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人時報看什麼?華航工會是什麼 報給你知、華航憂罷工 長榮樂獲獎?義大犀牛不玩了 職棒與電視共生或共滅?

懶人時報看什麼?華航工會是什麼 報給你知、華航憂罷工 長榮樂獲獎?義大犀牛不玩了 職棒與電視共生或共滅?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懶人時報本日選文:華航工會是什麼,報給你知、華航憂罷工,長榮卻樂獲獎?但後者卻連工會都沒有、義大犀牛不玩了,職棒與電視會共生或共滅?以及更多精彩文章。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航空雙雄兩樣情 長榮樂獲獎、華航憂罷工

(剛才那篇關於華航罷工,這篇關於媒體如何操弄錯誤資訊。轉自周芷萱的臉書,以下引述她的註解)

這種標題跟報導散布的錯誤資訊真的很糟糕。因為朋友就聽到他朋友說:「華航罷工欸,他們對員工很爛,我們坐長榮好了。」

哈囉,長榮是禁止工會存在,考試的時候就要聲明對工會的看法,認為工會應該要存在的直接刷掉。我一個老友的父親是長榮主管,直接說:「公司對我們這麼好,怎麼可以忘恩負義成立工會」。

周芷萱臉書原文及討論串懶人時報

工會反罷工,你搞不懂?華航工會是什麼,報給你知!

(血汗華航,空服及機師究竟為何要罷工。轉自孫窮理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我國《工會法》規定,企業內部只能組單一工會,如果已有一個工會,其他人不能再成立第二個企業工會,所以有些老闆會搶在勞工之前,派自己的人馬成立工會,斷絕勞工自主工會成立的可能性。這些聽話的工會,外國稱為「公司工會」、「御用工會」,台灣慣稱「閹雞工會」,意思是工會遇到事情也會乖乖聽話,不會抗爭,就如醃了的雞一樣不會叫。華航工會,就是這麼一個例子。

1988年,在公司的支持下,華航前董事長、當時的副總稽核李雲寧擔任發起人,成立華航工會,並設立六大分會,其中,機師在第二分會、空服員為三分會,修護工則在第四分會。由於工會是公司主動成立的,工會理事長由公司指派,工會參與人員也全是公司主管,華航甚至一年補助一百多萬當作工會活動經費。近幾年,雖然華航比較沒有直接主導工會運作,但工會「御用化」的情況仍相當嚴重。

(中略)也因華航工會根本不幫華航基層勞工爭取權益,當會員遇到勞資爭議時,連最基本的勞資爭議調解都不願幫勞工送,造成許多華航員工大為不滿。2013年,華航空服員成功奪取華航工會三分會主導權,開始以「華航三分會」名義進行抗爭。例如2015華航年終獎金「灌水」後,三分會發動尾牙抗爭行動,抗議「灌水」的年終獎金。

2015年中,空服員仍面對非常多休息時間、工作時間的勞資爭議,林佳瑋表示,空服員雖能以三分會的名義進行抗爭,但三分會終究只是華航工會分會,沒有獨立法人身分,無法合法進行勞資爭議。為了「取得合法爭議權」,空服員決定要自己成立工會。(懶人時報

科技新貴辭職開回收廠 創全台首座環保百貨「萬里綠生活」

(很有意義的故事。轉自李時光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俗話說「舊的不去新的不來」,但資源回收廠老闆曾彥翔發現,許多桌椅、傢俱還「好手好腳」,就被民眾無情丟棄,愛物惜物的他心生不捨,租下台南新營200坪店面,成立「萬里綠生活」,媒合民眾寄賣二手物,附設廢棄物維修站、販賣不鏽鋼吸管和環保用品,還首創到府收資源回收物、折抵菜錢,堪稱全台第一間環保百貨中心。

(中略)主修電機的老闆曾彥翔,大學加入登山社,眼見美麗山林充斥垃圾,心痛不已,曾想研發自動垃圾分類機、到資源回收廠工作,甚至應徵7-11,希望推出便利商店資源回收站,後來雖到科技公司上班,心裡仍放不下環保大業,八年前毅然決然辭掉科技廠工作,實現開資源回收廠的夢想。

(中略)萬里綠生活做資源回收和二手買賣收起家,經常需要到府收貨,但去程車子空空,曾彥翔靈機一動,首創資源回收換菜錢活動,宅配蔬果到家,載回消費者不要的資源回收物或二手物,不限金額直接抵扣菜錢。「就像人體運作,我們把健康的動脈血送出去,家裡不要的靜脈血送回來。」(懶人時報

義大犀牛不玩了,職棒與電視共生或共滅?

