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台灣教我的事:我終於跳脫電視裡的綜藝台灣,去感受成為外來「少數」的感受

那些台灣教我的事:我終於跳脫電視裡的綜藝台灣,去感受成為外來「少數」的感受
Photo Credit:Lin Cheng De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來到台灣,一開始我有種失戀的感覺,原來這只是在單戀,而我們之間並無交流。但和一些大馬留台生不同的是,當面對這些不了解,我總是不厭其煩地澄清說明,也因此漸漸找到自己的自我認同。所以我很感謝,也很珍惜這些台灣教會我的事。 

文:許凱芹

我來自馬來西亞,踏足台灣這片土地近兩年了,多少累積了一些心事。可能有些人曾交過一些馬來西亞朋友,但應該很少會聽到大馬人當面說出真心話吧,所以我決定透過我的獨白,分享一下對台灣的愛恨情仇。

記得小時候,我很喜歡看台灣各類電視節目、偶像劇、新聞,甚至是政治談話性節目。我常戲稱自己為台灣電視小孩,總是頻密地聽著電視框框裡的台灣說故事、談政治、聊心事、吐苦水、講笑話,感覺我們很熟悉。然而多年以後,幾經波折終於來到台灣唸書,卻赫然發現另一頭的台灣,對成天望著她的我們似乎不是很了解。

同樣身為華人,其實身體承載的,早已是不同的光景。可能是有著同是華人的外表,且很多大馬僑生或外籍生都擁有隨時從馬來西亞口語式華語轉換成台灣口音中文的超能力;加上若是福建籍貫,台語也難不倒我們,導致很多人其實也很難發現或在意班上有大馬同學的存在。

但過了一段時間漸漸跟大家熟識,又常常會不小心被稱呼為馬來人或者馬來幫」,或被以驚訝的口吻稱讚:你們的中文說得好好哦!或明明是外籍生,也不覺得自己是華僑,卻一併被統稱為僑生等在我們聽來有點奇怪的誤解。(這裡不多做解釋,可參考文章為什麼馬來西亞僑生都會說中文?大馬留台生向我們介紹馬國的華文教育體系先求台灣跳脫「華僑」思維,才更能以「人」為核心看待東南亞政策

而令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是當我比喻大馬的民主政治比起台灣慢了10年時,或提及大馬的7-11沒有賣冷凍食品和我最愛的御飯糰時,台灣同學就會誤以為大馬任何方面都很落後。(可參考:走過2015年,馬來西亞正進入一個民主化倒退的年代》台灣人才在東協_還在嫌東南亞不夠進步文明嗎?年輕人,「東協」就是你的新戰場

因為你們,我在意我是誰

老實講,一開始我有種失戀的感覺,原來這只是在單戀,而我們之間並無交流。但和一些大馬留台生不同的是,當面對這些不了解,我總是不厭其煩地澄清說明。

經過這些經驗,這才驚覺原來我對這身份認同很在意。以前生活在自己的小圈圈裡卻渾然未覺,尤其說到懂得說中文這件事,在我生命裡可是舉足輕重的,總覺得若沒了這個語言,我就好像就不知道我是誰了。或許這對說國語的台灣人而言很難想象,就連我自己也沒意識到。但中文對於大馬華人的意義,就是一種文化身份認同。

馬來西亞和台灣一樣歷經多國殖民統治,因帝國主義的壓迫與民族離間的手段,導致各民族間的矛盾與衝突延續到現在。因此,中華文教育在打壓之下,如今大馬華人能說中文其實十分得來不易。(可參考:能說「華語」不是必然,談大馬華文教育的推手 ——你必須知道的「林連玉」及「獨立中學」

對我個人而言,大家常誤解大馬人都是語言天才,但每個人學習能力與經驗不同,像我就是那個說英文和馬來文都很差的馬來西亞人,唯獨對中文很有興趣。也因為這樣的母語基礎,讓我對學習的熱誠得以延續,拓展了我對知識與思想的想象,讓我從文字幻化成聲音再到畫面影像、非語言、藝術的賞鑒與創作,進而認識自己。

南方朔的一本書裡看過一句話,很能表達我這份感覺:

只有在語言清楚時,人們才能脫離混沌,從而知道自己和別人在說什麼,以及想些什麼。

思緒總能在與自己和別人的談話中逐漸變得清晰,我了解到對話便是出口,於是溝通需要語言,而中文就是我的基礎。

從差異中看清自己

在這裡和台灣、大陸、港澳同學一起上課,幾經思想碰撞,便能引發另一個思考空間。聽聽台灣人的故事,我開始跳脫電視框裡的綜藝台灣,觀察真正的台灣人是什麼樣子,思考台灣民主是怎麼樣的民主。同時,透過這種種的觀察,回看馬來西亞的政經文化,也讓我對自我的概念又有進一步的新發現

總的來說,這一年,我去感受成為少數的感受;去了解溝通與包容是對彼此的尊重,小至個體、家庭,大至國家、民族,去認識自我,這些都是台灣教會我的事。雖然看似吐了這多苦水,但我還是可堅定地說,我不後悔自己當初努力爭取來世新大學,雖然沒有像偶像劇那樣戀愛,反而失戀,卻從差異中更能看清自己,漸漸找到自己的自我認同。所以我很感謝,也很珍惜這些台灣教會我的事。

關於作者:在大馬新紀元學院修完兩年的媒體系廣播組課程後,2014年9月,透過雙聯學制並以外籍生身份來台繼續升大三,目前大四,即將完成學士課程,並計劃留台累積一、兩年的工作經驗。在這片既熟悉又陌生的土地上,認真過生活、交朋友、找自己,還在上個寒假熱血地騎單車繞寶島一週。留台讓我有所收穫,帶著台灣這幾年給予我的能量,未來我終究會回馬落地我的根源。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闕士淵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