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科醫師都不懂「夢的解析」,但只有佛洛伊德可以撫慰幽暗受苦的心靈

精神科醫師都不懂「夢的解析」,但只有佛洛伊德可以撫慰幽暗受苦的心靈
Photo Credit: Antonio de Pereda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今天的精神醫學臨床實務裡,除了精神分析與動力取向心理治療會談到夢境以外,夢的臨床意義只有在睡眠障礙與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診斷標準裡提到,比如夢遊或惡夢連連等,至於夢的內容,就完全存而不論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昨晚做了一個夢,今天白天想起,簡單解析了一下,到了晚上又想到似乎還沒寫過關於夢的文章,便來寫一篇吧。

有人問說自己解析夢境,準嗎?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的《夢的解析》,裡頭就舉了許多自己的夢境來佐證他的釋夢理論。準不準?佛洛依德不是算命師,他的釋夢方法是要探討潛意識,不是要預測明牌。

而潛意識的定義,就是你自己意識不到,但佛洛伊德看得出來的心理內容。既然如此,你說「不準!我沒有那樣想!」那是因為潛意識內容太令你反感,所以你否認;你說準,那也不算數,因為夢境的表面內容與隱藏內容,是兩條平行線。

自我釋夢,至少在夢境的表面內容是可能的。根據佛洛伊德的理論,夢境的表面內容大都是白天生活經驗或所思所感的沉積物,在腦海裡經過加工製造後,趁著月黑風高你睡著的時候,搬到意識舞台上演。所以說夢境的表面內容大都可以跟白天生活經驗或所思所感做出連結與對應。

當然必須經過一個裝飾、壓縮、重組或整合的過程,把清醒時的內心材料處理以後,然後,重點來了,通過內心小警總的審核機制,才能在夢境裡浮現。警總是戒嚴時代負責沒收黨外報章雜誌書籍的警察單位。

內心小警總是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論最重要的發明之一,也是他用來解析夢境的最重要理論。前面說過夢境有表面內容與隱藏內容,而之所以有這樣的斷裂,就是因為潛意識裡那些太過令自己難堪、擔心、羞愧或痛苦的,可能是發生在好久以前,卻一直在內心角落隱隱刺痛的記憶,必須透過偽裝變成夢境的表面內容,才能通過內心小警總的審查,而以做夢的形式出現。

因此佛洛伊德說,「夢是通往潛意識的王道」。後來釋夢就成了精神分析的重要治療工具。然而隨著精神分析在1950年代左右開始式微,精神科醫生也越來越少人用釋夢來解析病人的性格或情緒了。

在今天的精神醫學臨床實務裡,除了精神分析與動力取向心理治療會談到夢境以外,夢的臨床意義只有在睡眠障礙與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診斷標準裡提到,比如夢遊或惡夢連連等,至於夢的內容,就完全存而不論了。

為什麼?因為夢的內容太過蕪蔓龐雜,而且必須倚靠當事人主觀回想,要研究十分困難,而且越研究越搞不清楚,於是就漸漸沒有人要探討了。1950年代,美國曾有一位心理學家花了幾十年的時間,記錄與分析了大批受試者的五萬個夢境,想要把佛洛伊德的釋夢理論推向新的境界,如今已沒有人要讀他寫的釋夢之書。

1953年,發生了一件心理學界的大事,就是動眼期睡眠,R.E.M. sleep,被發現了,而動眼期睡眠也就是睡眠的做夢期。很奇怪,發現R.E.M.的三位美國心理學家,竟然沒有得到諾貝爾獎。

R.E.M.這名詞有多響亮?不要說生理學與心理學上的應用,連搖滾樂團都以此為名。R.E.M.樂團的歌曲帶點放浪頹廢詩意,我大學時代很喜歡。R.E.M.的出現,象徵著《夢的解析》必須從精神醫學退位,佛洛伊德必須到一邊涼快去了。

當然三十年前高中時代就在讀佛洛伊德的我不會知道,原來精神科醫師根本都不懂「夢的解析」啊!於是我從大一就有一個紀錄自己夢境的習慣,那時翹課在宿舍睡午覺,夢到被老師點名而嚇醒,便趕緊翻出筆記畫下夢境。

畫下。夢境大多是視覺內容,聽覺比較少,很多時候甚至是無聲夢境。大都是黑白,如果是彩色,那十分幸運。夢裡的人物大都面容模糊,但你就是知道那人是誰;很奇怪,這應該跟做夢的某種心理機制有關,但我從來不知道有誰可以說明。

夢的另一個特點是失去現實感,即使再離譜不可能的內容,做夢時也會信以為真。明明夢境那麼清晰,照理說邏輯推理能力應該也還存在,為什麼不會自我質疑?是不是做夢當下,自我抑制了某些現實內容的回想,以致無法比對現實?

然而有的時候,會有一些夢境不真實到連做夢都難以相信。連做夢都難以相信,那不是最渴求的願望,就是最深沉的創痛。比如父親病逝以後,有好幾年的時間,晚上做夢我會夢到父親帶著健康的身體下班回來,跟我們談談笑笑吃飯看電視,雖然那景象令人開心得微笑,但在夢境裡,你依然可以感受到,在美好景象背後,你仍有一絲絲的質疑與不安:爸爸不是生病開刀了嗎?怎麼還好好的?

然後張開眼睛,你發現自己臉頰垂掛兩行清淚。R.E.M.很科學,很厲害,但它能告訴我們,為什麼我們會夢到死去的親人嗎?不能。只有佛洛伊德可以撫慰幽暗受苦的心靈。

當然還有其他許多心理學理論想要提出釋夢的理論,但大都只能片面說明。基本上從認知科學的角度來看,夢境有很大一部分是亂碼,而亂碼是不可能有規則的。

人類所有文化都對夢境著迷,也有各自的解釋,於是在民俗與宗教裡,也保留了各式各樣對於夢境的說法,在門診裡就經常可以聽到病人抱怨自己怪夢連連,擔心不吉利。

在夢境內容裡,最讓人愉快的經驗之一,應該是飛翔之夢。我做過的飛翔之夢,大都只是從這頭半空盪到那頭,有些像是滑翔,但已經夠令人興奮了。當然春夢也很好,夢到跟同學同事鄰居或朋友做愛,就是不會夢到枕邊人。夢遺是所有男孩子都有的成長經驗,女孩也有相對應的夢境高潮。

因為想做令人愉悅的夢,有一陣子我研究了怎麼孵夢,也就是讓自己隨心所欲做出想要的夢,但當然失敗。為什麼?夢是自我欺騙,而既然自導自演,怎麼還可能被騙?

關於夢的文學藝術創作很多,最著名的當屬莊周夢蝶。一般人夢到自己變成蝴蝶,大概就傻傻高興而已,但莊子卻會想到也可能是蝴蝶夢到我。李煜的詞句「夢裡不知身是客」,總在異地旅遊的夢醒時分浮上心頭。佛洛伊德之後,許多畫家畫夢,最有名的是達利。然而在小說或電影裡,只要出現做夢情節,通常代表作者沒有其他戲法可使。

回到現實來吧,雖然十之八九不能盡如人意。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沈政男臉書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沈政男』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