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場自經區公聽會重點整理(上):台灣小而美的農產品牌,開放後還能維持MIT的品質嗎?

第四場自經區公聽會重點整理(上):台灣小而美的農產品牌,開放後還能維持MIT的品質嗎?
Photo Credit: 吳 麗詠 CC BY ND 2.0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第四場「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草案」公聽會由立法院經濟、財政、內政三委員會於4月10日召開,這場將會分兩篇來整理,本篇主要討論提綱如下:

  1. 農業加值及得輸入現行禁止進口之中國農產品措施之具體效應及影響評估。 
  2. 對於我國農業部門暨農產加工及食品加工產業之衝擊評估。

(相關報導:發展帶來進步,也帶來衝擊:「自由經濟示範區」你該知道的幾件事

針對自經區將農業及野生動物開放,開南大學行銷學系教授吳明敏抱持反對的看法,他認為根據國際農產品的比較利益,農業的開放將會造成我國農業受到巨大的衝擊,進而傷害我國農業的多功能性,危及安定社會的力量。

「請農委會告訴我,台灣有幾個產品有特殊性、有台灣風味,將來在自經區是無法被取代的?台灣有幾項農產品比東南亞或中國便宜?如果沒有,將來自經區會把整個農業滅掉。」吳教授認為,農委會並沒有站在台灣農民的角度,增進其利益。

「容許進口原料與國產原料混搭已經違背馬總統 2008 年的政策承諾,他曾說過進口農產品要與國產農產品分割清楚,大家可以去看看當時讓農民好生活的12項重要農業施政承諾,現在反而變成鼓勵混搭。」

「自經區應該要用國產原料,並且以政策配套、優惠措施及減稅等方式來幫忙我國業者將國產農品外銷,並確保國內的產品是安全的。」

台灣大學農業經濟學教授徐世勳則認為,台灣農業的未來發展趨勢已朝向商品化與供應鏈發展,台灣應該以韓國為借鏡,作為農業朝向國際發展的範本,並透過自經區中的試行區,讓農業參照過去台灣的中小企業,在國際上打拚並與國際接軌。

針對國內農業問題,徐教授還表示,政府應提撥一筆專款藉以保護農業,甚至主張成立更多的救助基金,仿照美國TAATrade Adjustment Assistance)的方式協助我國農業轉型,並希望政府能和更多國家簽訂FTA

「韓國很聰明,他們現在把 FTA 當做他們的growth engine,他們不談多功能性,或是糧食自給率,他們把全部的精神集中在其他各行各業來帶動農家的所得,這是我希望提出來給大家參考的,我們應該參考韓國是怎麼進行的。」

「我建議應該逐年寬列1,000億的農產品受進口損害救助基金,仿照我們加入WTO的時候,李前總統主張為了保護我國農業應該專款專用。」

「農業應該要特別救助,也是因為有這種救助基金,韓國才有可能跟各個國家簽自由貿易協定,更何況是我們所謂的WTO plus TPPRCEP,比WTO更開放,在這種情況下,我主張應該成立1,000億或更多更好的救助基金,也仿照美國TAA的方式協助我國農業真正的轉型,而且救助基金一定要專款專用。」

Photo Credit: Ted Chi CC BY 2.0

臺畜公司副總經理王志興以業者與勞工的身份到場表示意見,對於自經區特別條例納入農業加值,他個人持樂觀態度,並且根據其經營豬肉外銷數十年的經驗,認為目前的技術門檻與從前已大不相同,台灣豬肉跟國際打的是品質並非價格,因此對於開放後的國際競爭,具有相當信心。

「我們的產業屬於肉品加工,也是食品加工的一個產業,其實這十幾年來台灣這些相關產業幾乎沒有人在國內投入大筆金額建廠或是擴編,因為市場不再成長,而且也無法走出去。」

「自從我們聽到農委會及經建會規劃的自經區,把農業加值,又把食品加工納入這個產業之內,我們非常興奮,所以在今年初已經申請進駐自由經濟示範區,目前在積極規劃,預計投入10億元建廠,未來的年產量預計有12,000噸,目標市場除了內需之外,還要外銷到日本、新加坡、香港,甚至中國大陸。」

