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貪小便宜的民族性格不配健保?加速國際醫療方為國人之福

台灣人貪小便宜的民族性格不配健保?加速國際醫療方為國人之福
Photo Credit: Army Medicine CC BY 2.0

作者:洪維立(台北市民)

這陣子媒體上針對國際醫療的論戰繁多,亦引出醫界與民眾對於醫療公共性的討論。政府亟欲協助推銷國內醫療產業,甚且編列預算、設立自由經濟示範區要「把餅做大」,利用市場的蓬勃,激活產業的能動性。

必須強調的是,政策的制訂背後都隱含了龐大的成本,從成本效益評估到整合包裝行銷無不得益於國人的納稅,然而卻有醫改團體、年輕醫學生與保守公衛學者,以「公共性」的名號為號召,阻礙了醫療進步的可能,也扼殺了提升醫護待遇的機會,殊不知產官學已經在幕後運作得多麼辛勞,也不理解臨床工作者在第一線的痛苦與煎熬。

對於醫療產業的「公共性」,國人與部分醫者已陷入太大的誤解,這導因於當今醫學教育失敗,過度強調醫學倫理,形塑了醫療工作者自我剝削的奴性。其實先進技術的卓越,無不是倚賴政府與金主的資源挹注方能有成,待技術熟成轉移以後,民眾才可能享受到醫療先進的甜美果實。

然而在台灣,病家不了解醫療人員的訓練要承擔多麼重大的壓力和煎熬,也不體諒醫療品質的提升必須仰賴整體社會的配合,只是一昧的仇醫仇富,健保餵養了民眾貪心與挑剔的心態,對醫院與醫師予取予求的同時又浪費急診和健保資源,造成醫護過勞與醫療糾紛;公立醫院醫療品質良莠不齊,私立醫療機構拯救了醫療的水準與效率性。一言以蔽之,當我們看見某些先進國家公醫制度的美好,卻沒有意識到該國的制度建立在歷史悠久的團結互助傳統上,台灣人貪小便宜的民族性格其實不配這樣普及的公益性。

筆者不是不重視健康的平等權,然而健保的慘劇,已經證明了台灣民眾的愚昧需要受到當頭棒喝,而現行制度也應當受到全盤性的推翻與檢討,讓看不見的手決定資源如何分配吧!國際醫療的推廣乃是一個契機,將市場推展至國際,善用低成本、高產值的醫療技術為國家帶來商機,同時結合觀光產業,促進國際健康產業園區週邊經濟起飛,並且拓及自經區以外的縣市,創造本島全面的彈性化和自由化。

這也能夠給現行的健保制度一個反面的警惕,全民一體的健康照護制度已經是落伍的均貧過去式,國際醫療才是文明社會醫療水準的領頭羊,未來個人化醫療、基因體醫學將帶領我們進入下一輪盛世,願意搭上第一班車的醫療人員就能夠脫離健保體制的血汗醫療荼毒。

眾多的詭辯將自經區妖魔化,醫療產業界先進的發言,大多還顧忌社會觀感,言必稱「不影響健保」,而政府單位也受到保守學者的箝制,不敢「把餅做大」,僅開放兩處自經區作為醫療用途之用。

筆者誠摯的呼籲,政府與產業界要玩就「玩真的」,不僅應加速通過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也應該推廣國內醫療院所的國際醫療更大規模解禁,方為國人之福;而民間團體與學生,更應該審慎體諒醫界先輩的創業維艱,我們或許可以停下來好好思考利弊好壞,但世界真的會等我們嗎?

(推薦閱讀:第二場自經區公聽會重點整理:醫療以營利為號召,台灣人民健康階級化?

Photo Credit:  Army Medicine  CC BY 2.0

Photo Credit: Army Medicine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