(從義大犀牛不想玩,看台灣有線電視的壟斷危機。轉自林靖堂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歐美「共生」的運動媒體複合體還沒在台灣出現的主因,在於電視產業結構的垂直與水平壟斷問題。國內電視由大型有線系統把持,透過擁有頻道代理商與頻道的「一條鞭式」集團,眾多頻道維持「不進不退」格局。一方面,一百多個頻道瓜分廣告費的「市場零碎化」現實中,業者增加製作費而能提高收視率的份額有限;所以在CP值的現實考慮下,既有頻道寧願低價購入外片、也不願意增加投資,本地職棒轉播權利金也就「十數年如一日」。

另一方面,想砸錢製作優質節目以進入市場的新頻道,在垂直壟斷困境中很難獲得上架機會;而想以其他平台「露出」爭取廣告收入,又受制於其他電視平台還沒壯大的困難。這是因為垂直壟斷的有線系統也透過代理商,綁住許多境內外頻道,抵制起步階段的數位化新平台、使他們難以取得足夠內容支撐,而形成電視平台的水平壟斷。數位無線與OTT等數位平台在廣告或訂戶費用上,受限於有線系統的盤根錯節,目前為止都還無法形成足夠的盈利模式,在運動賽事轉播的投資規模也就未能形成氣候。

拯救「義大不玩」的職棒發展難題,找尋新經營者只是短線操作。要突破職棒產業低迷、經營權一再易手的窘境,根本解方不是透過運動本身,而是透過電視——藉由健全電視制度,形構「共生」的運動媒體複合體,是本土職棒等文化產業發展的長期依靠。(懶人時報

英國脫歐》最終宣傳緊咬經濟、移民議題 親歐民調扳回一城

(四天後見真章。轉自Kuohsun Shih的臉書,以下引述內文)

距離英國做出是否脫離歐盟的重大決定只剩四天,因國會議員遭刺殺而暫停的宣傳活動於19日再度展開。英國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與財政大臣奧斯本(George Osborne)號召選民重視脫歐帶來的經濟風險,脫歐陣營主力、前倫敦市長強森(Boris Johnson)試圖中和移民爭議的負面形象。最新民調則顯示,雙方支持度再度回到幾乎持平的局勢。

持親歐立場的工黨議員柯克斯(Jo Cox)16日遭害後,公投宣傳行動隨之喊停,雙方陣營也承諾將緩和對立、敵對的氣氛及政治攻訐。先前,親歐陣營被抨擊以大規模經濟衰退恐嚇人民,脫歐陣營操作移民議題的方式也被認為強化了仇外情緒。(懶人時報

無關味全(黃哲斌)

關於「泛科學」接受味全林鳳營廣編活動一事,現在寫什麼,都像是落井下石,所以,我盡量簡潔,先不談抵制味全活動,純就媒體報導與廣告立場,提出我的觀點。

先講好的:

一,從一開始,「泛科學」堅持在所有相關頁面,清楚揭露廣告或贊助字樣,避免混淆讀者,這一點,其實他們比許多商業媒體好得多。

二,引發爭議後,無論是官方臉書回覆,或是總編輯鄭國威的態度,截至目前,都顯得坦然面對,主動積極回應質疑,這一點也讓人佩服。

再來,是我對此次爭議的兩分錢:

一,「泛科學」認為他們已揭露為廣告,內容也獨立製作,與一般隱藏式置入行銷不同。

沒錯,很哀傷地,包括《紐約時報》《衛報》《經濟學人》等西方一流媒體,都開始加入製作「原生廣告」的行列(類似台灣習稱的「廣編特輯」),原因就是紙媒銷量下滑,數位廣告利潤微薄。