「為什麼我們有這麼大的信心?因為我們擁有很好的原料及加工技術,這些部分整合之後,有機會將台灣優良的畜禽產品銷往國外,而且有機會將我們上、中、下游的產業重新串起來,使台灣的經濟有機會再次蓬勃發展,這對畜牧業也是很大的加分。」

「以畜產而言,大概比較少牽扯到中國輸入的產品,以加工業者而言,中國農產品到台灣雖然是有價格優勢,可是對於他的品質控管與風味是比較沒有信心的,所以應該不會符合加工業者的需求。」

「以畜牧加工而言,為什麼我們有『養豬王國』之稱?就是因為台灣的豬肉真的是最好吃,過去我們銷往日本、韓國,不是價格戰,而是品質戰,所以未來對於加工產業的衝擊,我們認為是幾乎沒有的,而且還有機會把台灣這些優良畜禽產品再次提升。」

台灣農民聯盟前理事長蘇偉碩則認為,自經區的開放將使得台灣的農民難以生存,並指出農委會所提出的內容都和二級產業相關,受益者亦集中在工業;同時質疑,未來在計算GDP時,所產生的產值要計算在農業或是工業?

「全世界所有學過經濟學的人都知道,農業指的是所謂的一級產業,而今天農委會所提出來的這些東西卻都是二級產業,不管是1次加工、2次加工、3次加工或4次加工,全部都是在工業啊!」

「有關豬肉的部分講得非常清楚,豬隻必須在台灣符合規定的畜牧場飼養,而對於豬肉產業而言,開放自經區對他們有什麼用?除非是要開放中國豬隻進來,要不然一點效益都沒有啊!如果政府真的想要好好發展台灣的養豬產業,其實要考量的是其他層面的問題,包括污染防治、銷售、品牌建立的問題,絕對不是考量自經區的問題。」

高雄應用科技大學國際企業系教授李仁耀指出,產業結構調整的緣故,國內農工原料慢慢減產,導致相關農產品加工發展受到限制,不過實際上,更多的擔憂是來自於大陸產品的問題。

究竟962項大陸農產品進入自經區,是否會對台灣農業造成衝擊?李仁耀表示,在自經區的題綱中,資料提及「若大陸農產品進入自經區加工沒有經過實質轉型,則無法進入台灣」,倘若資料屬實,則對於國內農業衝擊將為較小。

「到底會不會有衝擊?在題綱裡面,我們關心的是962項中國大陸農產品如果進入自經區,對臺灣農業的衝擊是什麼。會議資料裡面有提到,這 962 項農產品進入自經區加工之後,如果沒有經過實質轉型,是不能進入臺灣的,也就是它必須完全出口…如果這個命題是真的,那表示它對國內農業的衝擊相對來講可能是比較小的。」

Photo Credit: manginwu CC BY SA 2.0

提及爭議較大的茶葉問題,李仁耀表示,由於台灣茶葉價格比較高,加上台灣原料的減產,若能從中國進口原料,並且再出口,是否得以透過這樣的方式形成互補產品線?

「大家最關心茶葉會不會對臺灣產生替代性的衝擊?目前我們的茶葉出口比較多,但是過去來講,我們這方面的原料其實是大幅減產,所以,有沒有可能透過中國大陸的原料進口,然後再出口,形成和臺灣互補的產品線?我們知道臺灣茶葉的價格是比較高的,如果我們進口這些原料來做加工出口的話,其實也可以創造附加價值,形成比較完整的產品線,從而創造品牌。」

最後,李仁耀表示,倘若自經區的962項農產品經由加工進行再出口,在數字上當然不會有衝擊,但唯有透過適度的管理制度、海關監管、倉儲管理等,才有利於產品建立起國際品牌以及進行全球的運籌。

