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歲退伍軍人申請改變性別獲批 成美國首位法定「非二元性別」人士

52歲退伍軍人申請改變性別獲批 成美國首位法定「非二元性別」人士
Background Photo Credit: nathanmac87,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上星期,美國奧勒崗洲法院宣佈栽決,將52歲的Jamie Shupe原為「女性」的性別改為「非二元性別」,使Shupe成為美國首位被法律認可的非二元性別人士。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彭紫晴

現年52歲的Jamie Shupe是一名退伍軍人,於美國南部的馬里蘭州長大,現居俄勒岡洲。他在出生時被列為「男性」,退役後其性別被列為「女性」。及後,Shupe決定向自己所屬的法院請願,要求法律可確立第三性別人士的身份。

美國首位合法「非二元性別」人士

上星期,美國俄勒岡洲法院栽決,將Shupe原為「女性」的性別改為「非二元」(Nonbinary,即是非男性,也非女性),並賦予Shupe在法律保障下可享有基本的公民權利,使其成為美國首位被法律認可的非二元性別人士。

Shupe對判決感到興奮︰「經過歷史性的法院判決,我終於感到自由和認同。我不是男性,也不是女性,我被賦予權利去定義自己的性別,我是首位但不會是最後一位可以這樣做的人。」

Shupe更表示自己沒有生在一個錯誤的身體裡,而其生殖器官也沒有先天缺陷。「我相信自己是獨特的,我不為我是誰而感到羞恥。」

同性戀權利關注組織Lambda Legal副法律總監Hayley Gorenberg認為,原有的性別分類已不能應用在每一個人身上。透過請願等行動能幫助別人移除一些不能準確描述他們身份的「標籤」。

遇上另一半 決心尋求自己的性別認同

沒有表現出一個社會認為應有的角色模範,Shupe憶述從小感覺自己就像一個被遺棄的個體,當自己表現得像一個「娘娘腔」時會被告誡,但想向人表達自己屬「性別錯配」時又難以啟齒。「我對自己的性別認同是女性,從不認為自己是一個男生,但我又確實擁有男性的生理特徵。」

直至Shupe 49歲退役時,與一名女子(Sandy Shupe)結婚,並養育一個女兒,才開始意識到自己有必要釐清自己的性別。「那時我感覺像被困綁著一樣,我知道我的轉捩點來到了。」

在伴侶的支持下,Shupe搬往至一間樹林中的小屋,並開始服用荷爾蒙。 起初,Shupe漸認為自己是一個跨性別的女性,能開始擺脫「男性」的身份。但到後來Shupe始終無法認同自己完全是女性︰「服用荷爾蒙沒讓我像一個女性的模樣,尤其當我除下頭巾看著自己的光頭子。同樣地,男性社會化或剛陽的人生經歷不能抹去我對自己女性身份的認同。」

然而,儘管當時這轉變讓作為伴侶的Sandy無所適從,她仍選擇支持Shupe。「當你愛一個人時,你只想他內心平安。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我只希望老年時能與Shupe坐著搖椅,共渡餘生。」

「男性」或「女性」稱謂均不恰當

經過多番的考量和掙扎,認為自己同時擁有「男性」和「女性」特徵的Shupe今年4月決定提交改變自己性別的申請,期望透過法律途徑獲得合法且新的身份認同—非二元性別。Shupe表示︰「『非二元性別』可容許我確立自己的性別認同。我會把自己納入屬第三性別。」

協助呈遞申請Shupe的律師Lake J. Perriguey表示,一直以來俄勒岡州的法律只允許人們向法院申請改變性別,但沒有特別規定性別選項必須填「男性」或「女性」,因法律條款中只列明可以「改變」的字眼。過往人們的申請均是男改成女,或女改成男,而Shupe則是第一個申請將性別改成「非二元性別」的人。

核稿編輯︰鄭家榆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NL香港編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