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經區網路溝通會─ 管中閔 V.S 網路媒體 問答全文紀錄(上)

自經區網路溝通會─ 管中閔 V.S 網路媒體 問答全文紀錄(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老是看到媒體片段的報導讓你搞不懂事件全貌?國發會與網路媒體第一次的溝通會全文呈現,讓你不錯過任何問題與回答,自己去判斷自經區到底好不好。

20140528_183147

28日(三)晚,國發會主委管中閔、農委會主委陳保基率領各部會官員,針對自由經濟貿易區的爭議與網友與網路媒體溝通。

會議分成四部份:由國發會人員進說明自經區的內容十分鐘、國發會整理出常見問題自行回答、回答網友票選出的14個問題、最後讓現場15家網路媒體提問。

主辦單位限制每家網路媒體提問四分鐘,有許多媒體的問題太多無法當場回答,國發會則承諾將書面回應,當中有許多深入的問題沒能當場回答,最後還一度被直播的音地大帝質疑,主持人則表示,若沒限制時間的話,問題時間則會拉的太長,國發會承諾近期會再召開與網友、網路媒體的會面。

關鍵評論網為讀者整理出國發會與網路媒體的逐字稿,原汁重現問答現場,讓讀者能對自經區議題有進一步的了解。以下為全文的上半部份。

10325188_10152032178342371_6979916751691563269_n

【媒體問答原汁重現】(上)

民報:管主委、陳主委你好,我是民報記者陳文蔚,是這樣子的,有關於農業加值的部分,一直是一些農業團體和一些學者非常關心的事情,他們主要比較擔心的一點就是說,有可能,就像陳主委剛舉的例子有關於花生醬的問題,就是,我們在條文裡面有規定,就是說原料如果在是示範區裡面加工的話,有一定的比例可以內銷的,但他們會擔心說就是如果非管制的…

陳保基:不對!是….

民報:是非管制。

陳保基:對!

民報:這部分的加工品如果進到國內市場來的時候,我們主管單位怎麼樣去控制原料的比重?他有可能是採購國外比較低的價格的原料,那我們如何去管控說,在採購國外原料的時候不會排擠掉本身就是國內原料的使用?比如說花生醬、比如說番茄。

陳保基:我想請問你,如果你去國外買的話,他的花生醬有買到我們的花生嗎?

民報:但是他在比例上面,就是說你在比較價格的時候,國外的原料比較便宜,他可能會去國外採購。

陳保基:你去國外買花生醬時,他全部是用國外的原料,所以這一塊有可能他會用到我們的原料,有可能,但是你在國外買花生醬時,台灣一點原料也沾不上邊,所以我們自由經濟示範區作為例子的講法,反而是有機會,所以我就不曉得為什麼大家願意到國外去買花生醬,不願意買台灣做的花生醬來消費?而且他的稅全部都加關稅,加所有的營業稅都加進來,不會影響到我們現在的業者,那我們現在的業者在這樣子不做的情況下,我們還是進口三四千噸的花生醬,這個大家可能都不曉得,所以這點我是謝謝你,進一步的說明。

民報:那另外一個問題就是說,再來一些學者也有擔心,就是說我們是不是能夠在原料的比例,就說因為他們比較擔心說,我們可能會變成商品掛上MIT 的標誌,那可能裡面的東西就變成maybe原料不是MIT的原料,maybe(某品牌)的花生醬萬一如果說他採購的是別的,他如果是在加工區裡面生產,那他可能採用國外的原料,變成說他是假的MIT,那我們要怎麼防止這些狀況的發生?

陳保基:MIT他有一定的標準,我們台灣從來沒有充分的原物料都是MIT,我舉中草藥、感冒藥的例子,完全沒有我們自己的原料,但是出去都是MIT ,所以這個部分,農產品的部分,我們有我們原料的特色,當然我們會用到我們的原料,但是我們的原料常常在講「光吃就不夠了,哪有可能去做加工!」我們自己台灣國內國產的原料其實做加工的非常少。我們舉茶葉的例子,我們自己生產一萬四千頓我們進口三萬頓,蛤,為什麼進口這麼多?大家在喝的這個飲料茶、瓶裝茶全部都是都進口茶葉啊,那你說好,這塊都不要進口,那這個塊市場,包括我們內外銷,我們像新加坡、紐澳很多這一類加工品,最後我要用一個例子,如果是用這種邏輯的話,像美國的Starbucks就不會存在,瑞士的巧克力也不會存在,因為他都沒有用到他在地的原料,台灣是不是要開始提升到這個位階,我想大家都很期待。