高雄市政府農業局局長蔡復進則認為,政府應加強輔導農民的機制,包括產銷班、合作社和農會,提升農民的加工技術品質,藉以吸引年輕人返鄉務農。

「政府是不是應該設立育成中心,利用禮拜六、日大家休市的同時,讓年輕朋友到工廠裡面實質操作,讓他們賺取一些所需要的經費,慢慢增加他們的收入,讓他們未來也有能力提供加工廠,進而照顧到農民。」

針對自由經濟示範區的農業加值部分,中興大學應用經濟學系教授陳吉仲認為其將對農業產值產生負面影響,「自經區特別條例第42條告訴我們,我們開放對中國管制的830項農產品進入自經區,管制性產品全數外銷,非管制性產品可以輸往課稅區或保課區外,就是內銷;白話文的意思是,如果今天進口花生,因為我們對中國管制花生,生產花生油是管制性的,可以外銷;生產花生醬是非管制性的,可以內銷。」

「第33條乃是講營利事業所得稅,農委會表示這是針對簡易加工所做的規範,針對簡易加工的部分,這裡面有6項定義,其中有一項是『重新改裝或是包裝』,舉例來說,我們進口紅豆、茶葉並改變包裝,請問這算不算是簡易加工?如果算是簡易加工,那麼,我們是不是可以大量進口大陸便宜一半價錢的紅豆,並重新改包裝之後再出口到日本,請問這算不算是簡易加工?如果算,那麼簡易加工的定義是不是所謂重新改裝或包裝而已?如果是,業者還可以免營利事業所得稅。」

「如何管理中國管制性農產品原料?這些原料進到海關,要從海關進到自經區,即使你們有做電子管帳,難道廠商就不會動手腳,讓這些管制性的農產品進來國內市場嗎?例如1公斤的馬鈴薯可以做多少薯條和薯片?這件事廠商說了就算,這個部分要怎麼管理?」

統喜企業總經理張連發對於進口原料茶表示支持,不過同時政府亦應扮演嚴格把關的角色,方能對台灣茶產業產生長遠的利益,「臺灣茶也因為做貿易的關係,所以可以外銷出去,一年大概是出口6,000公噸,雖然我們進口30,000公噸,但是我們出口6,000公噸就能把那些錢全部賺回來,這是臺灣的一個優勢,包括大陸來臺灣採購很多臺灣的高山烏龍茶,這也等於是一個互補。」

「我們要嚴格把關,因為我們可以依照政府的規範請SGS做農藥檢測,如果是在國外設廠,又怕也許沒有把關到,賣出去反而會影響到臺灣,像前一陣子塑化劑的事件就對我們的食品產業影響很大。」

「我上個月也到過斯里蘭卡考察,斯里蘭卡的茶一年生產30萬噸,而且是賣到全世界,但是我很訝異,因為我去參觀他們工廠的時候,竟然發現他們在包裝大陸福州的茉莉花茶,然後直接寫上斯里蘭卡製造,之後再賣給大廠,我說他們賺翻了,因為我們不能進口,我們都被設限了。」

台灣農村陣線發言人蔡培慧則針對農糧進出口的開放所可能導致的就業機會流失表示擔憂:「不管是我們『販仔』的在地經濟模式,或者是我們的農產品透過農會、產銷班銷售,還是我們創立的主婦聯盟消費合作社、農夫市集,其實這些都是在建立臺灣的農業生產多樣性和運輸的多樣性,以及中高齡失業者可以參與這個行業的可能性,可是如果我們開放讓國際農糧進出口,我們會把這樣的多樣性給窄化,甚至影響非常多的就業機會。」

Photo Credit: 景美六龜 CC BY ND 2.0

委員蘇震清以鳳梨為例,針對產品原料混搭情形所可能造成的品牌衝擊提出質疑,「不管原來外銷的產品原料是百分之百使用臺灣的土鳳梨、10號鳳梨還是8號鳳梨,這些真的都是MIT的產品,但是有了自經區之後,業者可以混入其它東西,只要附加價值超過35%,除了免稅以外還可以掛MIT的品牌,這就是剛才很多人關心的問題,這樣是不是會毀了我們MIT的名聲?」

