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冷知識】《攻殼機動隊》中的科幻三太子

【電影冷知識】《攻殼機動隊》中的科幻三太子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電影仍然混雜了各種多元文化元素,眼尖的台灣觀眾仍然可以在電影中找到各式各樣熟悉的台灣符號:三太子、官將首、千里眼、順風耳、藝閣、燒王船等畫面。

此時此刻史嘉蕾喬韓森(Scarlett Johansson)已經穿上光學迷彩,在香港街頭拍攝《攻殼機動隊》(Ghost in the Shell)的真人版。眾所週知的是香港原本就是動畫中2029年的「新港市」(不是嘉義新港)原型,但其實我們熟悉的台灣元素,比如北港朝天宮(正是雲林北港)也曾出現在《攻殼機動隊》的電影當中。

香港、台灣輪番上陣擔任替身

導演押井守向來喜歡用真實的街景來做為他動畫的基礎。他在《機動警察》(Patlabor)電影版中就鉅細彌遺地呈現過新舊交替的未來東京街景。

當他想要創造士郎正宗漫畫中的虛構城市「新港市」,第一個念頭想到的就是新舊交替、資訊氾濫的香港街景。

「香港,是一個很獨特的城市。當踏入二十一世紀,香港會成為世界的發展中心和其他亞洲城市的典範。」押井守在訪談時提到。

有趣的是到了第二集《攻殼機動隊2 INNOCENCE》(Ghost in the Shell 2: Innocence),劇情發展到南千島群島的「擇捉島」(目前由俄國管轄的日本爭議領土)時,押井守選擇了台灣做為他的取材源頭。

專案小組到基隆中元祭取材

押井守和台灣的淵源其來有自,1991年的《地獄番犬》(ケルベロス-地獄の番犬)」實際上絕大部分都在台南拍的,還因此留下大量1980年代末期的台南街景紀錄。他在台南長時間停留的經歷很可能成為後來《攻殼機動隊2 INNOCENCE》的靈感來源。

為了這場發生在2032年擇捉島上的廟會遊行場景,《攻殼機動隊2 INNOCENCE》製作公司IG工作室組成了一個三人專案小組。這三人先後來台灣取材兩三次,拍攝了包括基隆中元祭等台灣民俗活動的大量珍貴畫面。

押井守對於細節的狂熱在這場戲中再度發作。這個專案小組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完成這場為時三分鐘、也是《攻殼機動隊》系列中最不可思議的壯觀場景,同時使得《攻殼機動隊》的成本一路飆到20億日圓的天文數字。

(花了整整一年製作的台灣廟會片段)

三太子、官將首、燒王船

雖然電影仍然混雜了各種多元文化元素,眼尖的台灣觀眾仍然可以在電影中找到各式各樣熟悉的台灣符號:三太子、官將首、千里眼、順風耳、藝閣、燒王船等畫面。

不僅台北的神將團「文山忠義堂」的名字清楚可以辨識,還有雲林鄉親從一個俯瞰畫面一眼就認出來是北港朝天宮的空拍畫面。

(貨真價實的文山忠義堂)



這些台灣廟會活動中的巨型人偶、模型成為《攻殼機動隊》對於人、人造人、靈魂的象徵系統的一部份,搭配上作曲家川井憲次生涯中登峰造極的樂曲〈傀儡謠〉,構成令人屏息的絕美片段。

順帶一提,後來衍生的動畫影集《攻殼機動隊 S.A.C. 2nd GIG》中,也曾讓草薙素子來台辦案,讓台灣的街景(如圓山大飯店)正式以台灣本名出現在動畫宇宙中。也算是終於熬出頭,從龍套變成有台詞的角色。

說在真人版之前——看得見與看不見的《攻殼機動隊》

延伸閱讀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葉郎:異聞筆記 / Dr. Strangenote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孫珞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