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抓狂的台灣品牌與藝術的結合

令人抓狂的台灣品牌與藝術的結合
Photo Credit:Louis Vuitto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藝術美學的教育需要長時間的經營與培養,不是以冠以藝術之名,什麼就能一蹴可及的。想投入藝術推廣的品牌,更需要了解這件事。

近些年,各大精品紛紛成立旗下博物館或藝術基金會,甚至是藝廊,開始推廣起當代藝術,對於品牌形象甚至是文化藝術的推廣,都是有加乘效果的。

在巴黎,這些品牌基金會更是值得走一趟。例如Cartier基金會以當代藝術為主打,Yve Saint Laurent基金會則是展示當年聖羅蘭先生與他的伴侶Pierre Bergé的藝術收藏;Agnès.b在瑪黑區也有自己經營的畫廊,推動當代藝術作品;去年底才開幕Louis Vuitton的藝術基金會,光是觀賞Frank Gehry的大型玻璃帷幕建築,就值回票價。

Louis Vuitton的藝術基金會除了常態收藏以外,最近還結合了法國著名的視覺藝術家Daniel Buren與Louis Vuitton藝術基金合作的彩色玻璃展——「光影觀測台」,將玻璃帷幕變身成彩色巨型帳篷,並導入馬戲團印象,利用3600片的玻璃,貼上13種不同顏色,與本身的玻璃互相間隔,伴隨著相對性的概念——空與實、內與外、展現與消失,再隨著季節與日照時間的變換,產生出不同的色彩,賦予這棟建築色彩新面貌。同時間也邀請了中國藝術家如艾未未、張寰、徐崢等進行裝置藝術聯展,充滿話題性以及時尚與藝文媒體的關注度。

13147364_1173219819375649_23371198889678
Photo Credit:Fondation Louis Vuitton
光影觀測台

在汲取這些資訊的同時,往往無限感概。在法國求學唸書的幾年裡,我們大量的接觸各式的展覽、各式的藝術活動,甚至是品牌的異業結合,逐漸也養成美學的概念和創立品牌該有的精神。

對我來說,藝術的存在是與生活緊緊相連的,同時也是一個國家和城市發展的水平息息相關。

然而,最近接觸了一些國內精品品牌,卻讓我哭笑不得。 也讓人感嘆,台灣難有成功的精品品牌其來有自。

總歸以下幾點:

1. 品牌成立前毫無規劃性

品牌成立的初衷都是好的,但沒有縝密的規劃、參考依循模式以及市調,只憑著「這產品一定會賣!」的信念,很容易被現實的市場給擊倒。接下來為了求生存,改變經營模式、下折扣戰、以電商模式找出路,雖然可以說在為品牌找適合的出路,但這樣子的經營模式,對外來說就是笑話一場,浪躑資源罷了。

2. 號稱國外品牌,但經營思維只能直白呈現本土品牌特色

一直強調自己是國外品牌,或許對於國人崇洋的風氣多少會有加分。不過不知道經營者有沒有思考過,我們所知曉的一二線品牌,賣的是一種品牌精神與概念的認同,當這份認同感被消費者所接受,,推出的商品就會成功。

有些品牌認為自身好比Chanel、Hermès, 卻不管在產品品質、店內裝潢或是銷售人員的表現上都差強人意,只能說——這品牌對自己有很深的誤解。

令人擔憂的是,我恰巧接觸到的品牌都有「短視近利」的通病,而經營者本身也不具品牌概念,往往盜聽塗說、政策搖擺,即使擁有再多優秀員工,但上層不相信專業,對於品牌經營的認知差別過大,加上觀念溝通上的落差,往往使得人員流動率高。

3. 將「藝術」的價值無限上綱至商品

這是我最詬病的一點,也最不解的地方。當商品冠上了藝術性,它的售價是乘以倍數的上漲,但說到底,服裝等是屬民生消耗品,嘴巴上說著與藝術與生活的結合,價錢卻高不可攀。

除了以上幾點,我曾經被要求要舉辦展覽或是類似大品牌的藝文活動,到最後畫展開幕變成同樂會,音樂沙龍被要求表演者必須和聽眾做互動小遊戲,不僅對於品牌形象是種損害,對於相關的專業人才如策展人或是音樂家,也都是極不尊重的。 要知道,品牌投入藝文活動推廣,其實並非帶來短期的盈利效應,而是長期品牌形象的經營。

如同在文章第一段提到的幾個大品牌的藝術基金會,其實是藉著品牌的知名度與影響力,對在地的文化做回饋、教育大眾的品牌責任。而在台灣,卻被認為是一種集客的名目選擇,重視表面而不注重品牌內在的豐富度與飽滿性,而忽略了藝術美學的教育其實是需要長時間的經營與培養。不是以冠以藝術之名,什麼就能一蹴可及的!

責任編輯:鄒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