委員黃偉哲表示臺灣的競爭力從世界經濟組織、國際貨幣組織等其他機構所做的評比來看,仍是在世界國家前面的,只是外國投資的比例還是很少;黃認為一般民眾對農業仍是覺得需要看天吃飯,因此農產品的價格容易受天候波動,也指出曾經台灣也有農經博士治國的總統,但經濟改善程度仍是有限。農業因為自經區的開放後可能所造成的問題,也希望政府出來解釋清楚。

「每年農委會預算扣除官員薪水及人事費用外,直接給農民的聽起來也是一筆數字,無論是保證價格收購、計畫收購、輔導收購、餘糧收購,以及其他補助、天然災害救助,甚至農業生產資材、農路、水土保持等補助修復好像還滿多的,給人感覺每年都是好幾百億,但事實上為什麼農民收入仍是偏低?」

「一般民眾比較疑慮或懷疑保留的地方,主要在於自由經濟示範區內原本沒有開放進口的農業,尤其是來自對岸中國的830項農產品,會不會使自由經濟示範區開了一個巧門,無論是前店後廠或開放進口的概念,將會變成中國或其他國家農產品得以長驅直入進到台灣市場,取代台灣的生產原料,到最後以MIT的農產加工品出口的一個巧門?」

「我們不希望因為自由經濟示範區的設立,而讓台灣農產品在非常脆弱而且價格彈性非常低的情況下,造成很大的衝擊。綜合而言,很多經濟學者支持自由經濟、自由貿易,但對於各部門所面臨的自由經濟,甚至是自由經濟示範區所可能面臨的衝擊不一,耐受能力也有所不同,希望將來在審查自經區條例時,大家要能思考並顧慮到這點。」

委員田秋堇表示台灣並不是沒有資金,而是要探討為什麼國內的資金不肯投入農業發展?也認為台灣的農業發展走小而美路線,面對中國低價競爭的農產品,將會重大影響到台灣農產品。面臨開放830項大陸農產品,田秋堇指出農委會真的有辦法管制嗎?並且,當初總統馬英九簽署ECFA時,拍胸脯不開放,現在卻可以開放在自經區,「這不是開放,那什麼才是開放」。

「我們農業發展都是小而美,要如何與中國的農產品競爭?我們只能走小而美的精緻路線,農委會長期以來也不斷地這樣講,所以我認為自經區只有對加工業比較有利,對於本地精緻、高單價的農產品是不利的,以鳳梨酥為例,自經區以後在生產鳳梨酥時,鳳梨會跟誰買?搞不好就從海南島進來了,因為比較便宜。」

「在簽署ECFA時,我們都很擔心會讓830項農產品開放登陸,我記得當時馬英九總統與小英主席的辯論,在全國現場直播時,他還拍胸脯保證ECFA等兩岸經貿交流不會造成830項農產品登陸,結果他卻轉個彎採用自經區的方式。」

經濟部次長沈榮津表示,針對台糖土地利用問題,只要能使土地有效利用並它的價值最大化,符合土地分區規定,都會全力配合。並且也舉出,現今與高雄市政府合作產業園區;在雲林也在徵收台糖公司的16班農場土地,目前均已通過內政部營建署的都市計劃和環保署的環評審查。此外,他表示,屆時在地農產加工部分的問題,會配合農委會並且指定台糖公司負責資產的黃副總來為大家說明。

「我們最近跟高雄市政府配合的就是我們的和發產業園區,整個和發產業園區土地的9成都是我們台糖公司的,在中央跟地方的努力之下,目前已經獲得內政部土地徵收審查的支持,這是在高雄的部分。」

「我們也和台糖公司協調,釋出16班農場的土地,這個土地也一樣透過中央跟地方的努力,並已經通過內政部營建署的都市計畫審查,以及環保署的環評也都審查過了。現在雲林還要再努力的就是我們內政部土地徵收的部分。」

