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離任後的印度經濟:政府應當牢記好的央行行長絕非可有可無

王牌離任後的印度經濟:政府應當牢記好的央行行長絕非可有可無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拉詹本來是在這個艱難時期引導印度貨幣政策的理想人選。現在他宣布離任,我們只能希望莫迪及其政府確保下一任印度央行行長水平相近,有能力——也有獨立性——來果斷行動維護央行的可信度。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Gita Gopinath(哈佛大學經濟系教授)

拉詹(Raghuram Rajan)不尋求連任印度儲備銀行(RBI,即印度央行)行長的決定對我們這些為印度經濟歡欣鼓舞的人造成了衝擊。雖然莫迪(Narendra Modi)政府與拉詹之間存在問題人盡皆知,但仍然很少有人認為政府會採取這樣明顯有損於印度利益的舉措。

拉詹堅持逐步降息來促進價格穩定從來就不合政府的胃口;相反,政府希望看到大幅度降息刺激經濟增長。政府也並不熱衷於拉詹所謂公共知識分子的身份。之後,過去幾週來,貼近政府的人士爆發了有毒並且荒唐的批評言論,主要是攻擊拉詹的表現和他所謂的缺乏「印度情結」。

儘管如此,人們仍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莫迪政府會讓拉詹留任。

首先,失去拉詹有悖於莫迪政府實現現代史上前所未有的為印度吸引外資的目標。從2014年就職後,莫迪為向外國投資者推銷所謂「印度夢」所耗費的時間比任何一位前任都多──他的努力已經收到了促成資本流入激增的效果。最近宣布公告印度將首次允許眾多行業企業100%外資持股,進一步印證了印度對外開放的可信度。

但拉詹的離任可能會影響到這些舉措的積極效果。畢竟,拉詹一流的通膨管理保持了盧比的穩定,為莫迪吸引直接外資的工作提供了支持。拉詹任職期間其他宏觀經濟指標的增強,包括外匯儲備增加和經常帳戶赤字縮減,同樣增強了潛在投資者的信心。

鑑於趕走拉詹之舉背後的官方重要意圖是執政黨反對他對通膨的鷹派立場,由此看來儘管有放鬆外資管制公告的暫時掩蓋,但投資者信心將很有可能最終遭受打擊。再加上肯定會有人提出印度央行的獨立性問題,拉詹離任很顯然將破壞莫迪來之不易的勝利。

拉詹離任出人意料的另一個原因是,莫迪政府一向在財政管理方面善於做出艱難的抉擇,而不是簡單地訴諸民粹主義。事實上,莫迪政府在保持財政赤字位於審慎水平的問題上,表現出令人讚嘆的自我克制。但它卻繼續將需求欠缺的問題歸咎於拉詹拒絕大幅度削減利率,而不是要求財政部長為未能提高支出或充分減稅負責。

這並不是說印度不能降低利率。事實上,就這個問題是有探討空間的。但必須要了解若干事實才能確定自己的看法。

首先,歷史上經濟增長遭受負面影響時,幾乎所有的反通膨實例都伴隨著一段時間的轉型過渡。那些嚴守紀律的國家,比如智利,最終實現了持續增長;而那些中途放棄的國家,如阿根廷,卻只剩下了高通膨和增長停滯。

其次,在尋找投資和就業機會不足的原因的時候,除利率外還有很多潛在的罪魁禍首。印度最大企業負擔的債務及其最大銀行持有的巨額不良資產,構成了阻礙持續增長的邪惡關係——而且這一因素並不能被降息所抵消。日本就連負利率都不足以刺激所謂殭屍銀行拖累的經濟重回增長,這樣的經歷赤裸裸地凸顯了這一事實。

兩年來,莫迪政府和拉詹領導的印度央行通過辛勤工作讓印度領先於新興市場經濟體。隨著中國和巴西等國經濟管理出現下滑,印度展示出自己是一個成熟經濟體,基於技術專長、而非政治上的心血來潮作出審慎的宏觀決策。這使得印度在國際舞台上的形象大為提高。

但在拉詹和政府一幕上演之後——同時考慮到這一事件令人厭惡的進展方式——人們有理由擔心印度現在也會犯下經濟管理方面的錯誤。隨著大宗商品價格回升、中國硬著陸風險加大以及歐盟未來不確定性增強,印度根本無法承受這樣的結果。

拉詹本來是在這個艱難時期引導印度貨幣政策的理想人選。現在他宣布離任,我們只能希望莫迪及其政府確保下一任印度央行行長水平相近,有能力——也有獨立性——來果斷行動維護央行的可信度。如果他們真能找到,他們應當牢記好的央行行長絕非可有可無。

印度央行行長:「鼓勵」任何行業都會無一例外地扼殺這個行業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拉詹之後的印度經濟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曾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