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版的「國民航空」?華航罷工與山崎豐子《不沉的太陽》

台灣版的「國民航空」?華航罷工與山崎豐子《不沉的太陽》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回到台灣、回到現實世界,祈禱華航能夠走出跟國民航空不一樣、更充滿希望的故事。

熾熱的太陽穿破濕厚的雲層,讓向來悶熱的台北街頭更加蒸溽,人行道上的行人也因此稀稀落落,一位拖著行李的華航空服員──雖然地勤與空服員是身著同一套制服,但只有空服員才會拖著拖式行李箱離開機場──因此十分顯眼。崎嶇的人行道、毒辣的陽光、汗濕的頭髮,簡直就像是整體華航空服員的縮影。

在錯身的瞬間,我微微點頭對她點頭示意,但她只是緊繃著臉使勁拖著行李奮力前行,並沒有意識到我的動作。空服員在亞洲一直都被打造成一種光鮮亮麗職業,而且是近乎專屬於年輕女性或「美魔女」的職業,因此一位身著紅藍相接的制服的空服員在台北街頭滿頭大汗地拖著行李前行,就成了一幅難得、甚至帶有點不祥的畫面。

AP_100119111282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2010年1月19日,日本航空(JAL)召開記者會宣布申請破產保護,當時的社長西松遙在記者會上辭職,並鞠躬致歉。

這讓我想起多年前日本航空破產時的一篇評論報導,提到日本的航空公司為了維護空服員的形象,在公司高額獲利時都發給空服員計乘車券以供通勤,但當日航在2000年後營運慘淡之時,日本民眾紛紛在來往機場的電車上目擊空服員穿著制服打瞌睡而倒成一團的狼狽畫面,而這也成為日航這個和華航一樣擁有大量國家資本的航空公司倒台的預示景象。

說到日本航空,山崎豐子的《不沉的太陽》(沈まぬ太陽)就會立刻浮上腦海。身為社會寫實派代表的小說家,山崎豐子的重要作品幾乎都可以讓人製作出一個表格,讓人對應現實世界與小說世界的人物與組織對照表,無庸置疑地,小說中主角服務的「國民航空」對應到現實世界裡,就是日本航空。

先不論日航與國民航空之間的關係,在這部講述國民航空的工會幹部如何領導國民航空罷工,因此被流放巴基斯坦、伊朗、肯亞多年,以及在回國後處理「國民航空123號御巢鷹山空難」家屬安撫、投入國民航空改革、之後再度被流放的小說中,我們竟然可以發現國民航空與華航許多不可思議的巧合。

AP_8508130138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1985年8月12日東京時間傍晚18點56分,搭載509名乘客及15名機組員的日航所屬波音747SR-146在關東地區群馬縣多野郡上野村附近、距離東京約100公里的高天原山山脊墜毀。當時日本的媒體的誤會,將墜毀地點誤認為御巢鷹山脊,至今仍有很多日本人將空難稱為御巢鷹山空難。

首先,兩者的罷工都是出現在國家領導人出訪的時機點上,而國家領導人的出訪也都成為資方壓迫工會的說詞與理由。再來,雖然國民航空是因為罷工事件才產生御用的「國民航空新生工會」,與華航的時序略有差異,但御用工會都在打壓勞方上扮演極為重要的角色,使用的反動修辭也幾乎如出一轍。

小說中御用工會幹部最令人側目的,就是各種特權與糜爛,例如享受帳目科目不明的高級遊艇、昂貴紅酒、性招待等等,雖然我們沒有直接證據顯示華航企業工會的幹部從事類似的行為(我想不會有人希望有),但其理事長極為大量的華航持股也還是提供了一些想像空間與疑問的火種。

最後,國民航空與華航都擁有極為惡劣的飛安紀錄,不同的是,將青翠山頭化為人間煉獄的御巢鷹山空難是發生在罷工成果已被國民航空高層與御用工摧毀的二十餘年後,但華航已經是在付出了許多的人命與代價之後,空服員們終於為了避免過去的悲劇再次發生,決定負起責任挺身而出,為自己的權益與飛航的安全走上歷史性的罷工之路。

華航
Photo Credit: 華航空服員提供

處理完私人事務來到附近的松山機場觀賞飛機起降,一時心血來潮看看社群網站上的文章,才得知了華航空服員此刻正式啟動罷工的消息。這時我才恍然大悟一個多小時之前與我錯身而過的空服員,當時應該正前往罷工現場的路上,因此她的身影並不是華航狼狽的象徵,而是華航空服員在艱困的環境中,仍然堅毅地為更人性、更安全的職場與飛航環境向前大步前進的縮影。

我在心裡面期待著華航未來可能的改革,但所有的台灣人都應該警惕,國民航空御巢鷹山空難後的改革,是以悲劇收場,魔性的不沉太陽終究吞噬了主角恩地元。

回到台灣、回到現實世界,祈禱華航能夠走出跟國民航空不一樣、更充滿希望的故事。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