台畜公司副總經理王志興則認為,自經區對於農業部門的開放,能提升競爭力與增加合作機會,從上到下的整合能提高產品的附加價值。

「自從我們台畜公司申請進駐園區之後,有一個基金來找我們合作,它的概念是以台灣的原料和加工技術來做,然後由他們這個基金扮演品牌行銷的角色;這個是我們當初比較沒有想到和看到的,再加上我們有好的產品、好的加工技術和原料,這樣串連起來,就可以把台灣這麼優良的東西帶出去。」

統喜企業總經理張連發對自經區農業部門開放抱持樂觀的看法,認為產業只要有特色,開放就不怕競爭,更可因此提升在國際上的競爭力。

「茶葉方面,現在台灣最有名的就是梨山茶、阿里山茶和凍頂烏龍茶,這些茶葉可說是供不應求;事實上茶葉和其他很多產業都有關連,台灣很多東西都有其特色,只要我們掌握這些特色,我們的農業就不怕競爭,這是從茶葉裡面創造出來的產值,如果沒有茶,就沒有這些周邊產品。

「問題在於,產量就是那麼少,但如果能加工,那麼該內銷的就可以繳稅,讓政府增加稅收;可以外銷的,就到經貿園區去。由於大陸與台灣簽訂ECFA後,茶葉是零關稅的,所以台灣茶葉可以直接出口到大陸,這對我們是最有利的,也讓我們的產業規模更大。」

「就農產品來說,台灣關稅是算重的,尤其茶葉有17%的關稅,烏龍茶更高達22%;至於自經區則是保稅區,茶葉進入自經區再轉賣可以免關稅,如此方可在國際貿易上擁有競爭力,亦可同時繁榮高雄港及基隆港的碼頭業務與物流業。」

中興大學應用經濟系教授陳吉仲針指出,若擔心自經區農業部門開放,會不會國內的原物料,這又衍生出另一個問題,若不是全部的加工食品都是用國內的原物料,可能會讓用中國原物料加工的食品跟台灣原物料加工的食品混在一起。

「第48條除了得設置衛星農場外,還必須加上契作。至於第33條則不能只是簡易加工,甚至必須是深層加工,換言之,只要進入自由經濟示範區內的食品加工業者,均得免營利事業所得稅、免出口稅及免貨物稅。」

「將來食品加工業者會不會使用這些與土地有關的農作物?會不會使用國內原料?剛才管主委提到,絕對不會全部不用,但也不會全部用,所以問題在於用了多少比例;如果自經區的食品加工業者用了國外原料,是否將排擠到國內原料的使用?」他建議,這點農委會務必計算出來,如果計算結果是有影響,就請農委會修改相關條例。

臺灣農民聯盟前理事長蘇偉碩表示,可以明顯發現開放自經區農業部門,農民是一定會受到很大的影響,但在農民將受到的衝擊前,應先讓他們了解,並提出實質的解決方案;同時提出質疑,認為開放自經區農業部門,並不一定就能打入中國市場。

「主管單位已對今日公聽會的主題做了修正-他們同意一旦這樣做將對台灣農民產生損害,故打算成立農損發展基金,這個前提是必須確立的;也就是說,各位委員及列席的行政官員必須到各農村辦說明會,讓農民知道政府在設立自經區後,會對他們產生損害。」

「目前大家的共識,是自經區所使用的全部都要是台灣農產品。像台畜,非常贊成設立自經區,可是台畜用的是什麼?根本完全與自經區無關。萬一有業者用的不是台灣豬呢?請問還有這條件嗎?今天臺灣打不進中國市場的問題,難道只是因為豬肉不是在自經區生產的?難道大家都到自經區生產後,就可以進入中國市場嗎?」

公聽會逐字稿 原文下載

Photo Credit: 吳 麗詠 CC BY ND 2.0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TNL 編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