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將像懲罰希臘一樣懲罰英國:對布魯塞爾來說,英國早就離開了!

歐盟將像懲罰希臘一樣懲罰英國:對布魯塞爾來說,英國早就離開了!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脫歐派喜歡引述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的佳句:「每一次我們要在歐洲與大海間作選擇,我們總是選擇大海。」但我們海難的哭聲,只能請求上天憐憫了。

文:Matthew Holehouse|英國《每日電訊報》
翻譯:觀念座標

2015年6月,我以《每日電訊報》特派員身份,抵達布魯塞爾。兩週後,希臘總理齊普拉斯(Alexis Tsipras)決定對歐盟的第三次紓困案發起公投。(譯註:雖然希臘選民透過公投拒絕了第三次紓困案的條件,但齊普拉斯決定忽視民意,對歐盟投降。)

後來歐盟給他的條件,非常嚴苛,包括變賣價值五千億歐元的資產、以及事實上全面接管希臘的經濟政策。所以希臘政壇形容它根本是「政變」。

我當時就學到兩件事:歐盟為了自救,可以很有彈性,也可以異常冷酷,而局勢發展的速度,往往會出乎任何人的掌控。

我在歐盟的經驗,讓我認為,我國(譯註:英國)未來幾年跟歐盟的來往應該也屬於「異常冷酷」的範疇,是毫無希望的。

英國肯定已經被踢出歐盟

對布魯塞爾來說,英國早就離開了。

週五早上投票結果公布後,許多英國人都很震驚,對結果不敢置信,有人或對給布魯塞爾一個教訓感到欣喜。

英國街頭有人抗議,要求推翻投票結果,網路出現請願,還有人請西敏國會或蘇格蘭國會把選舉結果作廢,不論怎樣,就是不要承認。西敏國會則陷入混亂——工黨內部出現推翻黨主席的計畫、保守黨忙著接班的問題。似乎沒有人相信我們真的要離開歐盟。

但在布魯塞爾,他們準備對英國說再見已經很久了。四十年來,英國一直是一半在大門外的國家。英國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在2013年宣布舉行公投。他因為承諾要舉行公投,所以才贏得普選得以執政。但布魯塞爾的許多人認為辦公投的話,他贏不了。所以他跟布魯塞爾多次對英國人民強調,這次的公投是英國的最後一次,也是具有決定性的。大家的耐心已經耗盡。

所以週五的布魯塞爾,眾人心情沉重,但沒有人驚慌。相關的會談時間表,早在英國公投前就公布了。歐洲議會主席馬丁舒爾茲(Martin Schulz)在週五凌晨就發表談話;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在早上7點40分發表聲明。歐盟創始會員國的外長則在週六聚會。剩下的27國接著開會討論未來歐盟如何應對。

各國領袖都要求英國立刻啟動《里斯本條約》第五十條,以創造出確定性。實際上,卡麥隆最晚應該在聖誕節前提出。

蘇格蘭打算要脫離聯合王國,各國的外交官員表示將歡迎他們加入歐盟。

根據《里斯本條約》,英國的權利與義務在它啟動第五十條後,應該保持不變。但英國籍的歐盟執委強納森希爾(Jonathan Hill)爵士已經請辭,唐寧街說不會找人替補。歐盟執委會主席榮克(Jean-Claude Juncker)已經告訴英國獨立黨(UKIP)的歐盟議員收拾包袱回英國。正當程序是否已經瓦解?條約內其他的內容——包括保護住在歐陸的英國人——是否會被忽略,英國也完全沒辦法保護自己國人?

所以英國脫歐(Brexit)的火車頭已經離開火車站了。

還有辦法阻止它嗎?

歐洲理事會網開一面,表示英國在首相正式啟動第五十條前,不算離開,「如果那確實是英國政府的意向的話」。

卡麥隆表示,第五十條將由他的接班人來啟動。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也不急。歐盟的高階官員表示他們可以等到聖誕節,但是英國如果拖拖拉拉,以後在歐盟就會更沒信用了。

如果英國首相拒絕啟動第五十條,就代表他拒絕了選民的民意,此事之驚天動地,只能以「政變」來形容,而且假如真有人敢這樣做,將會影響未來好幾個世代的英國公共生活。

AP_265744271944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因為卡麥隆舉行公投,全歐洲都有人受到鼓舞,也想要在自己國內如法炮製——法國、丹麥、荷蘭、斯洛伐克、義大利、匈牙利。法國民族陣線領袖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已經要求法國也舉行留/脫歐公投。

歐盟各國領袖並不信任前倫敦市長強森(Boris Johnson,英國保守黨的脫歐代表人物,接替卡麥隆首相位置的熱門人選),認為他可能是想要「投下脫離票以要求歐盟讓步」,所以早在今年二月就先下手為強,排除了這種可能性。

榮克在週五就表示:「英國公投的下場會很慘,這樣全歐各國的民眾就不敢造反,因為很快大家都會看到英國留在歐盟是比較好的。」所以,英國脫離歐盟的條件一定會很不利,以防止其他國家的人想要有樣學樣。

英國在歐盟少有朋友

在歐盟看來,他們對卡麥隆已經很優待了:英國不但不在歐元區裡面、也免於更加密切的整合、在司法與內政的義務上都得到特別的寬貸,又不屬於申根區。除此之外,今年二月卡麥隆還在談判中得到上述好處的再肯定,幾乎不用負擔任何義務。然而卡麥隆卻一直公開批評歐盟,以獲得國內的政治優勢。

另外,榮克在當上執委會主席之前,卡麥隆曾努力不想讓他當選。所以當時出現了榮克酗酒的傳聞、他父親在二戰期間曾經被德意志國防軍徵召的問題,也被掀了出來。然而榮克為了表現他的度量很大,還是把金融服務的好位置酬庸給強納森希爾(英國籍歐盟執委),以幫助倫敦金融城。現在卡麥隆輸掉了公投,讓歐盟丟臉,榮克怒不可遏。

(希臘總理)齊普拉斯去年至少還有好幾張牌可以打:歐盟國家理論上應該是「休戚與共」,無辜的希臘人民被迫忍受經濟的痛苦,至少引起其他歐洲國家輿論的同情;另外德國納稅人的830億歐元現金還在希臘銀行裡,如果希臘被踢出歐盟,這些錢也會收不回來。希臘的公投辦得很倉促,問題也很不清楚。榮克表示:「希臘人講得很明白,他們想要留在歐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