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步、耍孤僻、有記錄:關於創作人的七個靈感秘密

散步、耍孤僻、有記錄:關於創作人的七個靈感秘密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最近看到這篇覺得很有意思:〈創作天才的工作習性〉(The Daily Routines of Geniuses),作者列出一些近代藝術家和文豪的習性,發現有幾個共享的特徵,而有些習性還蠻值得參考的。如果你創作時常碰到瓶頸,也許可以先從生活習慣開始改變。

我把部分內容翻譯如下,各位可以點連結閱讀英文全文。因為有些人名有好幾種譯音翻法,我選擇保留英文原名,這樣也方便各位剪貼搜尋。

1. 他們把工作環境的干擾降到最低

William Faulkner的書房沒有裝鎖,他乾脆把門把拆下帶進房間。

馬克吐溫(Mark Twain)在書房時,他的家人絕不可打擾。如果真有什麼事找他,他們會吹號角呼叫他。

Graham Greene租了一間秘密辦公室寫作,只有妻子知道地址和電話號碼。

N.C. Wyeth會貼一片厚紙板在窗戶玻璃上以隔絕外騖。

2932199752_03856cb5d9_z

美國作家馬克吐溫最知名的作品為《湯姆歷險記》。Photo Credit:Sigurdur Jonsson CC BY 2.0

2. 他們有每日散步的習慣

查爾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固定每天下午散步三小時, 而在這三小時當中的觀察也直接寫入故事。

柴可夫斯基(Tchaikovsky)每天要求自己散步兩小時,無論如何不會提早結束,他確信散步未達120分鐘會害自己生病。

貝多芬(Beethoven)在午餐後會閒逛一段時間,隨身攜帶鉛筆和紙以免靈感突然來襲。

Erik Satie在從巴黎漫步往他住的勞動階級郊區時也跟貝多芬一樣隨身攜帶紙筆,駐足街燈旁記下他在路途中的奇想,據說在戰爭年間,他的生產力下降,就是因為街燈全滅的原因。

6553276131_15ce033319_z

英國作家狄更斯(Charles Dickens),著有《雙城記》。Photo Credit:Jan Smith CC BY 2.0

3. 他們會設立工作進度指標

Anthony Trollope一天只寫作三小時,但他要求自己保持每15分鐘寫250字的效率,若他在三小時內完成進行中的小說,他會立刻接著撰寫新書。

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也利用表格紀錄每日寫作字數,自稱如此「可防止自欺欺人」。

BF Skinner則設定計時器紀錄寫作時間,再將自己的寫作時數和字數填入表單。

9623687088_371b0125e2_z

美國作家海明威,著有《老人與海》。Photo Credit:Toronto History CC BY 2.0

4. 他們會很明確地區分創作與行政作業

在發明email前,我們使用的是書信。人們花費在書信往返的時間非常多,而許多歷史上的創作天才會把一天分成正式創作(例如晨間編曲或畫畫)和行政事務(午後回覆信件),有些人則會在正式作業遇到瓶頸時處理行政事務。

5. 他們懂得什麼時候停

海明威說:「你寫到還有點子,也知道接下來會寫什麼的時候再停。」

Arthur Miller說:「我不相信蓄水池會乾涸,但我相信的是在我還有想法時從打字機前起身,遠離它。」

很多創作人會在早晨寫作,吃過午餐後散個步,花一兩個小時回覆信件,在下午兩三點就完成工作。

榮格(Carl Jung)說:「我認為那些疲憊需要休息卻堅持工作的人是傻子。」

2758698254_f71f6cb75a_z

瑞士心理學家榮格,為分析心理學始祖。Photo Credit:efigment CC BY SA 2.0

6. 他們依賴理解他們的夥伴

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的妻子Martha Freud會替他安排服裝,為他選條手帕,有時甚至幫他把牙膏擠好。

Gertrude Stein偏好在戶外寫作,看著岩石和牛群,看著牠們步向法國農村,Gertrude會找個地方坐下,等著Alice B. Toklas把幾隻牛驅趕進他的視線。

馬勒(Gustav Mahler)的妻子為了讓隔壁的狗在Gustav創作時保持安靜,用歌劇門票賄賂鄰居。

即使未婚的藝術家也有得力幫手:珍奧斯汀(Jane Austen)的姊姊Cassandra接手大部份家務事,讓她能專注寫作。

安迪·沃荷(Andy Warhol)每天早上打電話給朋友兼合作伙伴Pat Hackett,詳細講述前一天做過的大小事,他們稱之為「寫日記」,最久可以講上兩個鐘頭。 每個平常日,日復一日的,Hackett盡責的在電話另一頭記下筆記並且打出來,這樣的習慣從1976年開始直到1987年Warhol逝世。

8534790142_d602922030_z

安迪·沃荷為普普藝術的開創者之一,圖為香港美術館用安迪沃荷的作品裝飾。Photo Credit:Tracy Hunter CC BY 2.0

7. 他們維持很簡單的社交生活

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的某位戀人形容她「生活中沒有社交聚會、沒有招待會、沒有貪圖享受,那是用簡單從容的態度打造出的規律生活,讓她在這環境下能夠好好工作。」