主持人:所以我幫忙整理一下,就是說剛講得意思是,MIT原料從哪裡來沒有一定關係。

陳保基:他有一定的規範。

主持人:但是剛剛主委有提到說,應該說不能夠保證在自貿區裡都一定是國內來的原料,但是因為區位的關係,希望他、吸引他用比較近的台灣的原料。

陳保基:多用,有可能!所以我們的米果就有這樣的優勢 ,他一進到台灣來他就是用我們國產的米,因為他運輸儲存都很方便,喔,這個都是可能的。

主持人:謝謝主委。

有物報告:管主委、陳主委你好,我是有物報告,我沒有問題,但是我想要總結一下不知道我的理解有沒有錯誤,因為我想回去有寫一些文案,我想避免一些誤解,因為剛剛在討論時我們發現,就是一開始政府是用制度鬆綁,那他就會製造些吸引力,所以外商有可能入駐,在外商入駐後,外商可能會進行兩種行為,一種是他的原物料可能由台灣或是國際進來,他的東西有可能是內銷,也有可能是外銷,內銷部分剛剛管主委或陳主委也有提到,內銷這部分代表說這些東西本身台灣就有一定的需求,所以他的內銷部分其實就已經是原本就會進入的消費行為。

第二點的話,如果是外銷的話,等於是說台灣的吸引力是說開放的制度,他的部分可能是原本禁止的變成是可以製造或者是說台灣的技術因為剛剛有提到是技術加工的部分,所以這是以兩點吸引加工進駐,剛剛主持人也有提到說台灣的吸引力是什麼,因為這一塊好像沒有很清楚直接的具體的列出來,所以我猜測的話可能是這兩點,就是原本禁止的變可以,第二個是台灣的技術優勢,那在這樣的情況下的話 ,等於說如果外商進駐以後那在技術加工方面,可能就會造成說台灣裡面的就業市場有可能就會增加,所以整個理解的一個模型大概是這樣,請問我有錯誤嗎?還是說我理解那部分有錯?

管中閔:講的都對,我就補充一些,剛剛你提到說我們講這些優勢講的還不夠完整,我剛舉智慧物流,我剛提到我們地理區位跟我們剛舉汽車的例子可以看到他跟我們本身的製造有關,就是我們本身的製造業上的優勢讓我們這個物流,剛剛講的汽車的組裝加工再出口讓它變成可能,所以不僅僅是有區位上的優勢,也有製造業上的優勢,我們在示範區推的幾個重點活動中間還包括像金融服務,金融服務完全就是利用台灣本身有大量的資金,因為台灣本身經濟的程度,還有台灣這麼多年的高等教育培育出來的大量的金融專業人才。現在有些到了海外,我們希望這些人,我們的金融人才或者不要再繼續往外流失,或者流失到外的,因為業務開發可流回來,所以人才是我們在經融服務上的優勢,國際醫療上,也是因為我們在地理區位加上我們在醫療技術上的優勢,然後在農業價值上面,剛剛寶基主委特別提到,我們一直都自豪我們的農業技術,所以完全沒理由我們把這個東西放掉,所以這個上面都是我們剛剛提到的,示範區中間可以帶來的。

主持人:接下來是沃草,哎呦好多人!

沃草:我們這邊有兩個人提問,首先第一個問題是在第十三條裡面他有說只要經過中央的事業主管機關直轄市選定的區域就可以去申請自經區,然後再來呢,在第七條裡,他提到說管理或開發管裡之必要可以設置基金,而且這個基金的設置可以以具有「自償性」為原則,但我們都知道,中華民國許多的基金都寫說俱有自償性委員的,但事實上他們都拿這個基金去借貸,雖然說它基金的來源說是需要由示範區管理費過來,但是在第八條的管理費他卻沒有規定說管理費一定要放到基金裡面,那意思是說地方政府可以申請一個自由經濟區,然後拿來申請一個基金,然後就可以不斷拿這個基金跟銀行借錢,然後變成一個錢坑,而且這個東西不受地方政府的舉債上限限制。

然後第二個問題是,是在第十九條裡面,提到辦理或撥用各該出售公有不動產機關這個東西不受土地法第二十五條限制,那土地法第二十五條是什麼呢?土地法第二十五條講的是如果要出售公有土地的話,需要受到議會的同意,那結果就是在自經區裡面只要要出售土地都不用經過地方的議會同意就可以出售了,那接下來的問題由我們的同事繼續提問。

主持人:我們先回答這兩個問題好了,因為可能不見得會有時間?

