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尊重生命:惋惜「小白」的犧牲,更要尊重盤中得來不易的每口食物

學習尊重生命:惋惜「小白」的犧牲,更要尊重盤中得來不易的每口食物
(photo by kowei)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小白被虐殺固然令人憤怒,但你的激憤,是否也將造成另一場悲劇?用幾分鐘的時間,讓我們一起想一想「生命」,我們是不是站在太優越的立場面對其他生命?

你吃肉嗎?你知道肉並非天生就是那扁扁一塊(片)的形狀?每塊肉都來自一隻曾有「生命」的動物,被宰殺切割後才成了人的盤中飧。

小時候曾經去市場,親眼看見雞隻被宰殺的過程:

  1. 肉販先在雞的脖子劃一刀
  2. 丟到機器裡讓牠「翻滾」放血(血會從機器下方流出)
  3. 再把還沒死透的雞放進滾燙的熱水裡「去毛」
  4. 斬首、切塊

那天回家後,被殺雞畫面震撼的我,第一次思考了「生命」,我和媽媽說雞好可憐,媽媽反問我:「那你以後不吃肉了嗎?」答案是否定的,最愛吃雞的我,後來也沒停止吃肉,但往後每次開飯前,我都會在心中感謝這些生命的犧牲,不浪費得來的每一份食物。

(photo by kowei)

如今傳統市場越來越少,也有更多肉販使用「電宰」方式處理,但那次經驗還是讓我深刻意識到,人類是藉由奪取其他生命來存活的生物,所以,和在非洲草原獵殺羚羊的豹沒有兩樣,差別只在於我們「借用」了屠夫的手,裝作沒看見,繼續吃著那一塊(片)看不出「生命形狀」的肉。

假使沒人幫忙省去那道手續,也必須自己養牛豬雞魚(及其他任何想吃的),再「親手」結束牠們血淋淋的生命,那樣的話,人對於「生命」應該會有更深一層的體會與敬重。

當然,阿兵哥蓄意虐殺狗(小白)是不對的,只是,在我們被怒意吞噬,吶喊著對方必須「還債」的時候,還是要想一下,我們會不會太激動了?我們會不會反應過度到心中也充滿殺意,變得和「那些兇手」一樣暴力了?當你叫對方去死時,是否因為負責行刑的不是自己,而覺得容易?

我認為「生命」的輕重應該是一樣的,從小螞蟻到大象皆然。

有人說狗對主人忠心耿耿,就是不一樣,養過貓的我也同意,牠們就是家裡的「一份子」,但我也始終忘不了電影《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裡,父親對男主角說的:「動物就是動物,你從動物眼中看到的感情,只是你自身想像投射的結果。」

所以,貓狗的生命和其他動物都一樣,不因為狗會搖尾巴,嘴角看似會微笑,就特別尊貴,問題是人「選擇」將牠當作「夥伴」,才變得不一樣。

(photo by kowei)

如果你大口吃肉、喜歡吃肉,甚至時常沒吃完食物就丟棄,會毫不猶豫的殺蟑螂、蜘蛛和老鼠(說那是傳染疾病的「害蟲」,但人為地球帶來更多麻煩、污染和疾病),在捍衛小白的權利時,激動的對兇手和國軍無限上綱,甚至「蛋洗」別人的住家時,別忘了,我們其實沒有不同,一直都是靠著剝奪其他生命來活下去的生物,你丟的蛋固然不會孵出生命,丟擲食物仍是不必要的浪費。

不只是動物,植物也是,科學家至今仍在研究植物究竟有沒有「痛覺」,其中有一說指出植物受到侵襲時,確實會發出信號,通知身體做好防御及準備,而信號的生成和傳遞,與產生的效果,都與動物的痛覺相似。

若真屬實,是否因為人接收不到植物的尖叫,看不見植物的掙扎,就能任意踐踏小草,摘花,砍伐大樹,建造飯店和民宿?人將土地據為己有,地契歸屬列得有模有樣,但其實,我們也不過是跟地球「借用」而已,只是人不知不覺忘了,以為自己是最高階生物,便霸道的支配一切。

上個月底,美國俄亥俄州一所動物園裡,有孩童闖入大猩猩的地盤,園方選擇保護孩童,而射殺了已被列為「瀕臨絕種」的大猩猩,你說,人命真的比較貴重嗎?

大猩猩飛來橫禍是不幸,小白被虐殺很無辜、很可憐,但做為一個「人」,這次事件該檢討的是國軍的管理方式,以及我們生命教育的失敗。

發現問題的核心並加以補強、導正,才是人面對自己造成的社會悲劇所該做的,而找人來「泄憤」,只會讓更重要的事失焦、重蹈覆轍。

惋惜小白的犧牲,更要尊重盤中得來不易的每口食物,包括其他動物、植物和大地,不要浪費、破壞環境,因為我們人類已經製造夠多問題了。

(photo by kowei)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