懲罰英國只會導致歐盟繼續解體——英國脫歐後西方該做的五件事

懲罰英國只會導致歐盟繼續解體——英國脫歐後西方該做的五件事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高牆和藩籬不能阻止數百萬移民逃離暴力、極端貧困、飢餓、疾病、乾旱、洪水和其他狀況。唯有全球合作可以。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Jeffrey D. Sachs(哥倫比亞大學可持續發展教授、衛生政策與管理教授、地球研究 所主任。可持續發展方案網路主任)

英國脫歐公投是一次三重示威:依次是反對移民湧入、倫敦金融城(City of London)和歐盟機構。英國脫歐將產生重要後果。川普(Donald Trump)的美國總統選戰將贏得巨大的推動,其他反移民民粹主義政客亦然。此外,脫離歐盟將傷害到英國經濟,並很可能導致蘇格蘭脫離英國——更不用說對歐洲一體化的未來的影響了。

因此,英國脫歐是一次分水嶺事件,表明需要一種新型的全球化,它應該遠遠強於被英國民意拒絕的現狀。

究其核心,英國脫歐反映了高收入世界的一個普遍現象:對宣揚嚴厲打擊移民的民粹主義政黨的支持日益興盛。在歐洲和美國,大約一半人口(大多為工人階級​​選民),認為移民已經失控,成為公共秩序和文化規範的一大威脅。

5月英國脫歐選戰期間,有報導說2015年英國淨移民流入為333,000人,是此前政府宣布的100,000人目標的三倍多。與此同時,敘利亞難民危機、敘利亞移民實施的恐怖襲擊和早前移民孩子的不滿,以及廣為流傳的德國和其他國家移民對婦女和女孩的襲擊的報導不絕於耳。

在美國,川普的支持者也將矛頭指向了1,100萬未註冊居民(主要為西班牙裔),他們絕大多數過著和平的生活,從事生產性生計,但沒有合法簽證和工作許可。對許多川普的支持者而言,關於最近的奧蘭多襲擊的關鍵事實是襲擊者身為阿富汗穆斯林移民之子,並且帶著反美情緒實施行動(儘管用自動武器進行大規模殺戮活動實在是,唉,太「美國」了)。

關於英國脫歐將降低收入水平的警告,要麼錯誤地被認為是杞人憂天式的散布恐慌,要麼與脫歐陣營在邊境控制上的更大的利益有關。但是,一個主要因素是隱性階級鬥爭。工人階級「脫歐」支持者認為,不管發生什麼,大部分或全部收入損失都將由富人承擔,特別是受到千夫所指的倫敦金融城銀行家。

美國人對華爾街及其貪婪並且常常屬於犯罪行為的鄙夷,一點都不亞於英國工人階級對倫敦金融城。這也是川普對其11月總統大選的競爭對手希拉蕊(Hillary Clinton)的競選優勢之一。希拉蕊獲得候選人資格,華爾街金主出力甚多。希拉蕊應該引起注意,保持與華爾街的距離。

在英國,兩股強大的政治潮流——拒絕移民和階級鬥爭——又加入了歐盟機構無能的普遍情緒。歐盟機構誠然無能。只消看看過去六年來自私短視的歐盟政客在希臘危機上的處置失當便可一窺端倪。不難理解,持續的歐元區動盪足以讓數百萬英國選民離心離德。

英國退出的短期後果已經一目了然:英鎊暴跌至31年來低點。在短期,倫敦金融城將面對巨大的不確定性、工作崗位流失和獎金急劇縮水。英國房地產價值將冷卻。對歐洲可能的長期連帶效應是巨大的,包括蘇格蘭獨立、加泰隆尼亞獨立、歐盟內部人員不再能夠自由遷移、反移民政治興起(包括川普和法國的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可能當選)等。其他國家也可能進行全民公投,其中一些可能選擇脫歐。

在歐洲,已經出現了對英國殺一儆百的呼聲——已警告考慮同樣作法的國家。歐洲政治蠢態盡露(在希臘問題上亦是如此)。反之,歐盟其餘部分應該深思顯而易見的不足並填補它們。懲罰英國——比如拒絕其進入歐洲單一市場——只能導致歐盟繼續解體。

那麼,應該做些什麼?我將提出一些措施,既是為了降低短期災難性反饋環的風險,也是為了盡量擴大長期改革收益。

首先,通過立刻結束敘利亞戰爭阻止難民激增。這可以通過結束中央情報局-沙烏地阿拉伯合作推翻阿薩德(Bashar al-Assad)的行動實現,從而讓阿薩德(在俄羅斯和伊朗的支持下)打敗「伊斯蘭國」、穩定敘利亞(並在相鄰的伊拉克採取類似方針)。美國沉迷於顛覆政權(在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亞和敘利亞都是如此)是歐洲難民危機的深層次根源。停止沉迷於此就有可能讓最近的移民返回家園。

其次,停止北約向烏克蘭和喬治亞擴張。與俄羅斯的新冷戰是另一個美國炮製、歐洲天真跟進的錯誤。關閉北約擴張的大門有可能緩和緊張和對俄關係正常化、穩定烏克蘭並重新將注意力集中於歐洲經濟和歐洲工程。

第三,不要懲罰英國。相反,監管國家和歐盟邊境,阻止非法移民湧入。這不是仇外、種族主義或狂熱主義。全世界社會福利最慷慨的國家(西歐)必須對數百萬(事實上,是數億)潛在移民說不,這是常識。美國亦然。

第四,重新建立不滿的工人階級和生計受金融危機和工作崗位外包影響的群體的公平感和機會感。這意味著遵循社會民主思想,投入足夠的社會開支於衛生、教育、培訓、學徒制和家庭支持,資金可以來自對富人課稅取締避稅港,後者導致公共收入流失,也加劇了經濟不公。這還意味著給予希​​臘債務紓困,從而結束漫長的歐元區危機。

第五,重視低收入國家的經濟發展資源(包括增加援助)而不是戰爭。如果氣候變化、極端貧困和缺乏技能和教育破壞了亞洲、中美和加勒比地區、中東以及中亞的發展潛力,來自當今貧窮和衝突影響地區的失控的移民流將變得不可阻擋,不管採取什麼移民政策。

所有這些都強調需要從戰爭戰略轉向可持續發展戰略,特別是美國和歐洲。高牆和藩籬不能阻止數百萬移民逃離暴力、極端貧困、飢餓、疾病、乾旱、洪水和其他狀況。唯有全球合作可以。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英國退出的意義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吳象元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Project Syndicat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