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蘭多槍擊案:恐同與恐伊斯蘭的雙人舞

奧蘭多槍擊案:恐同與恐伊斯蘭的雙人舞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正是為了遏制暴行還有針對所有受壓迫群體的暴力,我們才需要去探尋個體暴行背後的結構性暴力和社會根源,去看到那些被帝國和主流媒體遮蔽的生命、歷史和艱苦卓絕的鬥爭。

Teresa Gutierrez,世界工人黨的競選經理人聲明:

作為一個墨西哥裔的女同性戀,我為Pulse酒吧罹難的LGBTQ兄弟姐妹感到心情沈重。但是針對慘案,我責怪這個體制,而非槍擊者個人。要怪就怪川普種族主義言論、歐巴馬大規模驅逐計劃、希拉蕊的戰爭機器。

穆斯林可以是「酷兒」嗎?

我們都司空見慣了,一旦有穆斯林行使任何暴力犯罪,整個宗教信仰還有所有的追隨者都會受到質疑。這種情況並不會發生在其他宗教上面。為恐怖主義道歉並發表聲明說這不代表伊斯蘭信仰成為了千千萬萬穆斯林社運團體的日常工作。然而,主流媒體中,這苦口婆心聲明的「新聞價值」比不上伊斯蘭國的隻言片語。我們越是只能從主流媒體看到關於伊斯蘭國殘害同性戀的報導,越是容易相信這就是伊斯蘭的全部。伊斯蘭竟然會允許酷兒存在?

事實上,在中東地區漫長的歷史和寬闊的地域中,性別絕非男女二分,性也絕非僅限於異性之間。男/女性別的絕對二分與嚴格的反同出現於19世紀西方殖民統治之後,並成為法典、逐漸被塑造為「傳統」的一部分。「穆斯林天然反同」論也是靠徹底刪除這段歷史記憶才得以成立。

AP_16166046819070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6月13日由Muslim American Women's Policy Forum所舉辦的悼念活動。

槍擊事件後,全美的穆斯林團體紛紛譴責這次槍擊。佛羅里達伊斯蘭協會主席和伊瑪目表示這次槍擊事件「禽獸不如」。在華盛頓一個緊急召開的記者會上,全美最大的穆斯林民權倡導機構「美國-伊斯蘭關係」委員Nihad Awad對ISIS譴責道:「他們不能代表我們,他們是異端是非法的。他不能為我們的信仰代言,1.7億人已經團結起來拒絕他們的極端主義和無意義的暴力。」

平權組織「穆斯林倡導」發表聲明:我們為今晨奧蘭多發生的槍擊事件感到恐懼和悲痛。我們的心和禱告同受難者的親友站在一起,和全國美的LGBTQ社群站在一起。LGBTQ社群在最困難的時光同美國的穆斯林站在一起並肩作戰。我們共同抵抗仇恨、暴力和對整個社區的妖魔化。今天我們和LGBTQ社群團結一致。你們的悲痛就是我們的悲痛。你們的憤怒就是我們的憤怒。我們是一家人。

Sabiha Basrai,一名穆斯林女士在臉書上表示:「齋月裡,讓我們為酷兒解放站出來。與奧蘭多團結一致」

「穆斯林性與性別多元聯盟」,一個致力於為LGBTQ穆斯林賦權的團體,於12日發表聲明,指出:

這項悲劇不能簡單的歸結為LGBTQ社群和穆斯林社群之間的對抗。作為LGBTQ穆斯林,我們知道千千萬萬人生活在LGBTQ身份和伊斯蘭身份的交叉當中。我們希望美國人民可以抵制分裂和仇恨的力量,反對同性戀恐懼的同時也共同抵抗伊斯蘭恐懼和針對穆斯林的偏見。讓我們記住,許多的異性戀穆斯林一直以來都是穆斯林性小眾的堅實同盟。

當主流媒體裏鋪天蓋地都是論證伊斯蘭、恐同和恐怖主義關係的信息,當我們對酷兒穆斯林人群具體的生存狀態和現實鬥爭一無所知,這些站在運動第一線要求正義的團體聲明即使被傳播,也會迅速被打上「白左聖母婊」(指白人中心左翼和偽善)的標籤。邊緣酷兒對平等的基本追求,很快變化被認為是偽善的政治正確,淪為鍵盤俠嗤之以鼻的對象。

AP_332220752088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恐同」和「恐伊斯蘭」成了「同性戀民族主義」歷史中的矛盾體。一方面,透過單方面強化伊斯蘭的「反同本質」,「恐伊斯蘭」的情感被傳播來合法化今天的帝國侵略。另一方面,1980年代之後,隨著中東地區遭受到越來越多的西方軍事襲擊,西方世界也越來越多的以「伊斯蘭反同」為名合理化自己的侵略,「反同」成為了「反西方」的同義詞。「恐同」的情感被征用來凝結所有反西方的社會力量,並且成為極端組織有力的心戰武器。

依賴恐同和恐伊斯蘭的雙人舞關係,一種普世的、白人(本土)中心的、中產消費、家庭美滿的「陽光好同志」成為新時期西方公民身份的組成部分。伊斯蘭酷兒和有色人種酷兒的生命和他們風起雲湧的鬥爭被棄置於邊角,就像從來沒有存在過一樣。他們不值得被記憶,也不值得被 「哀悼」。

當然,這不是為了比賽誰更慘。也不是為槍擊罪行找理由開脫。正是為了遏制暴行還有針對所有受壓迫群體的暴力,我們才需要去探尋個體暴行背後的結構性暴力和社會根源,去看到那些被帝國和主流媒體遮蔽的生命、歷史和艱苦卓絕的鬥爭。古巴穆斯林活動家Peña說道:

在神聖的齋月裡,穆斯林要向所有的人道示以善意,所以讓我們不要為暴力所操縱,因為這些暴力指向的是和我們一同反抗資本主義的工人階級,這些暴力嗜的是資本主義敵人的血。讓我們團結在一起,讓我們和穆斯林社群聯結起來,說「As Salamu Alaykum! 願和平與你們同在!」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李牧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