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華航罷工落幕,社會工作者又將何去何從?

隨著華航罷工落幕,社會工作者又將何去何從?
Photo Credit: Color Lee CC BY-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筆者認為,透過市議員對社會工作的不當言詞為火種,燃起社會工作者對於工作環境的重視亦十分重要。希望未來社會工作在社工工會及社工人的共同努力下,能改善勞動環境及壓榨社工的陋習,給社會工作者本當就該有的工作環境。

文:李尚(大學讀社會工作學,研究所讀社會學,前醫務社會工作者。)

「台中社福產業勞動困境關注聯盟」在6用24日號召全國社工及社工系學生於台中市議會一樓前廣場抗議,要求市議員段緯宇在5月20日質詢時對社工的不當言詞及誤解專業評估道歉。

按:議員段緯宇日前在議會質詢時指出,霧峰有一名16歲少年獨居長達三年,卻不見社會局出面安置,痛批「我一輩子都在說你們社工像死人,比殭屍還要殭屍!」、「只會吃飯拉屎」、「坐領高薪不做事」。社會局則指出,社工有諮詢過少年,少年表示自己並不想被社會局安置,因此社會局才替其找尋適合的租屋處。而段緯宇的這番發言,已讓基層社工感到強烈不滿,也引起一番討論。

在要求市議員段緯宇的道歉之後,社工們寶貴又激昂的怒火最後會剩下什麼?

社會工作者長期處在高案量、高工時、高人員流動率與低薪資的劣質勞動環境,這些是迫害社會工作者的主要元凶。然而市議員段緯宇對於社工的怒罵,正是點燃社工長久以來被壓抑的業火,於是社會工作者需要為自己的專業知能、惡質工作環境挺身而出。但是,隨著社工們將標靶指向段緯宇,那些真正導致社工陷入勞動困境的「資方」到底是什麼?

有別於華航罷工有著明確地勞(空服員)資(華航企業)雙方,社工面對的「資方」好似有不同姿態,從醫務社會工作者所面對的醫院管理階層、隸屬於公部門的公職社工所面對的政府、隸屬各大非營利組織(NGO)的社工所面對的機構管理階層等。因此,此抗議運動所訴求的對象除了市議員與政府之外,還有躲在政府後面、全國各地很難碰到的非營利組織管理階層。

不過,筆者擔憂運動訴求對象即便面對、接受訴求之後,惡劣的勞動環境是否就會因此被重視,還是會像之前的曹小妹事件、警察假冒社工事件一樣,回應完表面問題之後就結束了。這仍是消解了大眾及社工面對背後結構性問題的風向,難讓政府及非營利組織(筆者相信非營利組織參與政府部門的福利契約競標過程,為迫使社工處在血汗環境的結構性共犯)直視這個血汗環境。

處在不同領域當中的社會工作者,遭受血汗剝削,比如評鑑前未給薪的超時加班、回捐、工作前三個月試用期給予九折薪資、責任制、普遍性的低薪資高個案量、惡性解聘等,以及扭曲專業、惡意批評。在社工工會的努力下,6月24日的抗議活動所訴求的對象,除了要求市議員道歉,同時也希望政府回覆訴求,改善社工工作環境。但抗爭的相關消息卻寥寥無幾。

筆者個人立場認為有幾個因素:

其一為社會工作的能見度較低,因社會大眾不熟悉(無管道熟識)社會工作的工作模式,再者,社會工作亦為國家社福體系網下的基層工作者,僅有面臨保護性工作(如親密暴力、性騷擾性侵害、兒童保護等)、社經問題(如貧窮、社會福祉等)的民眾才會接觸到社會工作者。同時,社會工作非營利及助人、以人為本的工作取向,讓大眾時常把「社工」與「志工」混為一談。換句話說,社會大眾對於社會工作模式的陌生,難以引起社會大眾的共鳴。

其二,社工工會在社工圈內的能見度也是個問題,除了基層社工對工會的功能並未抱持太高期待,另一方面則是社工工會將自己定位於社工群體的集結,藉此合力對抗不合理的社工體制[1]。在凝聚力方面,社工工會難以產生更大的運動動能來產生積極性作為。

其三,究竟需透過何種運動手段來讓政府及非營利組織直視問題?若複製華航罷工的策略,是否就可讓其正視此問題?筆者認為,若最後演變成社工與政府間的對立,罷工過程中,資方不會有動輒幾億的經濟損失問題,因此回應速度應當緩慢;但是罷工日久,會產生保護性個案生命安全的道德問題及國家,以及社福體系的經濟問題。雖然筆者認為這就是政府需要直視立即處理的缺口,也反映社會工作者的必要及重要性,但這些都有相當爭議性,需要再仔細討論。

其四為訴求的著力點,除了奪回社工專業的尊嚴之外,社工所處的惡劣勞動環境需要即刻改善。筆者擔憂市議員在道歉之後,將迅速澆熄當初點燃的戰火,最後將如出一轍地什麼都沒發生。

筆者認為,透過市議員對社會工作的不當言詞為火種,燃起社會工作者對於工作環境的重視亦十分重要。希望未來社會工作在社工工會及社工人的共同努力下,能改善勞動環境及壓榨社工的陋習,給社會工作者本當就該有的工作環境。

參考資料

[1] 活動紀錄─社工是勞工?原來社工也有工會!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李牧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