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怎麼沒入圍!27屆金曲獎叫人糾結的落榜單

他們怎麼沒入圍!27屆金曲獎叫人糾結的落榜單
Photo Credit: 金曲 GM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回歸一個單純熱心的樂迷,洋洋灑灑碎念一堆,其實只為私心推薦今年未入圍的幾張作品,一邊希望好的音樂或創作者別被埋沒,一邊安撫對今年入圍名單仍解不開的糾結與打抱不平的心。

文:Jessie C.

「金曲獎的入圍名單怎麼決定?」我曾與身邊同樣熱愛、關注台灣音樂的朋友聊過這個問題。當然,會有如此疑問,前提大部份是名單上沒看見預期的名字。然透過媒體,我們知道的狀況大概僅是「金曲獎有謹慎嚴格的評選機制」和簡略的給分重點而已。

無論是金曲獎、葛萊美或全英音樂獎等各種「獎」,都一定會有不完美和值得再三考量的評審標準,而每年的入圍名單,則可作為該年「不完美」及「標準」是否合理的評判指標,更重要的,是能從中觀察當今樂壇的趨勢及問題,例如今年的趨勢明顯為「獨立主流圍牆漸倒塌,新一代音樂人大崛起」。

身為國際知名大獎的葛萊美,其評審資格、評審流程和規章相對透明,官網上針對投票過程和投票常見問題皆有一番說明。另外,也設計了資訊圖表讓民眾或音樂人能更容易明白整個流程。即使每年仍有聲浪批評主流音樂獨佔鰲頭、銷售量是檯面下的加分題,或者評審不具有某特定類型音樂的專業等問題,但至少,清楚提供評審流程資訊,多少給大眾一個交代。況且以上問題,豈不存在於大多數的音樂獎項間?

葛萊美獎評分
Photo Credit:葛萊美獎官網
葛萊美獎各階段評分標準。

拿葛萊美與金曲獎相比較不甚公平,但見到葛萊美評選流程的嚴謹和清晰,今年金曲入圍記者會上,對於媒體的發問,總召周建輝的「快閃」行為,是否有更好的解法和解釋。

同葛萊美的做法,在官網上公布每年固定的評選流程是一解,而若能再分別說明該年的入圍和得獎的要點,或許能讓評選出的「黑馬」更站得住腳,也讓大眾懂得該以怎樣的角度去欣賞作品。此外,落選者也較能心服口服,了解自己是因為不夠創新、沒有相較於以往的突破性,還是因作品本身有值得檢討的問題所以未受肯定,再針對這些缺失,於往後的作品中多加琢磨。

雖然拿主觀的「獎」來判斷主觀創作,本身就不會絕對公正完美,但既然設立了,就必須使這個獎為音樂人所重視、為大眾所信任才有存在的價值。若時常發生,當外界對「獎」提出疑問或不滿的聲音,都被答非所問或「打太極」的方式矇混過去,久而久之,大家便會對「獎」愛理不理。

金曲獎在華語樂壇具有相當的歷史和可靠性,希望這個獎的高度不會消失。去年伍思凱因不小心將評審投票的狀況透露得太詳細,引發爭議(簡稱張學友事件),但他針對「未入圍者」接受訪問、公開說明的做法至少很有誠意。希望今年 27 金曲頒獎典禮結束後,總召周建輝能稍微「留步」,解答媒體與大眾的疑問,畢竟像馬欣先前在〈從 27 金曲獎入圍,看金曲獎未來是否會過氣?〉一文中提到的,金曲獎正面臨轉型的「生死存亡之秋」,關鍵時期所遇到的問題,都必須認真面對解決,才能為改變好好扎穩馬步。

而回歸一個單純熱心的樂迷,洋洋灑灑碎念一堆,其實只為私心推薦今年未入圍的幾張作品,一邊希望好的音樂或創作者別被埋沒,一邊安撫對今年入圍名單仍解不開的糾結與打抱不平的心。

雷光夏《不想忘記的聲音》

經過九年漫長的等待,她的音樂,無疑永遠是傾盡所能的作品 。

雷光夏的音樂很好辨認,令人安心的歌聲也是,總像在幽微地隱含著什麼的深邃夜晚,抬頭仰望滿天星斗,思考快被遺忘的,關於宇宙、或藏在層層表象之下,最接近生命本質的問題,獨自享受著徜徉於思考之流的旅程,不急著有答案。

《不想忘記的聲音》將抽象的宇宙透過聲響氣質不知不覺地傳達,若非一位擅長營造畫面感的音樂人,恐怕難有如此功力。溫婉優雅的鋼琴基底加上電子節奏元素聽來非常和諧,彷彿他們天生就該這麼搭在一起。

每首歌曲的風景隨著流動的音符在眼前鋪展開來,是移動的畫面而非單一影格。由音樂完整建構的世界,即使眼前所見隨曲目的進行不斷變換,一旦夜幕降臨,他們都是繪本中隱藏在角落,一處擁有寧靜夜晚且看得見螢火蟲的地方。

