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醫生」徐超斌:我夢想中的南迴醫院

「超人醫生」徐超斌:我夢想中的南迴醫院
Photo Credit:徐超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行政院核定了1億4464萬為提升南迴線的醫療品質成立大武衛生所擴建暨緊急救護中心。然而這個只有硬體規劃的南迴急救中心真的是居民真正的盼望與渴求嗎?我夢想中的南迴醫院,它或許買不起昂貴精密的儀器,但它絕對是一個溫暖的空間,讓每一個前來祈求醫治的病體,不僅能解除病痛,更能獲得心靈的撫慰。

文:徐超斌醫師

1
Photo Credit:徐超斌

今年二月底搭高鐵前往台北,走出台北車站遠遠望見一個佝僂的身影低著頭從垃圾桶撿拾東西往嘴裡塞,我好奇走近想看清楚。只見一個老太太正自垃圾堆裡的一顆被丟棄的釋迦挑出尚未完全腐敗的果肉吃,心中頓時升起一陣莫名的酸楚,於是順手從皮夾中掏出一張千元大鈔送進她的手中柔聲道:「阿婆,不要吃這個會吃壞肚子,這些錢你拿去買新鮮的東西餵飽肚子。」阿婆看著手中的鈔票彷彿吃了一驚:你怎麼給我那麼多?心裡暗自慚愧:不是我慷慨,而是我手邊剛好沒有百元鈔票。轉身離去時心想希望這些錢可以讓他少餓幾餐。

2
Photo Credit:徐超斌

上個月底再次北上,同樣走出東三門,依然看見門外坐著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太太,習慣性地取出皮夾,忍不住皺眉抱怨怎麼又都是千元鈔?只好回頭至小七換了百元鈔。俯身想遞給阿婆,卻撇眼見到隔著玻璃門坐著另一位遊民模樣的婦女,自己又懶得再重回門內,靈機一動我掏出了兩張百元鈔塞進阿婆的手中同時輕拍她的手以示安慰,邊走還邊懊悔是不是該兩個人都給?走出十來步回頭一望,居然看見阿婆對著門內的婦女招手,把其中的一百元分給了她,我不禁為這一幕感動得熱淚盈眶:所謂的偏鄉,不僅僅是地理位置或交通難及的邊陲地帶,每個被世人忽視的角落其實都是偏鄉的一隅!

對阿婆來說,雖然身處首都的心臟地帶,但近在咫尺卻無法走進的便利商店竟是最遙遠的距離。每個弱勢的個體心中也都存有一份良善的愛,他們需要的只是生活最基本的需求以及一份溫暖的關懷,當他們有能力時會毫不吝惜分享自己的所有,看著阿婆的背影,深感自己的渺小軟弱而自慚形穢。

生活在台灣,絕大部分的人所擁有的遠比我們真正需要的多太多,於是當我們偶爾挖掘出蒙塵已久的善心而付出自己擁有的一小部份時,常會自以為我們做了一丁點善事而沾沾自喜,卻很少人會認真思考我們所給予的是否為對方真正需要的

4
Photo Credit:徐超斌

今天看到了一則新聞:行政院核定了1億4464萬為提升南迴線的醫療品質成立大武衛生所擴建暨緊急救護中心。當然一方面,對於被冷落漠視數十年的東海岸南迴線醫療資源終於獲得政府部門的關注,我由衷地感謝。然而另一方面,我心中也不禁質疑,這個只有硬體規劃的南迴急救中心真的是南迴居民真正的盼望與渴求嗎?坦白說,如果真是如此,那麼我也該就此功成身退轉而去追求自己的生活了。

我想問的是救護中心的定位是甚麼?是擴編的衛生所還是地區醫院層級?裡面是有規劃急診室、洗腎室和復健室看起來好像醫療服務很充足,但執行這些業務的專業人員有多少?編制又在哪裡?屬於縣級衛生單位還是直屬衛福部?光是現有的衛生所醫師職缺已無法補足,有甚麼誘因吸引足夠的專科人才前來南迴服務?還是要委由外縣市的醫院來承作?外來的醫師了解當地居民的醫療需求嗎?是常態編制還是短期支援輪調?如何建立互信的醫病關係?

5
Photo Credit:徐超斌

在南迴偏鄉服務超過14個年頭,我深深知道偏鄉居民真正需要的是一群願意長駐在地,與民眾一起生活一起呼吸的醫療團隊。除了緊急醫療之外,還要有充足的可近性巡迴醫療、短期住院和急性後醫療照護的全方位服務,使他們能享有安居樂業免於生病恐懼的生活環境。而這些在南迴醫院的藍圖裡早已有了長遠的規劃。

我夢想中的南迴醫院,是一個與民眾生活息息相關的社區型醫院,它或許買不起昂貴精密的儀器,但它絕對是一個溫暖的空間,讓每一個前來祈求醫治的病體,不僅能解除病痛,更能獲得心靈的撫慰。同時,南迴醫院也可以創造在地青年鮭魚返鄉的工作機會,讓許多的獨居老人有子女陪伴、更多的孩童有父母照顧,因此從表面數字來看,南迴醫院或許是註定賠錢的事業,但它所創造的社會價值卻遠遠超出帳面數字上的虧損。

我當然明白這條路很艱辛很遙遠,可我仍會一本初衷繼續走下去,因為南迴醫院是我用生命為病人許下的承諾,更是我與生俱來的使命!

本文獲徐超斌醫師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