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迷到只剩一點意識!陳彥博完賽中國戈壁沙漠超馬

昏迷到只剩一點意識!陳彥博完賽中國戈壁沙漠超馬
Photo Credit:陳彥博 Tommy Che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陳彥博在臉書上表示,這次是繼2013年加拿大育空700km零下58度夜晚後,經過戈壁沙漠連續13小時,地獄般的53度高溫,再次感受到危及生命的恐懼。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目前在中國戈壁沙漠參與世界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巡迴賽(The 4 Deserts Race Series)總冠軍賽的陳彥博,27日在臉書上寫下於第二站:中國戈壁沙漠的完賽經過。

陳彥博為臺灣知名極限運動員,從學生時代即為田徑選手,專長為中長距離路跑,於台灣及國際各田徑賽事、路跑賽事成績亮眼。2008年,與超馬好手林義傑、劉柏園組隊,首次挑戰磁北極650公里極限馬拉松,獲得團體組第三名的好成績。

2011年罹患咽喉癌,年底治療病癒後,即成功挑戰南非喀拉哈里沙漠250公里超馬賽,並於2013年5月,完成澳洲520公里內陸橫越賽後 ,成為完成世界7大洲、8大站極地超級馬拉松賽事的首位亞洲人,也創下最年輕紀錄。

4大極地總冠軍賽分為「撒哈拉沙漠250公里超馬賽」、「中國戈壁沙漠250公里超馬賽」、「南美洲阿他加馬沙漠250公里超馬賽」和「南極洲250km 超馬賽」,而已在5月以23小時47分51秒的成績,完成為期7天的「撒哈拉沙漠250公里極限馬拉松賽」,在209位參賽者中,拿下2名,僅次於日本選手飯野航(Wataru Lino)的22小時28分29秒。

陳彥博在臉書上表示,這次是繼2013年加拿大育空700km零下58度夜晚後,經過戈壁沙漠連續13小時,地獄般的53度高溫,再次感受到危及生命的恐懼。

這一天出發後,沒多久就已經汗流浹背,氣溫從35度,直線一直飆升到46度,前幾天經歷了低溫、下雨、高海拔、冰雹氣候,突然高溫已經開始讓我感到難受,並大量一直補充水分,前20公里我保持領先,但10點後跑向戈壁沙漠-魔鬼城,30km颳起了直逼腦門焚風、肌膚像火燒、嘴唇乾裂、頭開始昏,痛苦指數不斷往上飆升,硬撐到55km時,我領先了,因為期待見到在終點等待的父母,希望能夠讓他們感到驕傲,我盡了全力,但頭已經開始暈眩,沒想到抵達CP6,一坐下來短暫休息時,已經開始熱中暑、脫水、抽筋,慢慢昏迷到只剩下一點意識…

最終,陳彥博靠著瑞士選手Filippo的陪伴和意志力跑向終點,而這也是陳彥博父母,在他從事超馬這麼多年來,第一次到現場親眼見證兒子的超馬身影。

13501650_1094706570601857_41295308922572
Photo Credit:陳彥博 Tommy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