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英宏聊《台北直直撞》:即使不能靠音樂糊口,我仍然戒不掉它

李英宏聊《台北直直撞》:即使不能靠音樂糊口,我仍然戒不掉它
Photo Credit:小日子/陳鴻文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做過工地主任與MV製片,人生轉了幾圈後決定走自己最愛的音樂路,復古戀舊,覺得90年是最美好的年代,新專輯《台北直直撞》。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口述:李英宏 aka DJ Didilong;撰文=林筑婷

在臺北生活近30年韶光,對這座城市累積的情感與回憶,不是片刻間便可傾訴完整的,所以我耗時一年半寫出《台北直直撞》這張專輯,不僅寫下臺北在我眼中的樣子,也是對過去的記錄。

求學時期我便開始寫歌,組過嘻哈饒舌團體、出過一次唱片,大學畢業後我並沒有繼續堅持音樂這條路,轉而從事工地主任;因為父親是藍領階級,小時候家境不好,看著父親白天工作,晚上還要輪值大夜班,用勞力與汗水換取金錢,讓我覺得出社會後也應該用自己的勞力賺錢,不能任性地只想走自己的路。

那些日子我倚靠更多創作去調劑工作的辛苦與疲倦,即使當時不能靠音樂糊口,我仍然戒不掉它,幸虧如此,才逐漸醞釀出這張專輯。

專輯中的歌曲大多以臺語為主,是我從小到大最熟悉的語言,有些人習慣用英文或國語詮釋嘻哈饒舌及電子音樂,但我發現用臺語創作不僅可以將故事表達得更淋漓盡致,也能讓聽的人感受到音樂獨特鮮明的個性。

我的音樂大多是貼近日常生活的創作。〈媽媽十塊〉是四歲時跟媽媽要錢買糖果要不成,便在一旁用唱的:「媽媽十塊、媽媽十塊、媽媽十塊⋯⋯」直到前陣子親戚提起這段有趣的往事,才促使我將這首歌完成;〈愛奴〉寫的則是身邊朋友反覆在每一段感情中陷落、受傷再陷落的過程,描述大都會中每個視愛情為全世界,為情所困的愛奴。

臺北直直撞
Photo Credit:小日子提供/顏社發行

如果說創作的本質就是不斷在每一次作品裡自我揭露與剖析,那麼〈打與罵〉這首歌寫的正是自己的童年。當時家境貧困,父母經常為了經濟問題起爭執,記得有次國小放學,我開心地坐在床緣玩手中的彈簧玩具,爸媽衝突的聲音在耳邊卻越來越清晰,我摀住耳朵卻還是失重墜入黑洞;加上他們工作繁忙,晚上需接著上大夜班。

回想過去,獨自躺在床上,在半夜漆黑的房間裡,所有感官知覺變得特別敏銳,一點聲響都會使我無法入睡,這樣的夜晚讓我感到不安、害怕。

成長過程中有段時期會不自覺想傷害別人,不論是行為或是言語,才發現原生家庭對一個人的人格養成有著根深蒂固的影響;所以我藉由寫歌的過程不斷檢視自己,與自己對話,直到完成這首歌後,才對那段傷害別人的過往感到舒坦一點,與過去的自己和解。而後我開始努力改善家中氣氛,學習與父母親溝通,增加互動,用我的創作與音樂填補過去的遺憾與不足,釋懷心中的陰影。

本文獲小日子授權刊載,原文刊登在此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小日子』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