基於這點,「泛科學」承接原生廣告,很難讓人苛責。

二,然而,「泛科學」此次的爭議,在於他們不只接受廣告委託,不只依客戶需求生產內容,而是,從頭到尾是以內容生產為包裝,實則是一種客戶公關活動。

讓我想到的是,《中國時報》早在十幾年前發明的「座談會廣編」,由編輯部與廣告部共同企劃一個主題座談會,從能源議題、兩岸關係到郵輪旅遊都有,背後當然各有政府部門或私人企業買單,總編輯主持座談,邀請各界專家針對設定主題與談,然後刊於報紙全版。

跳開來看,整版看似都是客觀中立的專家話語,事實上,早在主題設定那一刻,就已註定不是新聞或報導,而是公關活動。

(「泛科學」也強調,他們前往味全農場的活動並非採訪,而是對話。)

三,對於廣告主而言,這樣的公關活動,最重要效益也不在內容本身(座談會逐字稿,或是泛科調查兵團影片),而是在於媒體機構的權威效應。

以「座談會模式」為例,出錢單位真正看重的是,《中國時報》總編輯(有時是社長)出面邀集專家學者,探討他們想要置入的議題,事後,公部門剪下全版報紙作為政績,郵輪業者整版影印放在官網或旅展現場,這種機構權威效應,我稱之為「反向置入行銷」,不是把廣告主置入到媒體版面上,而是將媒體權威置入到他們的宣傳利益中。

像是有些餐廳,買了一堆媒體置入,然後剪報或擷取電視新聞畫面,大肆宣傳「感謝各大媒體熱烈報導」,就是一種反向置入。

四,所以,我關心的是,根據委託合約內容,在活動結束後,味全是否有權在他們的官網、商業廣告、社群媒體、宣傳小冊,甚至牛奶瓶上,引述此次活動的任何文字或內容,包括「泛科學」的品牌字樣。如果味全引述,會不會強制他們標示:這是由味全付費委託產出的內容。

萬一,他們可以引述,卻不標示,即使「泛科學」謹遵透明揭露的原則,但最終,在消費者端,卻由他們的客戶完成一次美麗的置入行銷,而這將對「泛科學」的品牌再次造成傷害。

但願不會如此。

●事件背景:泛科調查兵團

●總編輯報告:為何泛科學不抵制頂新/味全?

●相關討論:溫朗東臉書

●相關討論:黃驛淵臉書懶人時報

mw只是個一般人

(轉自Ngo Tong-Bok的臉書,以下引述他的註解)

絕大多數移工跟我們一樣只是平凡的一般人,在被畸形的制度與環境逼迫「逃跑」之前,跨海離鄉只為努力賺錢養家。「逃跑」之後呢?在警察、移民署的「宣導」下,他們卻變成社會治安的威脅──但他們也依舊是個需要養家糊口的活生生的人,因為非法的處境,「俎上肉」恐怕是比「危險者」更切合他們處境的形容,就像mw一樣。

(內文)最近,在網路上看到好多被稱讚的「優秀」移工:移工好會唱歌、移工好會跳舞、移工好會表演、移工好會寫詩、在他鄉異地,移民工也可以ooxx⋯⋯作為一個移工運動者,理應高興。移民工被台灣社會的任何社群「稱讚」,怎麼樣都應該是件好事吧?但是,看著這些「稱讚」,我心裡卻老是浮起mw──年紀不輕、身材不壯、面容不討好、不太唱歌跳舞、酒量普普,人際關係平平、不善表達自己,但努力選擇、用力過活的mw,以及很多不同國籍卻與mw相似的fw、fm、ct、cw⋯⋯

什麼時候,移工的形象,可以不再只能被放在「被憐憫」與「被稱讚」的兩極?什麼時候移工運動才可以讓社會有充分的客觀條件,讓移工被認識為跟我們每個人一樣有七情六慾;也跟我們一樣,有時就算努力選擇,卻還是不得不「犯錯」的一般人?(懶人時報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網摘』文章 更多『網摘』文章 更多『懶人時報』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