畢卡索(Pablo Picasso)和女友Fernande Olivier選擇學習SteinToklas的「週日家庭日」概念,如此一來就能「拋開朋友間的情義,擁有屬於自己的午後」。

不過最厲害的還是那些能在日常忙亂之中創作的人:

Francine Pose在校車接走孩子後開始寫作,一直寫到孩子搭校車回家為止。

艾略特(T.S. Eliot)則發現白天在銀行上班給他的靈感,反而遠比之前當個快餓死的全職詩人來得多。


猜你喜歡


產學鳴笛出題,5G人才解題,共創時代讓新世代順利啟航

產學鳴笛出題,5G人才解題,共創時代讓新世代順利啟航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5G帶來的低延遲、高頻寬與多連結等特性,在產業上也創造出更多場景應用。但在打造場景背後,存在著不少需要被突破的技術與人才需求,此時,產學合作就成了重要關鍵,由產業出題,讓學生們得以在求學時期就先學以致用,才能快速掌握5G未來的致勝關鍵。

隨著基礎建設的逐步完備,5G頓時成了推動各式產業向前躍進的大浪,即便各式場景都將因5G而進入下一章,但也考驗著當前掌舵手從技術到場域整合的實力,這艘船應該怎麼順著5G浪潮航行,更凸顯產業對「有能力駕馭5G場景應用」人才的渴求。

對此,經濟部工業局也超前部署,為解決未來5G產業人才缺口,推動「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藉由企業對市場敏銳的嗅覺進行出題,攜手學子的創新與創意,以產學合作的方式讓人才有機會搶先跨入實戰場域,不只是學以致用,更能為研究計畫或職涯規劃帶入全新觀點。

今年,有不少加入「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實驗室與學生,透過計畫豐富的資源,在各自研究的領域上有了全新體驗。「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經過密集聯繫了解後,找出三所各有特色的學校教授,作為本次訪談對象,其中包括:推動跨域人才的國立臺灣科技大學主任秘書暨電子工程系呂政修教授和科技管理所黃振皓助理教授;國立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綠能元件實驗室張御琦教授;以及專攻天線應用領域的國立高雄科技大學電訊工程系所天線及微波工程實驗室陸瑞漢教授。

資策會教研所_廣編圖表_(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從推薦學生加入「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後,教授們觀察到學生有什麼樣的改變?以及如何以傳道授業解惑的角度帶領同學成長?以下是本次《關鍵評論網》直擊各實驗室教授們對於5G全新世代的見解,也帶大家了解產官學如何方向一致的航行在5G大浪上,發現市場與需求的新契機。

鼓勵學生參與計畫,發揮創意接招產業出題挑戰

Q1:您對於經濟部工業局推動「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看法及觀察為何?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以下簡稱臺科大)呂政修教授:這就像「試婚」過程。產業始終在面臨人才荒,若能藉由產學合作會是個好的開始,透過企業出題,尋求學界支援,讓業界培養未來所需人才,同時學生也能在步入職場前了解市場上正面對的挑戰及自我欠缺的技能,加速未來5G產業的落地應用,特別是也有機會培育出跨域人才,讓5G發展更加多元。

國立成功大學(以下簡稱成大)張御琦教授:我認為這是一個很棒的計畫。我們的學生在台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業師的帶領下,發揮自己課堂所學,捲起袖子動手解決產業提出的挑戰,對技術落地、成本考量以及跨部門溝通都有大幅度進步,這是課本無法提供的寶貴經驗,並且產學合作的計畫中,讓學生能更快了解他們的所學究竟在解決未來5G產業的哪些問題,相當有意義。

國立高雄科技大學(以下簡稱高科大)陸瑞漢教授:就我觀察,這樣的計畫能發揮兩個不同價值,其一是率先掌握產業需要的技術研發、其二則是培育產業人才庫。我一直很鼓勵學生在能力可及下多參與這樣的計畫,目的是希望藉由產業合作過程中,減少產學之間的落差,特別是5G產業發展日新月異,需要更有韌性的學習態度才能因應未來各種挑戰。

JOHN421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左起為:獵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柯承佑執行長、國立臺灣科技大學主任秘書暨電子工程系呂政修教授、國立臺灣科技大學科技管理所黃振皓助理教授。

Q2:「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對未來產業將帶來哪些潛在的影響?

