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澳新聞週報】紐西蘭學者提議建立「水權交易市場」

【紐澳新聞週報】紐西蘭學者提議建立「水權交易市場」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時,上帝是解答;其他時候,金錢才是。」-《橫越國土》詹姆斯·帕特森著

本週編譯:Dennis Peng,林柏華, Zoe Hu, Oddis Tsai
Blog Editor: Rick Liao
漫話紐澳Credit: Zoe Hu

1. 澳洲呼籲:東協各國在南海問題上應對中國採取一致立場

澳洲外交部高級官員向東協國家呼籲,希望各國面對地區緊張情勢,例如針對中國在南海的領土主張,能夠維持一個統一的態度;否則東南亞各國將失去扮演區域內經濟和安全結構的關鍵角色。

澳洲外交貿易部秘書長Peter Varghese在克勞福德澳洲領導論壇(Crawford Australian Leadership Forum)上警告,東南亞國家協會(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的十個成員國在國際法庭結果即將揭曉之際(編按:關於菲律賓控告中國利用九段線主張大片南海主權一事),必須維持相同的立場。

他認為現代中國的情勢在近年來已經發生了變化,中國不斷高漲的民族主義讓其他國家在評估中國政府的行動時,必須把民族主義這個問題考量進去。

「華盛頓不會容許讓中國的發展模式,成為其他國家發展所效仿的對象。」

這意味著東南亞地區可能正邁入一個「危險時代」,美國會試圖在「一切都來不及」以前做出一些行動;而中國軍隊也可能認為本身的實力已「足夠抵擋美國的子彈」,因而引起危險的摩擦。

參考資料: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 22/06/2016, "Top diplomat warns Southeast Asia to unite over Chinese territorial claims"

2. 紐西蘭水資源將出現「共享經濟」?學者提倡「使用權」制度

(原文為奧克蘭大學資源經濟學教授Basil Sharp投書)

建立水權交易市場對環境與經濟有諸多益處。雖然大抵而言,紐西蘭並沒有缺水的問題,然而卻因為這樣的優勢、沒有被好好規劃而流失潛在價值。

紐西蘭人均水資源量是澳洲的六倍、英國的十六倍,但國內各地區的降雨量仍因地形、季節有所差異。由於氣候變遷,乾旱季節可能變得越來越長且頻繁。在部分地區如坎特伯雷(Canterbury)、奧塔哥(Otago)以及懷卡托(Waikato),已經出現了水資源枯竭的現象。

當水源變得稀少時,它的價值就開始凸顯出來了。

然而,矛盾之處也跟著浮出 —「水」是我們最重要的自然資產,人們卻不知道它在經濟上的價值為何。歷任政府仍未建構出一個可行的框架,讓我們了解水的價值,並使之成為一項能被交易而、有效利用的資本。

大約三十年前,帕默(Geoffrey Palmer),也就是後來的紐西蘭環境部部長認為,水資源無法有效被利用是因為「先到先得」制度(first-come-first-served system)的阻礙,以及水權交易遇到的瓶頸。然而,他提出了聰明的解決方法,那就是抽象的水權被政府審核過後,能被用來進行有限制的交易;將焦點放在使用權(以及其所伴隨而來的責任),而非只針對課稅議題。(編按:意即將水權的概念由「所有權」轉向「使用權」。)

現在的系統便是依照他的方法運作的;農夫擁有政府頒布的許可證之後,可以在該證有效期間,使用牧場周圍的河水來灌溉。當然,他們也必須遵行使用時的規則。地方議會能夠、也應該密切審查農夫行使水權行為時是否合法,並且適時徵收維護費用。

如果農夫與其他使用者能夠進行水源使用權交易,那水的價值便浮現出來了。

通常來說,水權在土地交易進行時會連帶被轉移,但是如果我們把水權從土地所有權中抽離出來,成為獨立的交易籌碼呢?在集水區的農夫便能更充分地行使他的水權,水權的交易也將遍布各個產業。在水權未失效之前,他們能選擇交易或出租水權,而這些都將在永續發展的前提下運作。

水資源的效用、價值將提升至前所未見的程度。水權轉移的交易將會因為需求而自動產生。因為這種創新內涵,水權使用者將能更加地規劃他們的事業版圖。

河水流量以及含水層的水量每年都循自然因素而有所變動。為了應付這個問題,這個新方案必須定義出,此地區的水源總量以及使用者總數,以估算出水權使用者所能分配到的水量百分比(應以每年作為時間單位)。例如,我所處的地方政府宣布,此區今年預估有1000立方公尺的可用水,而我能行使10%的水權,那麼我便能規劃我的100立方公尺的水要如何使用了。

然而,水權使用者能運用的水量,有時也會因為自然情況改變,需要被調整(例如下了一場大雪)。也許,這聽起來很複雜,卻是實際且可行的。這種情況下,在地方政府深入了解受影響的區域後,具有實質意義的限制規範將可透過科學檢測來推行。

紐西蘭工黨發言人帕克(David Parker)向政府提出了一個以量計價的「水量租賃」的方案;此類方案已被應用在礦物以及石油上。然而,水資源跟金礦的不同之處,在於我們無法準確得知有多少的「水量」將被確實使用。

「水量租賃」曾在養殖漁業中試行過,結果卻失敗了。如果我們直接將水定價,便會出現這個問題。太多的不確定性將會使市場無法正常運作,最終影響整體經濟。(編按:因此作者主張該定出價格的是無形的「使用權」而不是實質的「水量」,然後再依每年自然變動作宏觀調控;硬要比喻的話,有點類似台灣電信業的網路「吃到飽方案」與「計量方案」之間的差異。)

現在正是時候,請國會站出來,讓水權能被自由行使、體現出它該有的價值。過去三十年來,水資源過度地集中在數個集水區、使用模式也跟不上實際經濟交易,水資源也惡化了。為了下一代,我們可以做得更好。

參考資料:New Zealand Herald, 21/06/2016, "Basil Sharp: A generation of lost opportunity"

3. 澳科學家發現乳癌預防藥物

澳大利亞團隊發現骨質疏鬆(osteoporosis)注射藥物denosumab(商品名:「保骼麗 Prolia」或「癌骨瓦 XGEVA」),可預防乳癌(breast cancer),研究結果於本週刊登於《自然醫療(Nature Medicine)》期刊。

平均每400名女性,就有一人帶有與乳癌相關的BRCA1基因。許多患有乳癌家族病史的健康女性,會選擇以乳房切除術(mastectomy),來減低罹癌機率。研究團隊從這類健康志願者捐贈的乳房組織中,找到BRCA1基因。由於BRCA1跟骨質疏鬆和乳癌都有關聯,研究團隊進一步發現原本用來阻斷BRCA1的RANK受體(RANK receptor),以對抗骨質疏鬆的denosumab,也可抑制該基因突變(gene mutation)所造成的乳癌細胞增殖(proliferation)。

目前初步的研究結論,是來自將denosumab注射在老鼠和三名墨爾本女性的結果。未來全球性的人體實驗,預計在二年內展開。

參考資料:

4. 漫話紐澳34:山達基亞太營運中心

耗費澳幣5,700萬(約新臺幣14億)的山達基教亞太營運中心,將於今年九月在雪梨車士活開幕。澳洲、紐西蘭、日本與臺灣的信徒都將在此中心受訓。

「有時,上帝是解答;其他時候,金錢才是。」-《橫越國土》詹姆斯·帕特森著

漫話紐澳34:山達基亞太營運中心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