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場自經區公聽會重點整理(下):放寬野生動物進出口管制 但卻排除野生動物保育法?

第四場自經區公聽會重點整理(下):放寬野生動物進出口管制 但卻排除野生動物保育法?
Photo Credit: Daran Kandasamy CC BY ND 2.0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第四場「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草案」公聽會由立法院經濟、財政、內政三委員會於4月10日召開,這場將會分兩篇來整理,本篇主要討論的是放寬保育類野生動物活體輸入之必要性,以及上半場對於農業、農業加工開放的後續討論。

(相關報導:發展帶來進步,也帶來衝擊:「自由經濟示範區」你該知道的幾件事

中華民國野鳥學會主任洪貫捷代表各地方的野鳥協會來為野生動物,尤其是鳥類來發聲。

洪主任針對自經區草案第47條規定,認為有關解禁放寬野生動物活體的輸出與輸入,將造成未來野生動物保護的漏洞,進而反對此條例規定;並且表示,規定草案的政府機關並不了解保育類野生動物的生態,基於這樣的立場才出席公聽會發表看法。

「我們反對自經區草案第47條規定『第一類示範事業因營運所需之野生動物或其產製品,其輸入、輸出、飼養、繁殖、陳列、展示及買賣,由管理機關審查同意之;且不受野生動物保育法第24條第2項申請資格與利用之限制。』立法說明提到,解禁野生動物保育法第24條規定是為了促進觀賞魚類的買賣,但卻也同時解禁了所有野生動物活體之輸入與輸出,這以後絕對會成為野生動物保護的漏洞。」

「因為傳統申請保育類野生動物利用要經過主管機關審核,但是自經區條例草案規定的審核機關只是申請設置示範區之主管機關、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及直轄市或縣市政府,這些主管機關很有可能不瞭解野生動物保育法,也不瞭解保育類野生動物。」

台灣海洋大學水產養殖學系主任劉擎華根據其35年的水產養殖教學經驗表示,他在教導學生時,並不鼓勵在台灣從事農業,因為從大結構來看,我國的耕地面積與薪資都不及美國和歐洲,學生再怎麼努力於這個環境,前景都是相當不好的。

「以台灣目前的結構,我不鼓勵學生留在台灣從事農業,即使有許多無毒或有機的養殖,但把視野放到世界來看,其實是很困難的,為什麼呢?我常舉一個例子,歐洲的薪水是我們的5倍,耕種面積大概是我們的5倍,美國的薪水是我們的2倍多,但是美國的耕種面積是歐洲的25倍;以耕種面積來說,我們的學生無論知識再怎麼好、再怎麼努力,在這個大結構之下,他們要過快樂的生活是有困難的,整個環境是窒息的,他們進入這個環境是看不到未來的。」

劉擎華認為,自經區的成立有助於改善我國農業環境窒息的現況,並表示對於野生動物進口法條的鬆綁,加上台灣的地利之便,將使國內水產養殖的周邊產業(例如:飼料工業)更具彈性與多變。

「我想自由經濟示範區的成立,其實就是我們要發展經濟,讓我們現在這個窒息的環境能夠改變,對於農委會漁業署提出這個部分,我個人是非常贊同,因為我國的水產養殖業在世界上有它的地位;要發展觀賞水族產業,一定要有一個主軸,就是觀賞活體,台灣的周邊產業很強,所以我們發展觀賞水族產業,可以讓水族活體多變,多變也是屬於台灣的個性。」

「『多變』適合我們台灣個性的產業,所以我們認為觀賞魚是適合的,既然要推出這個主軸,那我們一定要能公平的與其他國家競爭,我們到世界各國做生意也是要遵守 OIE及CITES的法規,所以我覺得農委會在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草案第47條關於野生動物的鬆綁是合理的。」

Photo Credit: Lordcolus CC BY 2.0

Photo Credit: Lordcolus CC BY 2.0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執行長朱增宏則表示,自經區草案第47條排除了整個野生動物保育法,因為根據這個草案,每個申請者都可以指定管理機關,如此一來,來自任何地方的海洋保育動物將不再受到野保法的限制。

「除了整個排除野生動物保育法主管機關下放給管理機關之外,根據這個草案,每一個申請者都可以指定管理機關,而每一個區都有各自的管理機關,換句話說野生動物的保育行政就交給每一個自經區各個的管理機關,這成什麼體統呢?」

