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競爭從小六就開始:超高教育預算不是打造公平的環境,而是塑造一個競爭的環境

新加坡的競爭從小六就開始:超高教育預算不是打造公平的環境,而是塑造一個競爭的環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新加坡政府而言,教育一向是施政重點,但這不是一個公平的環境,而是一個競爭的環境。

新加坡政府以有錢聞名於世,教育一向是施政重點。但政府的錢不是用來提供一個公平的環境,而是塑造一個競爭的環境。

小一就開始分班

我認為新加坡和台灣教育制度最大的不同,在於「小六離校會考」。這是台灣在一九六八年推行九年國民義務教育後即行廢止的考試,但在新加坡卻保留到今天。因而在台灣國中階段常見的能力分班和校內外補習現象,在新加坡提前到小學階段便發生了。

長期以來,新加坡教育部實施「小四分流」 制度,也就是從小學四年級開始分班。雖然教育部在2008年取消了「小四分流」,但是所有家長和學生都知道,很多小學在小一就已經偷偷分班了。以我教的華文為例,教材分為三級:深廣、核心、導入單元。你從字面即看得出來,學生是被分成三班:A段班、B段班、C段班。其他主科例如英文、數學和科學,同樣是依照類似方式給學生劃分「階級」。

我自己就教過幾次C段班,可以深切體會到階級對學生造成的心理創傷。他們從小一就開始被貼標籤,自暴自棄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值得注意的是,被劃到C段班的學生比例約在20%到30%之間。

3211955367_677f52c172_b

Photo Credit:Timothy Tsui CC BY SA 2.0

有這麼高比例的學生在小學階段被機械式地放棄掉,這是不是新加坡政府在教育方面投入不夠所導致的呢?情況恰恰相反,以2014年度預算為例,教育類開支高居17種類別的第二位,其數額僅略少於國防類開支。新加坡政府是以有錢聞名於世,教育又一向是政府施政重點。

比較可能的解釋是,政府的錢不是用來提供一個公平的環境,反而是塑造一個競爭的環境。但我會想問,即使國家的實力因人民彼此不斷競爭真的提升了,失敗者的自卑感又該用什麼去彌補?是否用成功者施捨的金錢可以補償?或許更關鍵的問題是,在一個變化日益加速的時代,以學校成績來決定一個人成功或失敗的制度,是否能培養出對社會真正有用的人才?

反過來看看A段班的情況。新加坡有一個特殊名詞:「小六會考狀元」。狀元有很多種,有各校狀元,也有全國狀元。這一類的年度焦點人物,在台灣同樣有,只不過主要產生在大學聯考這一關。

每年我都會看到記者在放榜後訪問「小六會考狀元」,要了解他們成功的祕訣。我覺得很有趣的是, 大部分的新加坡狀元都是在強調自己很努力,練習題做了幾十遍。而在台灣,我印象中的狀元幾乎全是說他們很會規劃時間、讀書很有效率;總之是既有讀到,也有玩到。

33857247_35ebd68557_b

Photo Credit:Kim Ong CC BY 2.0

那麼家長呢?新加坡的狀元家長常會在鏡頭前演出苦盡甘來的戲碼,好像全家從此要鹹魚翻身。而台灣這邊卻是像意外當上星爸、星媽一樣的居多,最多是走路有風,沒有什麼悲情的感覺。想想當紅藝人Selina的父親「任爸」,你就明白我的意思。從這一對比看來,兩地雖然同樣都是升學主義掛帥的社會,考試的份量在人們心中還是有不小的差異。

補習班和獎學金

除了能力分班之外,校內外補習的現象也值得一提。由於學校空間不夠,大多數小學分為上午班和下午班。這一點類似台灣有些高中的情況,夜間部與日間部共用一間教室。假設某學生屬於上午班,當他成績不達標的時候, 下午就會叫他來補習。

補習有不同方式,有的是一師對多生,師將這些被鎖定的學生重新編成一班,集體多做習題;有的是一師對一生,老師盯著學生一題一題做。校內補習完全是免費,只是苦了沒有加班費的老師,以及被逼來參加的學生。在校外到處有補習班,小六離校會考的四大主科:英文、數學、科學、母語,全部有得上。

每家補習班都貼了紅榜,展示去年本班升學成績。新加坡家長如果不喜歡大班教學,就會請私人家教。由於需求量很大,家教鐘點費相當高,行情好到能吸引很多辭職的學校老師全職從事此一行業。與台灣老師不同的是,新加坡老師工時長,又沒有任何形式的加班費,於是我的同事中有不少人「棄暗投明」去了。

33915972_505d470d44_b

Photo Credit:Kim Ong CC BY SA 2.0

與補習班文化相配套的是參考書文化。新加坡嚴格講起來,只有一家連鎖書局是全島皆有分店,那就是「大眾書局」。你以為它像台灣的金石堂書店嗎?那你就搞錯了。大眾書局比較像是台北市重慶南路上一些專賣參考書和考試用書的書店,店裡大部分的書櫃留給琳瑯滿目的參考書,其他類別的書籍反而是少數。

