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被壟斷的國家:看看大馬,想想台灣

媒體被壟斷的國家:看看大馬,想想台灣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01年5月28日,是馬來西亞追求媒體自由的媒體人痛心疾首的一天。那一天,陳嘉庚一手創辦的《南洋商報》,連同《中國報》被馬來西亞華人工會收購,是馬國中文報壟斷與新聞自由淪陷的起點。

2001年5月28日,是馬來西亞追求媒體自由的媒體人痛心疾首的一天。那一天,陳嘉庚一手創辦的《南洋商報》,連同《中國報》被馬來西亞華人公會收購,打開中文報壟斷與新聞自由淪陷的缺口。

新聞詞典:成立於1949年的馬來西亞華人公會(簡稱馬華公會或馬華),為代表馬國華人社群的政黨,至2012年八月底統計,全馬來西亞共111萬5千167名黨員。

unnamed (1)

馬來西亞民眾抗議《中國報》被馬華工會收購(Photo Credit:Malaysiakini

5年後,親近國民陣線的《星洲日報》社長張曉卿又正式出手,從馬華手上買過這兩份報章,並成功囊括4大中文報(星洲日報,南洋商報,光明日報,中國報),獨占西馬半島近90%市場。

新聞詞典:1973年成立的國民陣線(簡稱國陣),是由巫統、馬華等政黨組成的政治聯盟,已執政41年。

這種媒體沉淪並未靜悄悄發生,評論人罷寫,華團領袖出面譴責,新聞工作者與讀者抗議,燭光會與聲援運動,都明確表明民間的反對立場。

然而,經歷13年後,相對過去轟轟烈烈的反媒體壟斷運動,報殤事件如今似已淡出人們的記憶。在社交媒體普及,人人都可上網高談闊論抒發己見的今天,民眾對於此事的討論,更顯得少得可憐。

b08618c416a84489feff38fd784862e0

(Photo Credit:Malaysiakini

新聞自由價值成為主流

儘管如此,「維護媒體自由撰稿人聯盟」(WAMI)主席黃進發樂觀認為,大家都不再多談528事件,不代表新聞自由的價值已被遺忘,它反而意味,媒體自由如今已成為年輕知識人的主流共識。

黃進發通過電郵接受《當今大馬》訪問時舉例說,在13年前,人們很難想像,政治人物敢和中文報對著幹。

「可是,今天大膽罵中文報的行動黨名嘴丘光耀成了英雄,雪州高級行政議員鄧章欽也不屑討好中文報,反而他們一些奉承中文報高層的黨內同志,往往被人看不起。」

新聞詞典:民主行動黨,簡稱行動黨、民行黨,是馬來西亞目前國會的主要反對黨之一。

unnamed (2)

「維護媒體自由撰稿人聯盟」(WAMI)主席黃進發。(Photo Credit:Malaysiakini

罷寫評論人已轉戰網媒

黃進發也分析,528運動不如往昔,是因為當年站在前線反對報變的評論人和華團領袖,在立場或抗爭方式上,已經有所改變。

他指稱,由於華團領袖需要華文報上的曝光率,所以當南洋報業復辟的機會越來越渺茫,甚至到不可能的地步時,不過3年,大部分反報變的華團領袖就和世華媒體高層言歸於好,盡棄前嫌。

「大部分罷寫的評論人13年後毅然堅持立場,許多放棄紙媒轉戰網媒。」

陳亞才:精神延續未斷

隆雪華堂執行長陳亞才也與黃進發的看法相同,認為雖然人們已經不再談論528報變事件,但此事所追求的精神與目標,包括反對政黨收購媒體,反對媒體壟斷和要求媒體公正客觀報導,仍在延續不間斷。

新聞詞典:隆雪華堂是吉隆坡聯邦直轄區各華裔社團的聯絡中心。

他在接受《當今大馬》電訪時舉例,民眾如今在一些大事件發生後,如果發現媒體報導偏頗,就會有人出聲抗議,而非冷淡看待媒體的明天。陳亞才舉例,香港《明報》出現更換總編輯事件,最終由大馬人鍾天祥出任該報首席執行總編輯,大馬的知識界和評論界人士,甚至都有發言聲援《明報》。

「這就可以看到,這其實基本上就是528運動的精神。」

Kevin Lau

2014年1月6日,香港《明報》總編輯劉進圖遭撤換,2月26日又遭兩名不明身份刀手襲擊。(Photo Credit:AP/達志)

楊白楊:上網者不在乎

同時,時評人楊白楊在受訪時,就以中文報章被壟斷和網絡普及的現象來看待民眾不再談論528報變事件的現象。

「很少人討論528報變了,因為13年來,4大報都不提528,全面掩蓋528 報變事件,不上網的讀者不知情。上網的不在乎,他們認為,壟斷什麼啦!現在什麼時代了?」

隨著網絡媒體崛起與社交媒體普及,加上華社的政治覺醒,黃進發認為,這局部抵消了馬來西亞中文報業被壟斷的後果,因而讓很多人或看不到其惡果,但他點出,年長、低教育、低收入讀者群,還是依賴傳統報章媒體吸取資訊,因此報業壟斷對資訊自由、民主化的威脅還是很大。

中文記者失去出走條件

黃進發也說,中文報業被壟斷的最大問題,就是中文報人的職業選擇空間大大縮小。

「你要跳槽?大部分可以跳槽的對像都同屬於一個老闆,跳什麼呢?狡兔不能有三窟,自然難有底氣和老闆上司拍桌子。」

「媒體本來應該是知識人的重鎮,但是,在天下一統的中文紙媒,我們看不到什麼朝氣,因為大家沒有加強實力來面對競爭的動機和條件。」

他接著指出,由於網絡媒體一般聘用員工不多,不能吸納所有有志於新聞的朋友,因此報章墮落的最大結果之一,就是許多有潛力的年輕媒體人被慢慢消磨耗損掉。

「讀者可以出走,在報章壟斷後,絕大部分記者就已失去出走的條件。」

大部分新聞人仍有良知

在這種情況下,黃進發說,由於中文報章壟斷失去了向政府施壓的談判籌碼,只能跟在中文網媒後面,而隨著網絡在未來越普及,紙媒的處境將更顯尷尬。

儘管如此,楊白楊仍樂觀看待中文報業的發展:「因為壟斷主屬下大部分新聞工作者還是有良知有自尊的,他們不為壟斷主塗脂抹粉,他們保持沉默,甚至走鋼索,不照壟斷主的意願行事。這點我們應該感謝他們。」

「那些對壟斷主歌功頌德的新聞界前輩,只是替國王裁縫新衣吧了。」

7907912284_2ca0372ded_z

台灣反媒體壟斷運動。(Photo Credit: Shih-Shiuan Kao CC BY SA 2.0)

本文獲當今大馬授權刊登,原文請見黃書琪〈528报殇十三周年:媒体自由成青年精神〉(2014.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