沃草:請問一下追問時間還沒到,請問主持人是否可以讓我們先把問題問完?

主持人:不行,因為回答提問同樣用四分鐘,所以你們要冒風險,可能沒有時間回答,可能要換下個媒體了。

沃草:我們認為我們還是要把我們的問題拋出來。

主持人:ok 那沒有問題,請問吧。

沃草:這邊的話,我們剛一直看到管主委一直說我們會提供立法院備查機制,但其實我們都知道備查這個意思是說一個法案或行政命令送到立法院經過三個月後未審議就會直接生效,這樣子怎麼說我們的立法權有個好好的監督機制?再來的話,第四個問題是有關高等教育的問題,就在我們的自經區條款之中,它其實排除了所有目前現行的教育法規,針對於這些高等教育機構,他們就稱為說尊重國外學校的現況 ,包括現在它可以自由處理營收、販賣土地不動產,也包括要求學校設立、不要求學校設立校務會議,也包括不需要進行正式的校長遴選,那理由排除這些是過去的規範已太多,我們想要知道說,排除了這些所有學校監督的機制之後,我們怎麼確立這個辦學是個有效的機制?更何況很多這個學程課程的設立都已經是現在既有在進行合作,為什麼要用自經區的條例來進行所謂的高教加持?

主持人:因為時間應該已經到,請之後國發會在網路上面請承諾回答這個問題。

管中閔:如果沒有回答我們一定會承諾,但還是遵守主辦單位。

主持人:我為媒體整理一下,第一個是地方政府有沒有濫用基金?第二個是有沒有可能會地方政府賣公有財產不需要經過議會的部分?第三個是有關備查到底有沒有受立法院監督?在程序上到底做不做的到?第四個是學校的程序在一些監督的程序或是學校校務遴選方面是不是這個開放有沒有其道理?請主辦單位在網路上面一定要做回答。

呼叫政府:我想其實我們回到最基本的東西,其實我們這樣的示範區的想像有一點想走向是希望能面對國際,然後兩位主委提到說會把國際的資金和國際相關資源帶回來,我的問題在於是說在規範這個示範區之前我們有做過相關的評估 ,包括就是說在國際招商或是一些相關狀況上面,真的可以有這麼好的效益嗎?因為之前提ECFA我們告訴大家說從中國的這些資源相關的東西可以提升台灣的經濟,但事實上看起來的結果其實是並不如預期,那示範區會不會有同樣的狀況呢?

管中閔:首先,任何的改革或開放的空間我當然是希望可以有效果,但大家不要忘記 我們同時面對的國際環境也在不停變化,當我們最初規劃這個示範區時,大陸還沒有所謂的自由貿易示範區,所以我們時不時就碰到這樣的競爭和挑戰,我們的評估為什麼希望越快,就是希望相對別的國家有優越條件,那為什麼過去在台灣的投資越來越少,甚至我們的民間投資成長都變成負的?原因就是太多的法規限制,所以我們當初的評估就是我們如果能夠適當的拿掉限制,所以大家剛剛注意到我一直都在講法規鬆綁 ,透過這樣子創造誘因,我也很坦白跟大家報告,假設我們提供這麼多法規鬆綁別人還不來,那就表示我們的條件還是不如別人、我們的開放程度還不夠,我跟大家報告是有可能的,因為別的國家虎視眈眈,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很急著趕快通過這個東西,至少讓我們有基礎和別人競爭。

呼叫政府:好,衍生剛剛的問題,既然有這麼多競爭,在台灣附近的幾個國家,包括中國、日本、韓國這些地方都有類似的示範區出來 ,尤其是上海自貿區也已經開放了,我們怎麼面對這樣的競爭?同樣的另一個問題是,之前在韓國有自己的示範區,結果有失敗的例子,我們在這個上面我們自己怎麼做評估?

