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是「最早的台商」!搶救千年漢本遺址 民團呼籲政府重視

他們是「最早的台商」!搶救千年漢本遺址 民團呼籲政府重視
Photo Credit:蕭文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你們可說是這座島嶼「最早的台商」——帶著花蓮所產的玉材、玉器,向南沿巴士海峽至呂宋島,再抵達中南半島,交易玻璃珠、瑪瑙珠、青銅等舶來品,更帶回了冶煉金屬的工藝技術。

因修築蘇花改工程意外發現的漢本遺址,目前仍未屬國定遺址,而主張保存漢本遺址的文資團體「漢本前線」今前往行政院前抗議,要求行政院盡速召開文化會報討論此事。

漢本遺址是位於台灣宜蘭縣南澳鄉的史前遺址,於2012年3月,進行蘇花改工程時意外挖掘出土。該遺址是新石器時代中期的文化,在當地發現的墓葬、房屋等遺跡,其年代距今約1100年至1800年歷史,與十三行遺址屬於同一文化,是台灣考古學界的一大發現。

經典雜誌曾對漢本遺址有過這樣描述:

你們可說是這座島嶼「最早的台商」——帶著花蓮所產的玉材、玉器,向南沿巴士海峽至呂宋島,再抵達中南半島,交易玻璃珠、瑪瑙珠、青銅等舶來品,更帶回了冶煉金屬的工藝技術。

這段南島之路的大故事,因九百多年前一場天搖地動的災變,沉寂於地底。

「漢本前線」表示,文化部鄭麗君部長上任後,已向行政院院長林全爭取跨局處的「文化會報」,表示「文化」對新政府而言,是具有國家政策高度的大事,而「漢本遺址」的出土,便是政府文化政策的第一個試金石。

然而,關於遺址的後續仍有許多問題未解,包括遺址還要繼續搶救嗎?蘇花改工程能否變更設計讓遺址獲得最大保留?呼籲行政院儘快召開「文化會報」面對這些問題。

此外,「漢本前線」也呼籲,根據漢本出土的文物,不斷顯示有豐富的「海洋貿易」現象,青銅刀柄、精緻木雕、琉璃珠、銅鈴、屈肢墓葬,都與當下原住民的文化傳統息息相關,而就長遠目標,應該要仔細解讀漢本現象,並將豐富的史前史納入課綱,成為每個臺灣人都知道的台灣史。另外,出土文物也顯示漢本人航行於臺灣與東南亞海域之間,是最早的台商,因而期待蔡英文的「南向政策」,除了複製資本追求利潤、轉嫁環境、人力成本與東南亞國家的「財團南向」,也可努力經營「文化南向」。

根據「漢本前線」聲明稿,內容包括三重點:

第一, 漢本遺址是在多年的搶救中過程逐漸確認價值,但現行文資法制度裡,遺址獲得國家指定的程序中,有五項要件是需要長時間的研究才可能達成,因此所謂「太晚通報」,其實應由整個制度的缺失來思考,不應將責任推給一線工作人員。且目前進行的文資法修訂,亦無「暫定遺址」的相關條文,這應該是刻不容緩亟待解決的問題。

第二, 在目前制度設計上,遺址搶救發掘工程是受工程單位委託,然而工程單位有其進度壓力,因此實務上,工程單位與考古團隊的目標是背道而馳的——「工程求快、考古求細」。作為關心考古遺址的民眾,我們提心吊膽的是,在這種工程單位是老闆的權力關係底下,有沒有可能為了求快,透過契約關係施壓考古團隊儘快發掘?考古團隊有沒有可能為求未來繼續拿到交通部的標案,配合速戰速決,使得考古過程裡發生隱匿不報、或敷衍了事等情況?文化主管機關如何在「工程求快、考古求細」的矛盾與委任權力關係中,確保遺址的價值訊息不會漏失?請文化部務必邀集公民團體針對此事提出明確的機制規範!

第三,遺址發掘應是環境教育、歷史教育的一環,因此只要涉及遺址發掘,無論工期或工法,都應該盡可能朝「如何提供更完善的社會教育」設計。若以這樣的觀點來看待目前仍在進行的搶救工程,恐怕將文物「提取包覆」、移至室內清理,並非最完善的方法,而是應盡可能在現場留下最多的訊息,因為一個考古遺址唯有與它所存在的環境共存,才能充分展現其意義。尤其漢本遺址出土於一個讓專家跌破眼鏡的惡劣環境裡,更是值得進行研究、教育的活教材!中研院史語所在P3N坑發現完整地坪後,舉辦多次教育導覽活動,讓有興趣的民眾到場參觀,獲得非常廣大的迴響。然而這樣的活動對民眾而言,既是一個寶貴的機會,卻也是個告別之旅,其實現在還來得及扭轉,我們可以不需要懷抱著這樣的遺憾。

相關評論:漢本遺址告訴我們的事:中國不是臺灣唯一的淵源,這塊土地彼此互動比我們想像得更多元

新聞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