請注意,這是新加坡規模最大、分店最多的書店。那些以銷售一般書籍為主的書店去哪兒了呢?以我這十年看到的,無論是外國書店,還是本土書局,基本上早就絕種了。怎麼會這樣?我也覺得很奇怪。你不妨瞧瞧地鐵和巴士裡,幾乎人人手持智慧型手機和平板電腦。總不會大家都在打遊戲和看韓劇吧?或許新加坡人已經進化到看電子書了呢。

我們再注意看一下補習班的外牆,會發現很多老師強調自己是「獎學金得主」。在台灣,遠近馳名的「赫哲文理補習班」,不也一直強調創辦人是台大醫科的嗎?這是一種類似的廣告手法。新加坡和台灣雖然都有獎學金制度,但含金量大為不同。

台灣的獎學金一般來說,只是發一筆現金就算了,最好的狀況是全額補助學生的學費。新加坡的獎學金不是這麼簡單。它是一個長期且完整的人才培育配套方案。政府每年會提供獎學金,發放給升學考試成績優秀的初級學院(Junior College,等同於台灣的高中)畢業生。

這沒什麼特別,特別的是獎助內容。只要學生有本事申請到國內外任何一所知名大學,政府便替他負擔所有學雜費直到畢業。既然是任何一所,學生完全可以「吃到飽」。哈佛、史丹佛隨他去,反正政府買單。最誇張的是,學生畢業後政府還能保證就業,在某機關內留下主管職缺。一回來他可以直接跳過基層工作,管起一堆年紀較大的非獎學金得主,從此平步青雲。

我們今天所看到的新加坡內閣成員與高階公務員,幾乎全是從這個管道坐直昇機飛上來的,其中有好些人甚至在四十多歲便升到了部長。這樣的直昇機制度好不好呢?實在是見仁見智。但可以確定的是,如果從直昇機摔下來去當補習班老師,顯然是一件很遜的事情。我想補習班老闆應該是沒有想清楚,才會拿獎學金得主當活廣告。老闆大人,您就饒了他們吧。喜歡拿獎學金得主兼政商名流當活廣告的華僑中學(Hwa Chong Institution), 也沒想到他們最終會淪落至此啊。

典型菁英學校:萊佛士書院

獎學金得主的概念與菁英主義密不可分。我很久以前便聽說新加坡崇尚菁英主義,一直搞不清楚具體是怎麼回事。直到有一次學期中的教師訓練課程,我才恍然大悟。在那次受訓,我去了萊佛士書院(Raffles Institution)。這是新加坡最負盛名的一所學校,其初級學院部的地位相當於台灣的建中、北一女。一大早剛從學校旁的巴士站下車, 我就發現校地面積非同一般, 至少是台北市內一間私立大學的規模。

我在校區四處走動的時候,更發現校內硬體與軟體設施甚至達到台灣的國立大學等級。一整天實地觀察下來, 我感到心情非常複雜。我的母校建中始終是以學生優秀、校舍破舊著稱,為什麼同樣是一流的學校,建中人得到的是三流的環境?以前我們還可以安慰自己,環境越差的地方越出人才。

但是, 難道台灣要一直把惡劣的教育環境當作「強項」? 這樣的精神會不會太過「 阿Q」 了? 這真是讓人非常感慨。要進一步了解新加坡菁英受到的待遇,請再看萊佛士書院的官方宣傳片,相信你會跟我一樣的悲憤莫名。

各位不要把獎學金制度想像得太過美好,而忽略了它恐怖的另一面。

大部分的獎學金都設下附帶條件,規定學業結束之後,要在國內服務若干年份。未服滿「刑期」者,政府會以高額罰金伺候。假如違約的你想賴掉,可沒這麼容易。早在拿獎學金的時候,政府便會強制要求你找兩個保人,而且對保人的資格要求很嚴苛。

連我這個與獎學金得主沾不上邊的小學老師,當時為了到教育學院免費受訓一年,也必須簽下為期三年的不平等條約。看在三年「刑期」的份上,我的教育學院同學們都沒有嘗試「越獄」。可是同學們越是不敢嘗試,就越想知道究竟要罰多少錢。每次我和同學在寒暑假聚餐,話題除了圍繞在同事與學生之外,最熱門的話題莫過於此。既然同學的求知慾這麼強,中年轉業的我又比同學年長不少,而最重要的是,我有追根究柢的精神,看來我只好當仁不讓了。於是我在教育學院畢業的一年後就提出了辭呈,親手解開了謎底。

從此之後,我成了同學們首選的違約顧問。雖然我在新加坡小學春風化雨的生涯已經在2008年劃下了句點,自此轉做全職交易人去了;但是從我以往對教育界的「慷慨解囊」來看,可以說是熱心不落人後,教育部長實在應該頒個匾額給我才是啊。

本文收錄在由時報文化出版的《幹嘛羨慕新加坡》

《幹嘛羨慕新加坡?》立體書封300dpi│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