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榮基返港說出真相,會因此害了女友?陷桂民海不義?

林榮基返港說出真相,會因此害了女友?陷桂民海不義?
Photo Credit: Bobby Yip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林榮基抵港後將被綁架真相和盤托出,主流輿論雖然敬重他的勇敢,卻有聲音質疑他一切只為自保,陷女友與桂民海之不顧,但這些評價對他公允嗎?

林未返港前,女友極可能早涉案被查

林榮基開腔,指「中央專案組」人員強行把他軟禁審查,事件和盤托出後全球震動,多家外國媒體如《時代雜誌》(Times)、《衛報》(the guardian)等詳盡報導內容。香港社會紛紛討論林榮基做法是否妥當,李波的反應,以及涉及中國有組織跨境綁架的問題。

首先,有人說林榮基暫時得以返港,是機智地欺騙綁架者返港帶讀者資料再回內地,期間「爆料」實為求自保,一不顧身在東莞的女友安危,二不顧仍囚禁在內地桂民海的險境,表面公義,實屬自私。可是,這真的成立嗎?我們姑且撇除林榮基內心是否真切大義凜然,是否純為了保住客戶資料不提供中央專案組,不想出賣客戶和作者(筆者當然相信林有為公義道真相之心)。

即使根據事實推理,林榮基被帶到寧波和韶關,返港前就簽署認罪書,回來坦言與妻分居後在東莞有一女友,假如林身在內地,在那種防自殺布局的威嚇審判下,一直成功隱瞞在內地與他有關係的人,也順利瞞騙對方得以返港取資料,他此刻有必要在交代被綁過程時,準確提及女友身在東莞會被牽連嗎? 這顯然是林身在內地時,早就無法隱瞞貼身人脈,中央專案組對香港人事未必清楚,但視之國內違法的人事必早已掌握,林一直以來也有中港兩邊走。而且根據林最新說法,他的女友一度在內地幫他轉寄書籍予讀者,已被內地視為違反法律。

請緊記:林榮基自己是香港人,他女友卻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可見,說林榮基返港後不顧女友安危,完全將事實的關聯倒置扭曲。

寧願林默不作聲,二人再次身陷內地險境?「爆料」後桂民海處境必然更差?

其二,桂民海的女兒Angela早於上月底在美國現身聽證會,指「父親年初在電視上認罪,是中國當局的刻意安排,認為父親是被非法覊押。」到今天,Angela接受外國傳媒訪問,一以貫之支持林榮基和盤托出真相,絲毫沒有認為失蹤八個月的父親因此更陷險境,而且具體知道林榮基所受的對待,也可設想桂民海的處境,也重新令全球關注桂目前的情況。

的確,不能排除因為林榮基道出真相,令中共可能更擔心釋放桂之後,桂仿效林和盤托出,可是,林榮基返港再回去內地,是明確且顯然重陷險境,我們沒有任何理由說,林面對的險境會比桂好。關於桂民海的消息無影無蹤,桂亦似失去支援,女兒表示他不想尋求援助,桂一直處於訊息曖昧無知的狀態,為何我們事後回顧,寧願林再回內地冒險,二人又再次「被」失蹤,卻評價他不應清楚明白地說出真相?為何我們不先「明確」地挽救眼前一人之危難?中共一直不釋放桂民海,大眾的關注度也隨時間轉淡,現在林重提泛起的關注,輿論壓力之下,實無法因此印證桂處境比之前更危險。

你可以沒那麼敬重李波,但狠批、苛求李波是另一回事

另外,李波今天回應林榮基的說辭時,指自己沒有向林說「非自願被帶返內地」,也沒聽過「中央專案組」。首先,李波是事件中的受害者,在回應如此嚴重的政治事件,並非梁振英身負公權力回應公眾一些政治立場。李是真否認林的說法,抑或是使用「語言藝術」回應也好,完全是另一回事,不應因此狠批李波。其二,李波在內地經歷了恐怖的審訊和威嚇,兒子據稱在內地「治療」,他或家人仍在困境之中,旁觀者若苛求他像林一樣不顧一切說出真相,並不公道。但林確實有其勇敢之處,值得肯定。

其三,林榮基坦承自己是普通香港人,也會害怕,家人在香港,包袱沒有其餘四人多,他完全沒有將自己包裝為民主自由「英雄」,甚至他會體諒其他人的處境,旁人憑甚麼以苛刻的標準要求受害者犧牲?

香港人在香港沒犯法,一跨進中國境內即犯法?

最後,《南早中文》在4月評論李波事件時,提出過在香港出版涉嫌「洩露國家機密」或「顛覆國家政權」的書籍,是否觸及「跨境犯罪」的問題,是否《基本法》第三章第二十七條「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的保障含有灰色地帶?現在林榮基同樣可以面對這種質疑。事實上,所謂「跨境犯罪」就中國憲法而言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跨境犯法,而林榮基是香港人,他也沒有觸犯任何香港法律,而「只」因為他身在內地,被聲稱在香港「出版」書籍觸犯了中國法律,因此突然變成中國人「跨境犯法」?一方面,中國並未為禁書立法,禁書的黑名單也不清不楚,喜歡視為禁書時可以事後補上幾本。另一方面,禁書向來可在內地或關口被扣留完事,這無關香港人出版或是攜帶禁書,更別說指被違法遭私下審訊,要受如此對待了。不過,說中國憲法基礎也只是笑話一場,我們永遠記得寫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二章第三十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不知你信多少?

至於香港建制派的反應微不足道,因為搬弄言論可信性的標準太誇張,不久前李波交代同屬第一身披露,當時建制派人士指說法十分可靠,現在林榮基第一身說法則稱片面之言不可靠,其令人失笑的程度,大概不亞於中國憲法第二章第三十五條吧?

最毋庸置疑的是,事件令程翔憂心「中央專案組」是文革打擊政敵組織復興,中共對自由的打壓窮盡一切方法,令所有人不寒而慄。往後林榮基等人在香港的安全問題,應該是全香港人的事了。

核稿編輯:周雪君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