此外,根據法條的示意,未來可能會產生權責隸屬問題,「除了林業單位之外,未來在條文之中,『保育主管機關』並不是寫『保育主管機關』,而是寫『中央農業主管機關』,換句話說,如果未來農業部成立,保育單位撥入環境部了,那麼農業部對於未來各個示範區有關保育的問題,該由誰來管?不是環境部的保育主管機關所管,而是中央農業機關管轄,你是要事先劃定這個化外之地嗎?」

同時,朱增宏質疑,在保育的問題上,許多人常提及台灣應師法新加坡;事實上並未有任何資料顯示新加坡有將野保法給排除的情況。相反的,新加坡在商業化的過程中,面對保育的問題更加謹慎,也因此獲得國際上的支持。

「做觀賞魚產業,必須要符合國際法規CITES。新加坡為了管理,特別訂定瀕危物種進出口法,規定很嚴格,他們是因為做得很好,才能取得國際市場的支持;談到要學習新加坡,在這麼多的考察報告中,並沒有哪一句話告訴我們,新加坡是將野生動物保育法排除的。既然如此,為什麼這個條文要將野生動物保育法給排除?」

水族公會常務理事方祖豪則表示,我國過去在外來觀賞魚的進口方面,實施較嚴格的進口管制措施,導致近年來觀賞魚外銷業者在經營上缺乏多樣化的競爭,而在國際化的競爭中形成弱勢局面;他認為,經濟示範區的設立對於我國的觀賞魚產業有所助益。

「經濟示範區設立後,觀賞魚業者將可以合法的管道進口各產地魚種,藉由台灣水族產業人才、養殖育種技術及長途運輸包裝技術的優勢,將來自各產地的觀賞魚經由技術加值增加產品價質,後連同台灣本地生產魚種集貨轉運出口,以滿足國外客戶一次購足的基本下單需求。如果我們把台灣變成一個轉運地,所有的魚進來之後不能內銷、只供外銷,再加上台灣本身的魚26種,確實有成為轉運地的優勢。」

「由於國際觀賞魚出口經濟規模量與區域性養殖差異的特性,整體外銷接單率增加後,將帶動台灣觀賞魚養殖業者生產需求量的提升,直接嘉惠養殖業者改善目前觀賞魚養殖業的困境,對於觀賞魚養殖業者及觀賞魚出口商均能達到雙贏的目的。」

農委會副主任委員胡興華針對保育、農地、農業救助基金等3問題作簡單答覆,並表達農委會開放自經區的初衷與思維,希望藉由示範區來試水溫,藉此也能有機會進行調整、改變,同時也建立起制度、機制,看未來是否能夠繼續推廣。針對農業加值部分,胡興華提到,這是為了擴大農業板塊、產值,再來創造就業機會,提高農民收益,進而接軌國際市場來行銷台灣的品牌。

「關於因應自由化的策略,我們希望拉出產業的價值鏈,引進外資技術、原料、通路、創新價值及進攻國際的市場。防守的策略方面,就是運用在地的優勢、特色、品質、安全、環境、文化創新價值來區隔市場,像進口米免不了一定會進來,所以我們希望地產地銷,建立吃台灣好米的米食文化,我們種好米、賣好米、吃好米,這樣一來,我們根本就不怕低價米的進口。」

「示範區內有觀賞魚、動物疫苗、農漁畜產品加工及周邊的產業等,目前大家比較關心的是農漁畜產品加工這一塊,而畜漁的部分是沒有問題的,但農產品加工的部分,可能會有一些受到衝擊,這部分我們應該要有一些配套。」

「有一些正式的投資,比方說羅曼公司是全世界第四大的家禽疫苗廠,他們已經來這裡投資設廠了,將來配合我們的技術及他們的人力、市場,這樣就可以把我們推到全世界去。」

「談到我們漁業在國際上的地位,我們是6大公海漁業國家之一、海洋漁業排名第 21 名、鮪魚業的部分是第 1、秋刀魚是第 2、魷魚是第 3,我們在3大洋各種組織的實力都很強,也參加很多國際的會議,而且他們也都希望我們能夠參加,畢竟我們是有實力、能力的。」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執行長朱增宏認為,在談自經區對於農業部門開放時,雖然經濟因素是其重要主角,卻也不能忽視其他因素,如環保、生態議題與動物福利等問題,如歐盟嚴格限制進口之產品應符合動物福利法,這也會是農業全球化過程中需重視的問題。