管中閔:這個講的非常好,首先在上海那邊所強調的是金融,上海在金融市場的管制特別多,所以他們放鬆就會顯得很大,但是我們有什麼條件?什麼是我們台灣優勢時?我們要競爭就用台灣的優勢,這些優勢包括我剛提到的區位、金融人才和農業技術,所有的國際競爭都是用自己的優勢,韓國跟我們的做法不太一樣,韓國是比較傳統,他們在仁川大量的投資、填海造地,他的東西不成功,就是它吸引外資非常非常不成功,事實上那也給了我們啟發,不是靠大量的投資金錢就必然會創造投資,現有台灣已經開發,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擇使用法規鬆綁,希望創造優越的條件,所以是和韓國做法不同。

10169284_10152032178037371_4078436677124273312_n

風傳媒:管主委好、陳主委好,我想請教陳主委,就是在農業加值那部分,後來經過公聽會後有修改,就是規定野生的觀賞魚可以進口,那可能外界就會質疑為什麼野生的觀賞鳥就不行?就那個標準是在哪?

陳保基:我想我們的野生動物保護法非常嚴格,它包括申請進口跟用途都限制,新加坡是不一樣,他是都沒有限制,它是一個自由的,我們雖然現在這樣鬆綁,事實上是跟新加坡一樣的,至於鳥類,因為鳥類這個管理比觀賞水族動物的管理還難,觀賞水族動物離開水就沒有辦法存活,而且我們用非常嚴格的規定跟界限來管制他,我們是用這樣子的方式。

洞見國際事務:兩位主委你們好,那剛剛有關於你們提到空白授權的問題,其實我昨天在看了一下自由經濟示範區的條例裡面其實有很多東西他是允許你們原本的機關 ,比如說,第一類示範事業第九條裡面就有說到主管機關審定什麼可以是示範事業,原本規定是四個事業,醫療、教育、物流跟另外一個是農業,後來在你們網站上面也有說,因為金融的產業原本沒有在規劃裡,那後來因為他們要求後,就被你們納入在裡面,所以是不是在這個自由經濟示範區什麼產業可以進到這個自由經濟示範區 ?因為我們覺得啊,有很多免稅和租稅優惠,什麼產業可以進去是政府來決定,那是不是就會變成很大行的促產條例,所有產業都進入示範區享受租稅優惠,所以我認為在這個部分是不是可以請政府回答一下到底什麼樣的產業可以進去示範區?什麼樣的產業是不行進入?是不是有正負面的表列?

第二個問題是現在的投資管理條列有一些對外人跟大陸投資,就你們剛剛說的,是經濟部的投審會設定規範的,這些歸範是不是在自由經濟示範區這些投資也同樣適用?如果不同樣適用的話那你們的法規鬆綁,怎麼樣吸引其他人來投資台灣的產業?

管中閔:我先說第一個剛剛提到說會不會開放太多?什麼東西可以進什麼、東西不能夠進到示範區?我們現在規劃的東西,嚴格講我們不是針對什麼產業可以進來規範,我們講的五種重點產業是希望當作重點在推動,但這上面並不會出現像你提到說因為租稅條件的變化引起了什麼大家都想進,請大家想想看,第一項的優惠,本來自貿港區就有的,那東西就只適用在自貿港區、貨物進出,那是第一項, 而且大家注意那是針對外國貨主,第二項東西是我們的台商在海外的盈餘,回台灣做實質投資他才享有那個投資的金額部分的免營所稅,但還是要負擔最低稅賦,這上面不管他做什麼事,並不會產生好像進來就會出現什麼樣,這些人本來在海外賺錢,他根本不回台灣,因為他不願意先付那百分之十七的稅,我們現在只是用這個誘因讓他願意回來,而且回來不是把錢匯進來就有優惠,回來後又要經過經濟部審核,這算不算實質投資?你有沒有建廠? 這些條件之下,他才有這樣子。

洞見國際事務:呃,可是主委,就是因為這些資金、設備是投資在有關建廠的設備,那是不是原本就在國內經營的產業,如果在這個示範區裡,用同樣手段在裡面投資,那是不是也適用免租稅優惠?因為我在網路上看到,其實示範區不只是資金回來,如果投資新的設備,或是利用…

管中閔:那部份沒有,那部份完全沒有,只有講那個錢匯進來的部份,只有新的進來才有。

洞見國際事務:那我想問第二個問題,好,這些資金回來投資,那投資在國內是否還有產業別的限制?還是所有產業都可以投資?

管中閔:沒有,都可以(投資),只要是實質投資。

洞見國際事務:如果今天有外國資源想要近來投資漢翔產業、國防產業,也可以嗎?

管中閔:所有要進來投資什麼東西,業別、現有規則都要遵守,說可以(投資)是在現有法規之下做可以做的投資。

洞見國際事務:所以主委這就違反你剛說的法規鬆綁,因為這地方法規並沒有鬆綁?