仰臥星空下的少年,聽見了遠方的鼓聲,鼓聲將伴隨他的痛苦與煩惱,朝著成長的路前進。

Cicada《仰望海平面》

他們以音樂書寫台灣東海岸風景與太平洋。

Cicada為五人編制的純演奏樂團,由鋼琴、吉他和大、中、小提琴所組成,《仰望海平面》為一張透過音符書寫台灣東海岸的作品,鋼琴是包容萬物的大海,提琴是海裡優游的各式魚群。相較於過去的作品,《仰望海平面》多了好幾首輕盈開朗的曲子,並維持一貫溫暖的特質。

他們在一次專訪中如此描述自己的作品:

生活於島嶼的我們,從小到大總有數不清的故事是在海的陪伴中發生的。我們必定在海邊度­過許多快樂的時光,也一定曾經獨自悲傷地看海,與大海有關的記憶是五彩繽紛也深沉靜謐­的。於是這張專輯便長成了現在這副模樣,有陽光、有晚風,有青春熱鬧,也有探入內心的­自省-大海映照出的就是這些說不完的故事。

Cicada的音樂雖然不像這次入圍的Semifusa將弦樂玩得那般極致,甚至嘗試融入電音元素,但他們在音色的掌握、聲響表現的細緻度與旋律的流暢度上卻不容忽視,而同步錄音的方式,也讓他們的作品同生命一般自然呼吸。

以莉・高露《美好時刻》

不做音樂的時候就回家種田,她是不該被遺忘的 23 金曲大贏家。

以莉・高露曾在第 23 屆金曲獎,一口氣拿下最佳原住民語歌手、最佳原住民語專輯與最佳新人三項大獎,典禮上演唱〈休息〉一曲,一開口便驚豔四座,好久沒聽見如此單純的嗓音,連樂句的呼吸都十分自然流暢。

《美好時刻》就內容題材而言是一張純粹的民謠專輯,音樂上除了木吉他帶出的民謠味外,也有許多爵士、藍調的元素。風格大抵與上張作品《輕快的生活》相似,卻仍然耐聽。

她的音樂與歌聲總散發著感染力很強的閒適氛圍,步調緩慢,使城市揚起的灰塵與忙亂的腳步都被安撫,也或許正因如此,反而能確實地將每一個音符與編曲上的用心、演奏的細膩傳進聽者的耳裡。

陳昇《是否,你還記得》

樂壇老將,只有自己能超越自己。

創作力旺盛、發行第 N 張個人專輯的陳昇,新專輯中,身邊多了一位年輕女孩,她是清新的吉他創作歌手 PiA,如此有年齡差的組合,為大叔增添了青春與美好過往的氣息,讓人不自覺緬懷與遠望。

昇哥在專輯裡依然維持時而低喃時而放聲嘶吼地真誠演唱風格,而〈臭小孩〉、〈從來不是主流〉與〈婉君妹妹,我錯了〉以獨有的幽默,詼諧又無俚頭地諷刺社會風氣與時事。此外,當然也少不了幾首昇式情歌,我們都還記得,第一次聽見〈然而〉和〈把悲傷留給自己〉的感動。

曹方《流浪癖》

她是被蘇蘇搶盡風采的對岸創作歌手。

素有「北京陳綺貞」稱號的曹方,經歷了三年長假後發行的作品《流浪癖》,基底為一張調性偏冷的民謠專輯,其上融合了搖滾、帶有迷幻味的後搖等元素。

「我就是那樣一個越活越簡單的人,人應該是這樣的,而不是說越活越複雜、越活越有城府,那樣你不快樂。」追求簡單,可說是曹方面對生活任一面向的態度,她的音樂雖沒有極欲炫耀或刻意複雜的地方,但每首歌皆有其獨特的氣味和精巧之處。〈雙色茉莉〉的間奏以歐洲情調的小提琴旋律暗示流浪的主軸,吉他在指法與輕快的打板間切換自如,而象徵自由的〈海鷗〉以女性視角詮釋愛情,編曲從一開始的抒情空洞一躍進入節奏飽滿的搖滾。

她以不卑不亢的冷靜態度將眼裡的世界寫成歌,卻無法掩飾周遊四方後,重新看待世界的溫柔。

音樂真的永遠聽不完,要評審聽見你喜歡的音樂也很難(人生也難)。

林宥嘉睽違四年的新專輯《今日營業中》才剛上架,聽完當下的第一個反應是「變得流行了」。昨晚(21日)馬世芳專訪Yoga,知道這次的風格轉變與當兵的經驗有很大的關係。當兵時期乏味的生活讓他體會到,容易入耳、能直覺地帶來愉快的音樂仍被需要,這是作為一個音樂人先前沒想過的。

主流與獨立並不能做為音樂的分類,但仍可區分出不同需求的族群,我一向認為聽音樂是一種需求,各取所需沒有對錯。不過一旦超越「聽」,來到「評審」的階段,則必須懂得從不同角度欣賞作品、從創作者的意圖與角度出發,多方面考量,特別是不該讓主流與獨立成為先入為主的標籤。

無論如何,「獎」是對音樂人的肯定,而對音樂的喜愛與喜好,則永遠安然地潛藏在每個人的心底。

活動推薦

如果不想在家看27屆金曲獎頒獎典禮,不如去參加有金曲金酸梅之稱的:

第八屆正宗《華語金曲之夜》不頒獎典禮
時間:2016/06/25 22:00-03:00
地點:Legacy 台北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