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羅怒火:徐克與《第一類型危險》

修羅怒火:徐克與《第一類型危險》
《第一類型危險》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誠如《第一類型危險》最後的一連串六七暴動剪影,香港電影與政治從來無限接近,而每當政府想粉飾太平,電影作者皆不會輕輕放過,鏡頭自有怒火。

文︰陳子雲

《第一類型危險》為徐克於1980年的作品。當時電影分為導演版與上映版,當時港英政府更以「煽動犯罪、暴力及反社會行為」為理由禁映。《第一類型危險》被稱為挑戰電檢尺度及道德底線的話題作。

世代分歧

故事講述三個無所事事年青人在戲院引爆炸彈,製造恐慌。恰好遇上一名女生,四人聯群結伴不斷挑戰社會的成規,放炸彈、打劫、恐嚇乜都有齊。不過後來他們一伙意外惹到走私軍火的美軍,招致殺身之禍。電影以大量暴力與血腥鏡頭展現社會與政治隱喻,是新浪潮時期的代表作之一,也是徐克最憤怒的一次創作。

《第一類型危險》中充滿著暴力與衝突,那些衝突源自香港70年代以來積壓的社會問題,尤其以年青人的不滿與發洩為甚,角色之間的衝突隱含各種隱喻。當中最為明顯的,是青少年與上一輩成年人之間的對立。

從電影中成年人對青年人的稱呼可見,在上一代的眼中,年青一代就是「死衰仔」。羅烈掌摑、禁錮、輕視他的妹妹林珍奇,反映了成年人對年輕人的壓迫。他們視青少年為不務正業、四出搞事。由此可見當時社會兩個世代之間的分歧。

戰爭的隱喻

1980年12日21日,在香港文化中心舉行的研討會中,徐克認為香港是一個充滿戰爭狀態的城市︰「在香港,生活十分緊張……雖然沒有戰爭,但有戰爭的心態。」由此探入《第一類型危險》的外國人角色,相信能了解其戰爭隱喻。

從劇情可知,那群走私軍火的美軍是由越戰而來的,電影將劇情置於越戰的時代脈絡,隱喻香港放在國際關係中其實從不安穩。主角四人偶遇美軍的那場戲,就拍得很有先進侵略原始的意味,美軍代表的西方白人中心的價值觀,代表先進文明,更代表危險(藏有軍火)和資本(日本銀行支票)。主角四人代表的是東方人,黃皮膚而且手無寸鐵。

2
《第一類型危險》劇照

兩群人對視的那幕,選擇以低角度鏡頭呈現美軍私家車的強大(因為觀眾在這鏡頭下變相俯視一樣被強化的物事),加上林珍奇野蠻地阻止車子前進,拍打車身,打爛玻璃,都很有先進與落後對決的感覺。

外國人在電影中通常被視為帶來危險的角色。還有一幕呈現了目睹妹妹林珍奇被殺後的羅烈,走在街上疑神疑鬼,害怕美軍的出現,甚至到最後在鬧市失控,追打兩位摩門教教士。這種以華人角色對白人的恐懼,皆可連結到當時影響亞洲深遠的越戰,及香港的反殖意識。

能夠直接道出政治現實,是徐克的怒火使然,更可能是香港電影新浪潮的歷史背景下的必然。

成熟的發洩

徐克的《第一類型危險》,可以說是一次很成熟的發洩。主角四人最初都是不見容於社會常規的年輕人,以玩的心態對抗主流社會,以玩的方法包裝危險,如製造炸彈及殘害老鼠等,都是對社會忽略他們的聲音的一種非理性發洩。這四個年青人沒有願景,沒有將來,不相信一切成規,對人生感到灰暗,是一種虛無主義的象徵。

電影有一個明顯的轉折,就是主角四人最初的行動由非理性支配,到被資本主義支配:他們無意中得到美軍的日本銀行支票,之後他們的行動都是為了兌換到金錢而將自己置身一重一重的危險當中,如林珍奇與黑社會講數慘被黑吃黑、區瑞強到銀行換支票結果被警方盯上,一切都使他們步向結局的毀滅中。

如果是港產片的愛好者,相信對徐克這部作品並不陌生,《第一類型危險》作為香港電影新浪潮的其中一部作品,能夠體現新浪潮導演的不少共通之處。而我想強調的是只有「憤怒」,每一位新浪潮不約而同以電影向70年末的香港發出怒吼,敢於揭露港英政府下香港社會的陰暗面。

誠如《第一類型危險》最後的一連串六七暴動剪影,香港電影與政治從來無限接近,而每當政府想粉飾太平,電影作者皆不會輕輕放過,鏡頭自有怒火。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此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周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