「提到農業與工業的衝突、在地化與全球化之間的衝突等問題,我認為這是規模經濟與永續經濟的問題。近一、二十年還增加動物福利的議題,歐美各國不會只考量產業發展而已。事實上,歐盟動物福利領先全球,早在12年前歐盟即已禁止農民以傳統格子籠的方式飼養動物,但是,臺灣現在才要求農民以人道對待動物。歐盟正規劃要求各國進口豬肉、雞蛋等產品在養飼過程亦應符合動物福利,當然,目前相關談判還有很大的阻力,因為WTO只要求產品品質並不管生產方式。」

Photo Credit: Alpha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Alpha CC BY SA 2.0

委員林岱樺認為,台灣開放自經區卻沒有從農民角度思考,只用農業加值的藉口來安慰農民;舉例來說,韓國泡菜出名並不是因產品本身,而是韓國演藝文創發達來帶動商機,也指出各國仍是以保護農業根本來著手。

「本席認為台灣及日本、韓國都是小農國家,日韓都不敢誇口設置經濟自由區能透過農業加值來發展經濟,本國何來以農業加值為藉口來安慰農民?韓國的泡菜能出名,不是本身出名,是因為韓國的演藝文創發達,哈韓文化帶動了商機,但也非韓國發展之主流。日本及韓國還是以保護農業的根本來著手,藉助特別基金及所得替代來保障農民,維持國家之基本糧食的自足率。」

「政府為加入WTO 設立的基金,好不容易多年扶植的農產品加值已區隔了品牌的建立,現在稍有雛形,若沒有再次比照日本、韓國每簽下一個國家的貿易協定就予以設立基金保障受損產業,一旦最後糧食安全掌握在他人手中,就完全沒有國家安全可言。」

此外,林岱樺要求政府部門能做完善的農業衝擊評估,並且對野生動物活體輸入等規定表示贊同,但認為法條仍會成為轉口貿易的漏洞。最後也提出政府對於美國牛肉的「三關五卡」做得不夠確實,面對未來開放時,政府會有什麼改進措施,在未來時會怎麼因應?

「本席想要了解你們的配套做法,農產品受進口損害救助基金是本來就有的,為了因應服貿及自經區,對於實質受損的產業,這個基金是如何運作?你們是不是要用公務預算再多挹注?還是有其他配套來扶植農業?」

「學者專家提到政府對美國牛肉採取三管五卡的管制措施,農委會主委還花了300萬率隊考察,回來後三管五卡還是破功。三管就是管源頭、管邊境、管市場;所謂「五卡」,是要透過核(核對各種證件、文件)、標(明確標示產品資訊)、開(開箱進行嚴密檢查)、驗(切實檢驗食品安全)、查(資訊連線即時查明)等五道關卡。對於三管五卡衍生的缺失,說明你們確實沒有管好,未來你們開放進口時,將有什麼改進措施?」

衛福部食藥署研究員潘志寬針表示,當初三管五卡會產生問題是因為美國牛肉的來源處並不單一,而當時台灣只針對邊境做抽樣調查,所以出現漏網之魚,管控的效果並不理想。

但在自經區裡,現在所有的工廠業者都必須要做自我品管,衛生單位也能直接到工廠,針對原料、產銷流程、製造流程進行稽查,加上食安法大幅修正後,此舉對於管理的效能、力道、強度方面,都比以往更加精進;以後自由經濟示範區中的管理,可以與衛生主管機關以及自經區的主管機關配合,雙管齊下可把產品管理做得更好。

「因為在自由經濟示範區裡面食品加工工廠則屬於國內,對於業者從事食品加工製造的管理,可能要比進口牛肉的三管五卡來得容易落實。因為,屬於國內的話,工廠所有生產的工人都要符合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的相關規範。」

「針對其製造流程,對於我們公告的一些食品類別或規模,甚至還要符合食品衛生安全管制系統的規定,而三法經過正常的修法後,管理的效能提升了很多。所以業者必須要跟我們登入,登入之後,關於產品的原料來源跟流向就必須符合追蹤追溯管理的規定;而包括原料、半成品、成品業者都要做自主品管。在這種管理規定之下,管理的效能大幅提升。」