臺科大呂政修教授:5G產業的應用已不再是單一領域,需要集結跨域人才一同找出解方。當獵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願意任用非本科系的研習生時,我想就已成功一半。因為產業需要整合有技術、創意與場域應用等各式人才,透過計畫讓學生能學到跨域知識,同時創造彼此的溝通機會,對未來推動5G產業發展將能激盪出更有創意的火花。

成大張御琦教授:產學合作是串起業界跟學界的橋樑。學生目前所面臨到的產業題目,多半都還是跟製程有關,但當全球都在倡議淨零碳排的此刻,實驗室所賦予他們的能力或許在不久的將來有機會導入到產業中,可以說在計畫的推動下,開始讓學生學習多元思考,從不同角度看問題,就能為產業未來的發展注入一股創意活水,創造產業與學界互利、共創價值的生態。

高科大陸瑞漢教授:我們所投入的產業比較專一,就是以天線技術為本位,相比其他應用領域可能需要的跨域人才,這塊所追求的反而是,在本職學能上的實際場域該如何落地應用。因此,在計畫的推動下,我相信能讓學生們更早了解在整個5G產業鏈中,筆電、移動裝置、電動車等不同應用上,天線的設計該如何發揮最佳效益,以求為產業未來發展取得最佳利基點。

陸瑞漢教授

Photo Credit:陸瑞漢教授提供

國立高雄科技大學電訊工程系所天線及微波工程實驗室陸瑞漢教授,分享產業與學界應如何互助合作,開創更多產業發展新機會。

企業靠計畫超前部署,培育5G場域人才應戰

Q3:您認為「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產學合作能如何紓解求才若渴的現象?

臺科大呂政修教授:我們希望能「以戰養才」,而這項計畫相比單點式的競賽而言,更具全面性及前瞻性。透過企業出題讓學生能將實驗室及課堂所學與實務結合,在了解產業問題之前也能洞察自己本職學能的不足,進而誘發學生主動求知的慾望,想必對未來5G產業的人才培育上將有長足的助益。

成大張御琦教授:我們有不少博士生加入這項計畫。過去社會整體氛圍一直對博士生有偏見、認為他們多以學術研究為主要任務,在實務經驗上相對缺乏,但我認為博士生的技術養成是條漫漫長路,同時也為培育未來人才帶來機會:產業能善用博士生的獨立思考和解決問題的能力訓練他們在本職學能上的深化,同時在實驗室研究計畫的時間管理上,也能發揮統御能力,例如掌握好碩士班學弟妹的研究進度,為未來成為管理職做準備,透過計畫是博士生領導力培養的最佳練兵場。

高科大陸瑞漢教授:我們已經與川升股份有限公司簽訂MOU,可以見得產業相當積極希望透過產學合作育才、留才。我也告訴實驗室的學生們,市場上不只有一個護國神山,其實還有許多領域值得去關注,並發揮解決問題的能力,所以我不認為市場上真的存在人才荒,反倒是企業應挹注資源與學界合作,儘早培育產業需要的人才技能;而學生也該透過這樣的訓練,找出自己的興趣,提早對未來職涯作出規劃,深度挖掘自己的潛能。

DSC_262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國立成功大學綠能元件實驗室的同學們一同參與本次訪談,分享自身參與學習經驗。

Q4:您如何看待「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中,教授與學生其角色扮演的重要性?

臺科大黃振皓教授:學生比我們都還要積極爭取這項計畫的實習機會。對我們來說,學生在其中得到的不只是與業界溝通的能力,也能將經驗帶入研究計畫,並傳承給學弟妹為學習帶來更正向的影響;而作為教授,則是盡量讓學生自由發揮,確保學生在加入計畫後能獲得有系統的訓練,而這項計畫也確實為學生規劃了非常紮實的內容,這也是為什麼我會支持學生持續參與。

成大張御琦教授:技職體系的學生有比較多銜接產業的技能,我認為高教體系的教授應該要站在「鼓勵」的角度出發,讓學生能多參與這類讓學生可近距離接觸產業的計畫,提早培養跨域的技能與接觸相關環境,唯有教授願意放手讓學生嘗試,學生才會在求學過程中找出自己的興趣並學以致用,5G產業的多元性也才能遍地開花。

高科大陸瑞漢教授:身為教授非常贊成學生投入產學合作,但我認為參與計畫不應因噎廢食,反而要懂得學習時間分配,實驗室的計畫、論文的研究及實習的案子,都能帶來不同的學習與腦力激盪,不只是本職學能更是職場態度的磨練,每個角色對學生都充滿挑戰,能為實驗室裡注入活力,學生更應該要感激政府這類的人才培育計畫帶來的學習機會。

DSC_281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國立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綠能元件實驗室張御琦教授與參與「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實驗室學生。

計畫持續進行,助5G產業揚帆升級

面對學生加入這項「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教授們不約而同地認為從個人到實驗室,學生們都像是脫胎換骨般帶來了全新活力,對於知識的渴求也比過往更加積極,並且讓學弟妹們看見參與計畫帶來的前後改變。正因5G列車已經開始啟動,臺灣作為全球產業鏈中的要角,接棒人才更應持續強化技術量能保有即戰力、並更接地氣,而透過未見歇止的計畫推動,在這個趨勢浪潮上縱使產業發展仍充滿挑戰,但能攜手產官學各方力量,在不同場域中持續磨刀練兵,依舊能為下個新世代在5G產業裡找到自己發揮的舞台與新天地。

▶瞭解更多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為5G職涯啟程做準備!

經濟部工業局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