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式經濟」算不上分享:Airbnb、Uber背後的真正企圖,以及隨之而來的鉅變

「分享式經濟」算不上分享:Airbnb、Uber背後的真正企圖,以及隨之而來的鉅變
Photo Credit:OuiShare@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分享式經濟是趨勢,也會逐漸在經濟體系中佔有一席之地,隨之而來的,會是社會結構、勞資聘雇關係的鬆動與改變。透視未來勞動者、雇主與政府的角色,才能提早規劃應對。

文:亞歷克・羅斯

在分享式經濟裡,沒有人真的分享任何東西。你可以稱之為分享式經濟,但千萬別忘了你的信用卡。根據最新統計,全球分享式經濟的規模為260億美元,而且成長快速。根據某些機構的預測,在2025年之前,全球分享式經濟的規模可能成長二十餘倍。

但Airbnb創辦人兼執行長切斯基(Brian Chesky)的故事開始令人覺得發膩,部分原因是現在大家住的是城堡,而不是租用別人家客廳的沙發。我最近一次查Airbnb網站時,發現上面登錄了六百多個古堡,每晚住宿費通常都將近1萬美元。這樣做沒什麼不對,只是Airbnb創業故事背後的科技烏托邦早已不敵經濟現實。

在某些情況下,分享式經濟把偶一為之的小惠變成金錢交易,幾乎不能算是「分享」。在大多數情形下,分享式經濟是在商言商。切斯特和共同創辦人蓋比亞(Joe Gebbia)並沒有和別人分享他們的氣墊床,而是把床墊出租。背後的意識形態無關乎分享或在早餐桌旁創造社群連結,而關乎新自由主義的經濟理論,鼓勵商品和服務在沒有政府管制的市場上自由流通。

還有一家認為分享式經濟和分享毫無關係的公司是優步(Uber)。優步的第一個宣傳口號是:「每個人的私人司機。」但隨著公司愈來愈大,公司口號改成:「生活方式與運籌服務的交會。」優步不僅僅是夜晚回家的交通工具,對於全球交通與運籌的營運模式有深遠影響。

如果你有機會聆聽優步高階主管及董事的討論內容,就會知道他們的願景是主導都市運籌服務。汽車載客只是起步,優步正在發展汽車共乘模式,希望讓倫敦市區減少一百萬輛汽車,同時創造十萬個就業機會。即使只達成部分目標,仍然有助於減少碳排放和促進就業。

除此之外,可以預期優步也不會放過當日及次日交件的龐大快遞生意。我可以想像想寄包裹時,我只消開啟手機上的優步應用程式,手機程式就會自動標示我的地理定位。我只要按下「立即取件」的按鈕,輸入送件地址,把包裹交給來取件的司機,就可以把事情拋到腦後,他們會直接從我的信用卡帳戶扣款。我可以查看送貨司機的評價,確定他安全可靠,還可以選擇要多快把包裹送到,立即送到的急件需加付一點額外費用。等對方收到包裹,我和收件人都可以替送貨員打分數。如果有朝一日,優步接手快遞披薩和送花的服務,並和藥廠簽約,負責快遞藥物給在家療養的病人,我一點都不會感到訝異。

成立七年的優步公司,在最近一波融資中身價估計為 500億美元,是租車公司赫茲(Hertz)和安維斯(Avis)身價加總後的兩倍多。優步的知名投資者包括谷歌創投公司( Google Ventures)和亞馬遜網站創辦人貝佐斯(Jeff Bezos)。

如果你有機會聆聽優步高階主管及董事的討論內容,就會知道他們的願景是主導都市運籌服務,汽車載客只是起步。

宋赫斯特(Charlie Songhurst)是當今橫跨科技、社會和全球經濟領域最有創意的思想家之一,他讓我明白編碼化(code-idification)市場的威力有多大。

宋赫斯特還是麥肯錫公司(McKinsey)的年輕分析師時,就了解「贏家全拿」是線上搜尋領域的典型動態,因此他很早就押寶谷歌。後來他轉換跑道,到微軟主持公司策略部門。如今35歲的宋赫斯特忙著管理自己的系列基金。至於生活方式,宋赫斯特沒有自己的車子或房子,也不雇用任何員工,手邊只有幾個裝著個人衣物的行李箱。他仰賴優步和Airbnb,穿梭世界各地。他的生活就是分享式經濟的一部分。

難怪當全世界都只注意到分享式經濟造成的在地效應時,唯有宋赫斯特指出分享式經濟可能帶來的強大全球衝擊:「在優步誕生之前,不管在義大利的米蘭或法國的里昂,都有兩、三家相互競爭的小型計程車公司。公司老闆的身價大約為一、兩百萬美元,在當地算是有錢人,歐洲每個城市情形都差不多,但如今這些公司都不復存在了,而且全球各地都發生相同的情況。

你仍然找得到司機,不過這是最不需要技能的工作。其他的錢都跑到矽谷的優步股東手中。所以義大利GDP也有一大塊流入矽谷人士手中。有了這些平台,矽谷變得有如古羅馬,各地都來朝貢,因為矽谷擁有這些平台事業。義大利人過去都在當地報紙刊登分類廣告,如今廣告統統跑到谷歌那兒去了。Pinterest基本上會取代雜誌銷售。如今優步又主導交通運輸市場。」

他在Airbnb也看到相同趨勢(Airbnb幾乎是宋赫斯特永遠的房東),因為 Airbnb「將取代許多精品飯店和自炊式住宿設施」。宋赫斯特觀察到,整體而言,隨著分享平台日益擴大,「價值會流向能產出技術平台的地方,所以全球區域差異將是過去前所未見。」

這股趨勢是一大警訊,而且從某個角度來看,宋赫斯特說得很對。地方中心流失的價值正逐漸流向矽谷。不過有幾個新要素減緩了價值流失。首先幾乎不可避免的是:矽谷大型科技平台多半會上市,因此所有權會比在地計程車公司更加分散,而且受惠於這類早期投資的,多半是投資大型創投公司和私募股權基金的退休基金,而這類基金主要為教師、警官、公務員等工作階級管理退休金,雖然這個事實仍無法完全抵銷流失的價值,也無法消除其中蘊含的諷刺:為優步開車的人根本沒有退休金可領,但面對宋赫斯特的預測,這仍是值得注意的趨勢。同樣重要的是,每當Airbnb之類的平台成為選項時,在地的集散中心也能創造新價值。

隨著分享平台日益擴大,價值會流向能產出技術平台的地方,所以全球區域差異將是過去前所未見。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