管中閔:這….我這裡要澄清,我們說法規鬆綁不是說所有法規都鬆綁…

洞見國際事務:所以在這地方沒有利多嘛!除了租稅優惠之外…

主持人:所以主委可以描述一下法規鬆綁在哪一部分?

管中閔:國際醫療的、讓白領人士進來、物流上我們做的關務上的改革這些都是法規鬆綁,我們沒有辦法所有法規鬆綁

主持人:但並沒有在項目上鬆綁?

洞見國際事務:我們想知道的是投資的項目是不是…因為在現狀的情況底下投審會是可以審定哪些可以投資,可是條例裡並沒有寫。

管中閔:那就照現有規定走,原來不可以的還是不可以,鬆綁的不是在這個上。

洞見國際事務:好,謝謝。

報橘:我想問兩個簡單的問題,第一個問題是剛剛一直在談的是說這個自經區,他的目的是要鬆綁法規,那我們之前也跟管主委談過,也就說這是台灣整個經濟發展你認為是非常重要的阻礙,需要趕快剔除,在自經區裡面利用一個比較快的關係,不要透過立法程序盡快讓一些實驗可以進行,我想問的是說這個開放的項目和開放的程度,它的評估是怎麼來的?是有專業的智庫在做這些評估嗎? 還是由國發會內部的辦公室同仁在做評估?

所有這些評估之後的結果我們要怎麼樣去看怎麼樣做這個決定,那這個延伸出來的第二個問題就是說像今天這樣子的一個會議,其實就是我們繞過立法院,做一個民意代表的機關他是失能的,我們直接在這邊由政府機關跟網路上面的這些民眾來對話,但是這次對話之後我相信還是會有非常多的問題,而且自經區如果開始真的開放而且開始有些實驗後,一定接下來會有更多的討論,我想問的是說,那下個階段的開放會是怎麼樣,現在已經有規劃了嗎?會往哪個方向做開放?然後接下來如果一般民眾還是有問題的,現在這樣子一個透過網路或者透過公開的形式來詢問政府官員的這個形式會不會是一個經常性發生的?大概是這樣。

管中閔:我這邊說一下,我們示範區當初討論出來,首先我們先確定方向,其實我們先檢視過去其他特區在開放上失敗的例子,當時我們其實也體認到其實台灣對開放這件事並不是有共識的,如果都有共識今天就很多爭議其實不會發生,所以我們當初選擇用這樣子的方式希望能夠減少爭議,也讓他真正產生某些示範作用,至於說我們提到的重點產業,嚴格講我們在法規鬆綁上是一個普遍性,希望有各種產業,他覺得因為你的鬆綁讓他們覺得來這邊有存活空間,希望他可以進來,但我們還是選擇了一些重點產業,這中間也不完全是國發會關了門,我們其實跟個部會討論,也是各部會覺得可以這麼做,因為牽涉到鬆綁,一定要部會同意,覺得這事情可以鬆綁而且對國內產生的衝擊不會太大又值得做嘗試,所以我們今天五種產業都是和各部會一起討論出來的。

另外你提到今天這樣的對話是過去沒有的,我們也提到這是我們第一次這樣嘗試,嚴格講,我們國發會並不是只在做這件事,我們還有做別的規劃,但是所謂下一步的開放,嚴格講,我們今天先看示範區可以到什麼程度,坦白講,我們對特別條例能不能通過…但我這裡也要澄清我們並沒有跳過立法,只是用這個特別條例的方式在推動,但是這個特別條例大家都知道現在受屬於立法院,能不能通過得由立法院決定,如果立法院可以通過,那接下來隔一段時間大家覺得開放接受程度高,我們會繼續跟其他部會同仁討埨,看是不是還有別的行業也可以做進一步開放,那我可以納入未來的修正,這不會是一個固定的東西,我們會持續來看。

報橘:剛剛有提到開放經過會跟各部會的討論,那他應該有個回應的標準,比如說他是回應GDP(國民生產毛額)的成長,或是某些東西可以增加大量的就業的?

