所有人都應有一定程序的使用保障,以保證得到法律保護,免遭強迫驅逐、騷擾和其他威脅。」締約國應採取措施與受影響人士進行磋商。

港府未有支援村民,甚至帶頭遷拆

事實上出現同類情況的,不止馬屎埔,還有東北古洞、之前的菜園村等。這些村民都是希望不遷不拆、繼續務農,但政府不但未有出面,為村民與地產商磋商尋求一個雙嬴的出路,有時更是帶頭遷拆。即使村民願意原村安置,於重建新村時又面對重重困難而難以得到政府支援。

在本土農業日益受重視的當下,政府的土地政策卻仍只向地產商及發展商等大財團傾斜,而未能有效保障市民的不同生活方式——這除了是生活方式的選擇受限,我們對安全食物的選擇、閒暇的選擇,亦會受到「主流是唯一」的限制。然而,這真的是能讓我們真正滿足的生活嗎?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王陽翎(于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