「另外,針對製造的產品部分,若要輸入國內,就要符合輸入食品及相關產品查驗管理辦法的規定,經過我方FDA查驗後,才能進到國內來銷售;至於要輸到國外,實際上海關會依照輸入項目規定做管制,所以在自由經濟示範區裡,業者加工流程跟產品都有受到相關的規範。」

台灣海洋大學水產養殖學系主任劉擎華表示,在跟隨世界趨勢時,應先評估自身狀況,而台灣農業的結構問題是務農人數太多,因此應減少實際務農人數,讓台灣農業走向高價農業,與企業化經營,以提升競爭力。

「臺灣農業確實出現結構性問題,以歐美為例,歐洲耕種面積為臺灣的5倍;美國耕種面積為臺灣的25倍,無論大家是否從事有機種植,臺灣總要有能夠農耕的土地吧!目前農業問題的癥結在於務農人數太多,應該減少實際務農的人數。當初老農們願意犧牲,我們就應該讓老農得到他們應得的,由我們照顧老農們的晚年。」

「其實臺灣農業只有兩條路可以走,第一,少數農產品提供給1%或5%的高消費者,這些高價農產品基於食品安全的考量,消費者必須付出代價。現在有許多人付不出高代價卻拚命地要求,所以才會有人在食品中摻假;第二,現今臺灣農業必須仰賴大型農產企業的經營,所以我們一定要具備競爭力。」

同時,主席林岱樺委員認為,有關於農損基金以及農業科技化所需耗費的資材該如何運用,需要有清楚的交代;並且質疑,有關在地農業加值部分,農委會的具體規劃為何?若農民有問題應該尋求哪個政府單一窗口,是農委會還是經濟部?

「到底是我們農民要直接找你,還是我們農民要自己去打電話,去詢問負責的是什麼科?你只說農委會區內是由哪一個科,區外是哪一個科負責,但本席要的是我們任何一個農民需要在一級或二級中,需要台糖的土地時,要找的政府單一窗口是哪一個?是管主委這邊,還是經濟部這邊願意來主導呢?」

台灣大學農業經濟學系教授徐世勳表示,開放自經區農業部門有收穫也會有傷害,而針對傷害,應有合理的補償措施,若要開放就要遵守公平性的原則,「根據經濟學的原理,對於獲利者,政府是不是應該透過課稅的方式來移轉、補償其他的受害者?現在的自由經濟示範區並沒有這樣一個機制,我們是不是應該從某個角度來做思考?最起碼我們可以朝透過農損救助基金的方向來走。」

「花生是限制的農產品,不准從大陸進口到台灣,但花生醬卻可以,美國的大品牌也可以從銷售到台灣來,只要付25%的關稅就可以進口。自從我國加入WTO 之後,我們的花生醬產業及花生種植面積,已經下降22%,國外的大廠牌,使用大陸的花生製作成花生醬;既然要國際化,就必須按照國際的標準,大陸的農產品也要符合規格。在這個地方我們要強調它的公平性,不能因為這樣就認為國內的食品加工業不可以進口大陸花生來製作花生醬。」

「中華經濟研究院針對台灣加入TPP的影響做了一份研究,其共識是對於農產加工業的影響大約是600到700億,而現在僅是先行區─自由經濟示範區,所以不太可能會影響到1,700多億或600~700億,因為加入TPP後等於是完全的自由化,自由經濟示範區只是裡面的一點點而已,影響和衝擊會比較小一點,。」

台灣農村陣線發言人蔡培慧則希望創造台灣在地農業的加工鏈,擴大其規模。

「台灣休耕的土地太多了,如果回溯到山地的休耕,或是過去林務局所有本來只能有林產生產的土地,現在也都在休耕,我們有沒有可能來面對現在的問題,去創造台灣的在地農業的加工鏈?農村再生條例1,500億不是花不完,監察院也因此提出糾正嗎?你們如果可以撥出 20%,300億來做的話,我相信台灣農業的規模一定會更好。」

公聽會逐字稿 原文下載

Photo Credit: Daran Kandasamy CC BY ND 2.0

Photo Credit: Daran Kandasamy CC BY ND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