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版監督條例公聽會重點整理:國會能實質監督 並體現人民的聲音嗎?

民間版監督條例公聽會重點整理:國會能實質監督 並體現人民的聲音嗎?
Photo Credit: billy1125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家都說要先立法在審查,但你有真的了解過「民間版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嗎?一起看看!

民間版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公聽會於4月18日,在立法委員尤美女辦公室舉行。

以下是這次公聽會4點討論提綱:

  1. 兩岸協議締結之立法權及行政權的分工。
  2. 如何兼顧兩岸協議締結過程中充分之產業溝通、資訊公開、保密及協商之作業。
  3. 如何落實兩岸協議締結的公民監督。
  4. 如何落實官方與民間的兩岸協定衝擊影響評估及相關的救濟措施。

關鍵大對談:太寬鬆還是太嚴格 ?「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官方版與民間版大對決

反黑箱服貿陣線代表律師賴中強提到,他認為若是沒有318學運,馬英九總統就會與中國大陸展開政治談判,並且從「軍事互信協議機制」開始談起。「這也跟馬習會有關,大家如果把去年聖誕節的時空背景做一個連結的話,其實就是連結到後面的馬習會;至少從去年到現在,馬政府沒有任何一個澄清說:『在我卸任之前,我們不跟對岸談軍事互信機制。』」

「沒有任何人反對和平,但是如果所謂的和平協議,是要在一個中國終止內戰架構下,把台灣跟中國大陸綁成一國,確定將來必然統一的話,全台灣多數民意是反對的,不要拿所謂的中華民國憲法、老國代最後一次修憲的條文來綁我們;人民就是國家主權者,軍事互信機制、避免發生軍事衝突,有沒有人反對?沒有。但如果你這機制就是終止敵對狀態,把台灣跟中國的未來統一綁在一起,抱歉多數人是反對的。」

憲政公民團代表教授黃國昌表示,經過公民努力不懈的爭取,成功扭轉了江宜樺院長無視馬總統2011年曾說過「兩岸和平協議一定會先經過公投」的政治承諾。而針對民間版兩岸協議監督條例遭受的幾點質疑,黃教授進行以下的說明,

  • 民間版監督條例的立法原則是否與涉及兩國論入法?

「在媒體上,我們看到政府一再地指責我們是要把兩國論入法,但我想我們都可以理解,台灣社會對於統獨有不同的看法,但有一個很清楚的趨勢是,多數人反對把台灣與中國看成是在一個國家的架構下面;即使我們先不去論民意上對台灣主體性與國家定位的看法,先略過政治議題上所產生的爭議,在民間版一開始,在名稱上用語就是用「兩岸」,這是個中性的名詞;如果我們要把兩國論入法,在名稱上面可能就會直接寫「兩國」,而非「兩岸」。」

  • 立法權與行政權共享的過程當中,國會實質審議監督的這件事情,不管在事前民主還是事後民主,民間版都比行政院版要來得優越。

「請問行政院或者是陸委會,依照你們自己提出來的行政院版4個流程來加以檢視,到目前為止,服貿協議在簽訂到事後國會審議的過程當中,整個流程有沒有符合行政院版所提出來的內容的要求?如果答案是「符合」的話,我們也可以讓全體的公民清楚地認識到,在行政院的觀點當中,我們目前對於服貿的處理,完全符合現在行政院版,他們對於未來有關於兩岸協議希望按照法制化的處理程序。」

中央研究院法律研究所研究員蘇彥圖針對其研究領域多所著墨,特別是有關於兩岸協議的締結的立法權行政權的分工;以下為蘇研究員提出的幾點不同之處:

針對兩岸協議協商簽屬前的部分,在行政權和立法權的分工上,民間與官方版主要的差別在於「第二個部分關於協議簽訂的部分,行政院版本是非常依附的容許國會的參與,原則上由行政部門提供基本的資訊和諮詢,完全沒有任何實質的參與;至於說在民間版的部分,我們除了請行政部門要提出一個締結計畫的報告之外,立法院經由決議也可以去針對這個報告提出修正意見、附加附款或者保留。」

「締約權專屬於行政部門享有的權利,這是18世紀的憲法思想,現在我們2014年基本上我們並不認為締約的部分,完全是只有行政部門有權參與,立法院完全沒有辦法置喙。」至於針對國會的事前參與重要的原因在於,蘇研究員表示在全球化趨勢下,「已經沒有所謂的對外事務跟內政事務的嚴格區分;你如果說傳統的總統或者國家的元首對外,是因為說我們對外需要有一個單一的意見。但是在全球化的時代,很多對外的事物都有對國的效益跟影響,所以這個界線也模糊掉了。」

Photo Credit:  tomscy2000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tomscy2000
CC BY SA 2.0

街頭民主審議代表李家華肯定國會擁有實質審查權的重要性,「在政院版裡規定,如果3個月內沒有完成,就備查通過,這限縮國會實質審查的權力,公民提到實質審查是要讓立委確實反應民意,不要只順從黨意。」

「這次不管是公民參與或監督,都在挑戰行政機關或社會對實踐民主的想像,那麼多國家對公眾諮詢有這麼多方法,但在台灣,為什麼把聽證會辦的像公聽會一樣?你們這次在一開始,不同意見要聚焦,有很多方法我們都沒看到,很多公民參與都是現在由下往上抗爭的參與。」

公民覺醒聯盟代表王孝成強調代議政治上, 人民將權力交付給政府,因此政府必須對人民負責,「如果憲法解釋解釋到最後是讓一權獨大,這肯定不是一個讓全民想看到的憲法,絕對不合乎我們想看到的台灣社會。今天連國安會都不願意派人來說明,再次展現行政權傲慢的地方。今天我們在談的是兩岸之間的協議,難道國安會認為當中沒有任何國安問題嗎?」

陸委會法政處處長葉寧回應以上的爭點,首先針對政治協商談判,葉寧處長認為現在並非成熟的時機,「因此在這個條例加上類似軍事互信、終結敵對狀態、和平協議的文字,甚至某一些涉及憲政問題如劃定疆界、中華民國在國際上代表的席位,在現實上是沒有必要的,也會讓外界誤解政府要這麼做,某些憲政問題也無法用法律來解決。」

另外,針對兩國論 / 治權互不否認的爭議:「事實上兩岸的過去,從2008年以來的制度化協商,也是建構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兩岸同時在九二共識下擱置主權爭議,才能有良性互動,包括兩岸的和平。這部份如果不能擱置,反而是製造爭議的話,我們覺得對兩岸關係是不務實的、甚至會引發不良影響。」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