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經濟棄守食安?TPP會是台灣經濟問題的解藥嗎?

為了經濟棄守食安?TPP會是台灣經濟問題的解藥嗎?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主導設立TPP的勞工及環境專章規範,對於越南、中國等發展階段的國家可能較有影響,但對於台灣當前提高勞動條件、能源與零排放轉型等核心經濟轉型議題的助益恐怕有限。

文:許博任(經濟民主連合研究員、前綠黨秘書長)

蔡英文政府的經貿政策主張同時加入TPPRCEP,但對於加入TPP較馬政府更顯積極,目標是強化經濟自主性,擺脫對中國市場的依賴。從競選期間開始,蔡英文便多次強調要力推加入TPP。當選後,民進黨準內閣成員及立委,亦就被視為TPP絆腳石的瘦肉精美豬開放議題,丟出瘦肉精解禁勢不可擋的風向,引發民進黨立場改變,將為TPP棄守食安的質疑。但TPP真有這麼神?能解決台灣經濟過度對中依賴的危機嗎?

貿易自由化無法解決對中依賴 產業轉型才能

台灣對中經濟依賴深,乃是源於經濟動能過於側重電子及通訊產業(ICT產業)的代工出口模式。ICT產業總產值已佔台灣整體GDP五成,卻有高達九成的產品已經外移至中國生產,即是所謂「台灣接單、中國生產」的三角貿易模式。對於三角貿易模式的過度依賴,造成台灣本土工作機會流失、實質薪資停滯、國內投資不足,乃至難以推動產業升級與發展新興產業。同時,此發展模式目前也因全球生產過剩,以及中國本土供應鏈取代而面臨衰退,導致台灣經濟發展動能不足。

然而,貿易更自由化恐無助改變台灣深陷三角貿易模式,擺脫對中依賴。就以ICT產業為例,因為WTO架構下資訊科技協定(ITA)的簽署,台灣相關產品出口關稅幾乎為零,但電子通訊產業仍因為品牌商採購要求,及生產要素等因素高度外移中國。換言之,產業經由自貿協定簽署而有的關稅優勢,跟產業外移與否的關聯性極低。推動產業轉型,降低對ICT代工出口發展模式的依賴,才是解決對中依賴及經濟動能不足的關鍵。

蔡政府的產業政策主軸也是持此看法,因此推出「綠能科技、亞洲矽谷、生技醫療、智慧機械、國防航太」等五大創新研發產業,大致上是重視內需產業以及產業轉型,作為推動經濟結構轉型的手段。

TPP對於產業轉型的助益有限

蔡政府產業政策的方向或許是對的,但其力主加入TPP的經貿政策,卻不見得有助於推動產業轉型。首先就關稅因素而言,雖然加入TPP可使台灣在TPP會員國市場獲得九成以上產品零關稅的待遇,但目前關稅因素對於貿易競爭的影響已經很小,匯率、技術、規則制定乃至產能,才是影響當前全球貿易競爭的主要因素。傳統討論出口導向對於一國產業升級的幫助,也是著重透過出口投入全球市場競爭,以及技術學習有助於產業轉型,而非關稅優勢。因此,即便加入TPP可使台灣在美、日等主要出口市場獲得九成零關稅待遇,與推動產業升級的關聯也極低。

其次,就TPP所涉及的法規調整而言,有論者主張TPP設有勞工、環保專章,台灣加入TPP可與國際標準接軌,而有助台灣擺脫低薪、長工時、高汙染的產業發展模式。然而TPP勞工專章對成員國較有拘束力的是禁止童工及禁止強迫勞動等議題,對於台灣勞工更切身的薪資、工時等議題並未有明確標準及強制規範。環保專章也被國際環境團體批評為缺乏強制性及無法落實,更未納入與氣候變遷跟產業及能源轉型更為相關的國際氣候變遷相關協議。

簡而言之,美國主導設立TPP的勞工及環境專章規範,對於越南、中國等發展階段的國家可能較有影響,對於台灣當前提高勞動條件、能源與零排放轉型等核心經濟轉型議題的助益恐有限。

加入TPP的代價

加入TPP對於產業轉型卻可能存有負面風險。最明顯的就是加入TPP必須開放進口商品九成零關稅,對於當前要推動經濟結構轉型的內需引擎,勢必造成嚴重衝擊。此外,TPP其他規範,也可能限縮政府推動產業升級的政策工具。例如TPP政府採購章,規定政府採購不得提出自製率及技術移轉的附帶要求,將阻斷政府透過重大公共建設吸引外國廠商投標,再透過技術移轉促進國內產業升級這條後進國家常使用的追趕路徑。

就法制面的影響而言,對於TPP延長藥品專利、介入各國藥品醫材核價機制對於健康權的侵害,以及智財權規定對於網路自由及創新的限縮,乃至於ISDS(投資人與地主國爭端解決機制)對國家主權的侵害等TPP負面影響,已引起各國公民社會的強烈反彈,甚至美國主要總統候選人希拉蕊(Hillary Clinton)及川普(Donald Trump)也都反對,台灣新政府及公民社會豈能不正視相關社會影響風險。

另外,我們更須注意在爭取加入TPP第二輪談判入場券時,是否會遭各國勒索?以日本為例,日本在爭取加入TPP第一輪談判時,美國就曾提出日本郵政全面民營化、開放狂牛症風險牛肉進口,取消日本汽車進口配額等不合理要求。台灣的國際地位及政經實力更為弱勢,面對瘦肉精美豬、日本輻射食品等入場券要求,新政府談判若不以公民社會作為後盾,談判結果恐怕堪慮。

先有民主參與、社會團結,才有經貿談判

政府對外經貿談判涉及人民的生存、工作權益,談判程序應遵守民主原則,不能由行政官僚專斷,事前應讓利害關係人與公民參與、接受國會監督,事後需國會審查批准。對於因經貿談判結果而受損的產業、農民及勞工,則必須有合乎分配正義且有效的救濟方案。

台灣現行條約締結法不足以應付複雜的經貿談判,經貿條約締結應設專章,健全對外談判法制,納入協商前、協商中與協商後的民主參與監督機制;納入社會、環境、人權影響評估機制。馬政府選前倉促完成因應貿易自由化調整支援條例立法,條文內容需大修,相關子法也須儘速制定,以完善貿易自由化衝擊救濟及分配正義法制。

面對複雜的國際經貿情勢,經貿談判相關法制須有完整的民主參與及社會團結的機制,才能守住不傷害中小企業、勞工、農民與環境的底線。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闕士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