管中閔:我想其實我們這邊看了一個著眼點,包括我們中間法條,包括開放那三師投資和組織形態,也包含我們嘗試教育創新,其實很多都是參考外國自貿協定,因為我們提到我們希望他作為一個準備工作,就是加入區域經貿協定,但我們國內對這個開放的法規鬆綁還不是已經有共識的情況之下,我們現在在為這個事情做準備,因為像國內的三師以前是絕對不能碰的東西,我們自己也經過多番努力,我們的部會也跟相關的協會做溝通,他們才同意說做一個區域內小規模的嘗試,所以我們主要是從法規鬆綁可以達成的效益的角度上去看。

主持人:所以像是FTA試行區的概念。

管中閔:對,有點像是。

主持人:如果大家覺得是FTA是行區的效果好那就也許阻力會比較小。

管中閔:而且我這邊可能很快澄清一點,當大家問可以帶進多少投資?創造多少資金?這都還是傳統特區開發區的概念,但你看看我們剛剛一直強調一個重點,一直在強調法規鬆綁,而且認為如果我們法規鬆綁了人加還沒願意過來,那就表示我們還是太落後, 我們自以為鬆綁了其實還是不夠鬆綁,還需要改進。

環境資訊中心:主要是昨天其實就有環保團體招開記者會從環境層面談這個自經區的問題,大概第一個就是關於自經區的成立其實是架構國土計劃體制的問題 ,比如說由行政院核定自經區之後,之後的內政部的都委會或區委會做的都市計劃是不是就不得不配合辦理?或是後續的環評要做環境評估的對照表後也不得不配行政院的意思扮演?事實上會走回到以前工商綜合區體制混亂的角度;第二個問題是,剛剛沃草有問到這個讓地方政府有更方便的管道出賣國有地的問題;第三個是整個自經區的用意跟規劃其實跟國際趨勢的潮流走綠色經濟的趨勢其實是背道而馳,綠色經濟就是希望說我們能夠不要走過去把補貼水電的這種老路,用補貼水電來扶植大財團的老路,而且是希望能夠讓環境的成本內部化,這樣才不會變成是犧牲環境的共有財來造就少數的財團,那麼像剛剛陳主委提到的星巴克的問題其實就是常常被用來詬病剝削環境跟咖啡農的經典案例,那我們也要走這樣的老路嗎?

管中閔:謝謝這個問題,我先針對剛剛提到綠色經濟,其實我們完全沒有什麼走回頭路,大家可以注意到我們示範區推出的重點的活動中間整個事情是我們一再強調法規鬆綁,我們再推的重點是以服務業為主,其實物流是服務業,金融是服務業,國際醫療是服務,然後教育上面都是服務,所以我們中間也強調政府不投入資源,所以根本沒有什麼透過補貼,我剛提到賦稅那個東西那都是本來就有的東西,賦稅已經幾乎已經等於是沒有的,並不是說台灣現在有一塊是我把賦稅砍掉讓別人才願意來,沒有,是你一定要帶新的來,你才享有這個讓我們可以在國際租稅競爭上,所以這個不是走回頭路,剛有關你提到土地環評,這方面我們請我們同仁來回答,我們請內政部同仁說。

內政部:我想我簡單的回覆一下,雖然條例十三條有所謂的行政院核定自經區的計劃,但各位如果仔細看特別條例十四條後十五、十六、十七,現行的都市區預定、環評的機制都還是要進行,並不是有十三條的核定就排除現行計劃的程序,我做這樣的一個補充。

環境資訊中心:不好意思再追問一個問題!

主持人:對不起時間已經到,但是剛剛有一個問題還沒回答,只能讓主委先回答 還有一個沃草剛有提到同一個問題就是地方政府賤賣土地問題,這部分簡單扼要回答一下好嗎?

內政部:基本上來講剛提到土地法二十五條這個部分只是說地方的一個公有土地如果要出售的話,需要當地的民意機關的同意,那不受土地法二十五條的限制話,他其實不用受到議會的這個同意,也不用報行政院去核准,但是他出售的條件其實一樣要用市價來處理,那基本上其實在這個示範區裡面,他一旦如果說照市價的一個方式出售之後,然後這個廠商日後如果說對於這個他的使用或者是以後他的出售,其實在我們的條例裡面其實有做另外其他一定的規範 ,這個部分是還好。

主持人:您的意思是說條件跟現狀是一樣,確實有一點你的意思是說,地方議會不能再否決?

內政部:他是不用受到二十五條的限制,不過我覺得這個地方有一個機制,假設是地方願意要來設置,那基本上地方應該會同意。

主持人:但其實是不一定,我了解你的意思!

自經區網路溝通會─ 管中閔 V.S 網路媒體 問答全文紀錄(下)

BOOKSHOW全程轉播影片: